在看守所的环境中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听说当地看守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看守所每天强迫人连续十五、六个小时干苦力,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每餐吃的是盐水菜叶汤和霉米饭。牢头狱霸欺负法轮功学员、侵占常人钱物等等。

看守所对常人强行划分苦活定额,不完成者,轻则罚通晚面壁站,或头顶马桶罚站,或马步下蹲交替罚做五十到两、三百下之间不等,第二天还得一声不吭的干活,否则惩罚更恶。重则狱霸用各种不为人知的残酷手段整人,打的人遍体鳞伤,也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一次,我因干事心强,学法不扎实,矛盾中不找自己老看别人,偶尔照照自己也只是浮而不实,从不挖根去找,一说就炸等人心久之不去,导致修炼出现大漏,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

刚入看守所监门,就感到里面气氛窘迫,一个个常人铁青着脸,只干活不说话。再过几天时间,就见证了上面列举的传闻是真的,更有甚者,看守所还默认狱霸迫害大法弟子,听说我们有个同修因没干完定额,狱霸将同修的头使劲按下马桶,在屎尿桶里淹泡,听罢我心如刀割!还有一个同修干脆不干活,警察就给同修戴脚镣手铐,日夜罚站,狱霸打骂同修,不准同修炼功发正念……其他同修大部份都是在完成“定额”后才得以相安无事的。

我开始沉思,如果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一个个同修都累的筋疲力尽,还能做好三件事吗?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法弟子都不能松懈做好三件事,这是我们真正助师正法的根本。怎么办呢?我倍感焦急,告诫自己,我不能只顾自己每天能做三件事就够了,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1],我一定要叫醒同修一齐神起来,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从新开创宽松救人环境。我默念师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请师父加持。

就在这时,我听说有同修打算组织集体绝食罢工。我觉的有点不妥,心想这么多同修被关押在看守所,心性高低均不在同一层次同一境界,万一绝食不成,被邪恶钻空子,惹出事端,使大法蒙受损失怎么办?而且众生得救才是第一重要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人为麻烦,我即刻写条过去,其中有几句我大概是这样写的:

同修,千万不要想入非非不切实际的硬拼,求成过急会把事情搞砸,我们也知道师父的正法進程已经走到这份上了,我们必须把准学法向内找这根主弦,对照师父的法,严肃查找自己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大漏在哪,发正念清除它们。再难再苦也要挤时间做三件事,一定要站稳讲真相救人的基点,慈悲、理性、智慧的一步一步循序渐進的做,步步稳健的做,一举多得的做!放下生死不只是绝食独有,大道无形,全世界一亿法徒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慈悲救众生,早已置生死危险于度外。师父时刻都在看着弟子面对魔难时的心怎么动,倾心救人,圆容大法是大法弟子的伟大境界。只修过程不求结果,过程是给弟子修心提高的,意想不到的好结果是师父和大法给的,师父讲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大法弟子所做的就应该是师父所要的,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也为我们自己的修炼负责。以上所写纯属个人浅见,仅供同修参考。

同修回信:“谢谢提醒,具体怎么做,请你协调!”其实在那样的环境谈协调很是碍手碍脚,还不如无声无息的形成个以一当十以点带面的整体,头脑中马上出现了三步构想。

第一步,我给狱警讲真相与给各监房同修写信沟通同步進行,并且将我能背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一并默抄给每个监房同修,使同修能够有法可学可背,以后再酌情酌量将我能背的《转法轮》一至四讲写给同修。

第二步,每天上午趁同修与常人精力充沛时,我站在放风间用各个监房都能听清的嗓音,高声背诵《洪吟》,这样同修们也能跟着我的声音默背《洪吟》,集体学法,把我与同修的心紧紧系在一起形成整体,震慑邪恶,解体迫害!同时众生也能听懂《洪吟》,使众生受益于无形之中,真正达到集体学法、洪法、度已度人的目地!

第三步,到了下午,往往人很劳累,都处于疲惫状态,我站在劳动间(又叫放风间)高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利用自己最拿手的歌唱优势,也是常人最容易接受的方式,拉近大法弟子与常人的心里距离,让众生感受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坚忍,从而消除常人心里被谎言欺蒙的毒素,驱散常人身心的疲惫,全方位营造吉祥如意的氛围,让同修在各自宽松环境中讲真相做三退时,轻松愉悦的把人救了。

竭尽全力多救人是我“构想三步”要达到的真正目地。

第一次去狱警房间讲真相时,我和蔼谦卑的与她唠家常,并用了几句客套话慰藉她的人心,启发她的善心。我们很快就進入默契交谈,她说她与我同龄,她身患顽疾多了,很苦恼。这时,我觉的正题出现了。我说:“你别着急,我曾犯过两个绝症和多个顽疾,炼法轮功后全都不翼而飞,你看我现在身体多棒,被关押在这里,吃的是菜叶汤,睡的是拥挤的地板床,每天最多四小时睡眠(因为我学法炼功,长时间发正念都在晚上),可我整天精力充沛神清气爽,总是笑眯眯的。”她说:“是呀,干部都看到了,好羡慕你。我很纳闷,你为啥身体这么好?”我就开始讲我的得法修炼过程,结合大法真相,将我几次遭遇迫害的经历讲给她听,给她讲君子取财有道,不失不得,人为什么得病,善恶必报,三退保平安等等道理。她时不时的点头自语:“呵,原来是这样。”“呵,我晓得了。”

当我们快要结束长谈时,她主动说:“谢谢你今天这番苦口婆心,放心吧,我会做你心目中那种好狱警的。”我接她话赶紧说:“我帮你做了三退吧!”她满面春风笑了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次与狱警谈话,我们聊的更投缘,又给她讲了很多更深层的真相,她很乐意听。从此我们成了贴心朋友,狱警交代狱霸:我干活是没定额的,叫她们善待我和我的同修,我怎么做都行,叫狱霸一定开绿灯,别为难我等等。

第三次与狱警谈话,为了缓和矛盾,我想把被狱霸整的最厉害的A同修转到和我一起,狱警欣然同意了我的请求。她送给我大盒笔芯和一些其它小吃,还陪我去别的监房送生活用品给缺钱的同修,我也顺便悄悄给那些狱霸讲了真相。

A同修曾经一度走了弯路,看到昔日同修能走回来而眼下又遭受迫害时,我定当不遗余力的帮助同修多学法提高心性。A同修很快来到我身边,她很高兴,她说感谢师父圆了她想和我们在一起的愿望,她最苦恼的是自己什么法都背不了。我和B同修相互配合,给她抄了一份《洪吟》、《洪吟二》、《洪吟三》,还有《转法轮》第一讲,她如饥似渴的学法背法。我们相互帮助,共同精進!

我常想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都要按师父讲的“怀大志而拘小节”[4],尤其在这种特殊环境,更要凸现修炼人的贤德,与人共处一室,这种拘小节,决不是一种做作装扮,而是一种修炼境界的自然流露。所以当常人忙不过来时,我总是主动给她们打水呀,洗碗呀,顺便帮她们洗衣物呀,用自己钱卡买小吃,给全房的常人吃呀,帮她们做条件有限的下饭菜什么的,缝缝补补,哪里坏了我哪里修整,利用有限空间布置便用小片区,叫大伙能定位晾晒东西、快捷存拿物品等等,常人由衷的说我亲切的象妈妈一样,对我感恩戴德。我说这都是大法师父教导我们这么做的,你们能得救,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我们的最大愿望。

每天上午,我坚持不懈的反复高声背诵《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朗诵《洪吟三》歌词成了我那段时间的每日必修(每天只背其中一本《洪吟》) ,背诵或朗诵《洪吟》时,心里格外宁静,曾多次感觉阵阵暖流通透全身,诵音铿锵、高昂、刚毅,有效的震慑了邪恶。

每天下午唱大法弟子的歌曲时,也是从我会唱的歌曲:《为你而来》、《天安门广场》、《风雨同舟》、《快醒醒》、《醒》、《梦醒》、《师尊的手》、《师恩颂》、《思故国》、《雪山白莲》、《震撼》、《飞旋的法轮》等十多首歌曲中轮番选唱。(平时我也穿插唱一唱常人的歌曲)唱大法弟子的歌时,真切感受了慈悲的美妙意境,觉的自己心灵深处有流不完的慈悲泪溶入清纯的馨音,源源不绝的飘入众生心怀,救度着众生。那些常人赞叹不已,有的说:“大法弟子的歌真好,你唱的太好听了,你-唱歌我们就舒服,总提醒我别忘了唱歌。”左右隔壁还经常点歌:“再来一首《震撼》”,再来一首《为你而来》,再来首《师尊的手》,我知道那些常人在学唱大法弟子的歌曲。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整体形成了。从常人表现的状态,就能看出同修们都在默默做着救人的事,举些例子,那些常人学会了《为你而来》、《师尊的手》、《梦醒》等好几首歌曲,她们天天齐唱,隔壁也在齐唱,远的近的歌声此起彼伏,一边干着手中活,一边乐呵呵的唱,用她们的话讲:“我们只要唱大法弟子的歌,就浑身是劲,疲劳全消,好神奇哟!”远处的近处的时不时还能听见有些常人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最可爱的是,常人发生争吵时,旁观者就背诵师父的诗词,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5],争吵的双方噗嗤一笑不吵了。后来有警察对我说:“你唱的真好,我们都是你忠实的听众,你回家后,哪天开个演唱会吧,我第一个为你捧场!”更值得一提的是,被警察戴镣铐、被狱霸打骂的那个同修写信告诉我:“我仍然不干活,也没人叫我干活,大家都对我很客气,我天天大量时间就是学背你给我递过来的法,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给我们大法弟子不断带来惊喜,端午节到了,我站在劳动间仰望朗朗宇宙,想着师父法像尊容,双手合十,向慈悲伟大师尊敬送贺词:“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全体大法弟子恭祝慈悲伟大师尊节日快乐!”没过多久在师尊加持下,我们终于请到了同修从所外传给我们的一本《转法轮》,四册师父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我和同修惊喜的不知如何是好,唯有双手合十:“师父好!感谢师父!”

与此同时,看守所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警察笑脸多了,每天劳动时间减了一小半或者只有半天劳动,即便有定额也只是喊喊而已,饭菜一天比一天好,休息时间一天比一天多,常人个个笑逐颜开,同修也都有了更多自由。令常人高兴的是给看守所签合同的供货商,由原来堆积如山的供货变成了隔三差五的供货,而且拼命搞钱的旧所长调走了,听说新所长不准挣黑心钱。常人意味深长的说:“这一切都多亏了你们!”我知道这是众生在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弟子。

没隔多久的一天上午,我忽听门外有警察叫我名字:“赶紧收拾东西回家!”

感谢伟大师尊护佑摔倒后的弟子爬起,走正在助师正法的神路上,感谢慈悲师尊呵护弟子在最艰苦的环境中,把最不好的事做成最好的事,救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