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被迫害致死 湖南曹芝兰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 2018年09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沅江曹静珍、曹芝兰是姐妹俩,更幸运的是她们一同修炼法轮大法,她们多病的身体好了,两个家庭都更和睦了。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姐妹俩一同挺身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双双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姐姐曹静珍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活活迫害致死。现在妹妹曹芝兰对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姐妹俩修大法 两个家庭受益

妹妹曹芝兰说:修炼前,我患过顽固性头痛,痛得要命,尤其是在每月经期都要痛的在床上躺上几天,痛的在地上打滚,痛得经常抽筋到快要窒息一样,真是生不如死。吃药打针根本不管用,多方询医求药乞求能有所缓解,医生们异口同声:此症无法医治。

正值我绝望之际,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炼功不到三个月,顽固性头痛奇迹般的消失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意境,从此结束了几十年的苦难命运,我不再忧郁烦恼了,我活得快乐宁静。我事事处处都按 “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过去动不动就发脾气,经常骂人对丈夫“发号施令”的坏毛病也修掉了,丈夫更是和蔼可亲了,家庭也自然变和睦了。我们全家永远感恩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姐姐曹静珍,修炼前她脾气大,不太讲理,很强势。身体时常腰痛头晕,这不舒服那也难受等养身病很多。尤其在个人利益上老是与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因为她家长期太穷,姐夫又多病体弱做事困难,十八岁的儿子甘秋良因高考落榜,没钱复读使大脑严重受挫导致精神失常成了痴呆, 再加上一九九六年那场大洪水冲垮了她家住房更是雪上加霜,几乎陷入了走投无路之绝境。

在这万念俱灰只想带全家了却残生的危难关头,一位朋友悲悯她的苦难遭遇并善心劝导姐姐开始修炼法轮功。

炼功后姐姐的身体健康硬朗,也明白了自己命苦的根本原因,也尝到了苦尽甘来的幸褔滋味。她用“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的一切言行,修掉发脾气、占便宜等等不好的心,凡事先他后我,忍让谦和。儿子甘秋良也一天天好起来了,身心越来越走向正常、聪明开朗、强健刚毅。突然有一天儿子对他说:“妈,我也要炼法轮功!教我炼功吧”……。孩子神奇般的变化让她喜出望外,更让方圆几十里赞叹传扬:“法轮功把曹静珍变贤惠,神奇!使痴呆变聪明更神奇!”

姐妹俩同遭迫害 姐姐被迫害致死

曹芝兰在控告书中陈述了本人及姐姐曹静珍被迫害的具体事实,以下摘录的是曹静珍因残酷的迫害而致死的部分。

我姐姐叫曹静珍,沅江市马公铺乡百乐村人,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出生。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活活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二岁。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湧泉相报。”法轮功救了我姐全家的命,她能不倾尽自己生命的一切去证实法轮功是正法吗?!所以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便毅然决然的踏上了为法轮功上京鸣冤的征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我们姐妹俩以及其他九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上访,她在北京被非法劫持后,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到监室门口被一个恶警一脚踢入监内,身上带的大法书被恶警又一脚踢出监外。她上前保护大法书籍,遭到恶警及监窒在押人员使劲猛踩猛踢,并被打的遍体鳞伤。四天后,她等九个学员被劫持回沅江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强行戴脚镣手铐一个星期,遭受折磨十七天后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本地一个停车场集体炼功。一堆恶警把曹静珍团团围住往死里打,把她鼻梁打断、牙齿打掉、浑身是伤,并绑架到看守所酷刑折磨,脚镣手铐,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三十天后才回家。

从此姐姐就家无宁日,当地国保、610不管她家有人没人,经常到她家骚扰,多次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录音机等私人物品。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她在自家学法炼功,被110巡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不允许任何人接见。几个月后,她又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白马垅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那里恶警与包夹对曹静珍长期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她遭受了很多次毒打,被包夹用臭袜子塞嘴、宽胶带封嘴、双手反铐、拳打脚踢、高压电击等是迫害她的“家常便饭“。内脏几乎全被打伤,吐的拉的全带脓血。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所有法轮功学员大声背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劳教所恶警吓的调来全副武装的特警进行迫害,把法轮功学员关进严管队,施用吊铐、罚站罚蹲、不许睡觉、用电棒电学员身体各处等酷刑折磨学员。曹静珍站出来对恶警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这些好人,人心都是肉长的。”话音刚落就被几个恶警用高压电棒电,电得她在地上乱滚直至不能动弹,然后被抬入只有一米八长,零点五米宽,阴冷潮湿的禁闭室内,双手反扣在铁门上 (不知扣了多久,时间不详)。被关禁闭时,以特警队大队长谭湘谦为首的恶警将她双手用手铐反铐在铁门上,还使劲用皮鞋踢她、用拳头打她,时任七大队队长丁彩兰叫喊:“打死活该。”特别是肖姓男恶警(外号叫肖疤子,脸上有疤)为首等几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

当时曹静珍就被打断三根肋骨,胃大量出血,人昏死过去。而恶警却扬长而去。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值班犯人看到地上有一大滩血,才喊人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出院后她不能进食,吃什么吐什么,身体越来越虚弱。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白马垅还不放人,还不停的折磨她,把她放在“转化班”不停的对她洗脑,让她坐小矮凳。几个月后她被迫害得只剩皮包骨且不能行走时,白马垅魔窟恶警怕她死在里面才肯将她放回家。

姐姐回家后不能坐、站,只能仰躺在床上几乎奄奄一息了。在儿子的精心照顾下,她有好转,但还是吃不了东西。可是万万没料到沅江610和国保李来群听到她有好转后,又心生歹念想继续迫害她,将她绑架到沅江武装部洗脑班迫害。李来群还胡说她吃不了东西是装的,直到李来群等发现她真的不行了才肯放她回家,不几天她便含冤离世。

离世时一个常人给曹静珍清洗身体发现她遍体鳞伤,除了被打断三根肋骨外,还发现她后背脊骨断裂。

以上简述,也只是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魔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那个黑窝还用许许多多各种不为人知的凶狠毒棘手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迫害着我们无数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