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母一家人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自修炼以来,我就按照大法要求自己,用大法归正自己,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我婆母今年八十六岁,公公八十三岁,他们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姑娘,二位老人自己单过。老太太自从我结婚就有病,到现在已不能自理,需要儿女照顾。我丈夫在世的时候,老太太说过几次:以后我和你们一起过。多偏重于依赖我们。当我丈夫病重时,他说:我不在了,你千万不要到老太太跟前去。因他太了解他妈妈了,他怕我挨累受委屈。零四年我丈夫去世后,我还和以前一样对待他们,有些地方比以前做的更好,因为我是炼功人,对谁都得好,何况对自己的亲人。

我是做医务工作的,每当老太太病重时都要打点滴,每次都要十几天,无论起早、贪晚我都是随叫随到。每逢年节或来客人时我又都得去做饭。多年来俩老人缝补的活由毁裤腰、改裤脚、补围裙、缝裤头、钉钮扣、接袖头等样样干到,一件衣服拆了缝,缝了拆说不定多少遍,真是磨心啊!有时来不及缝补,我就买新的送去。说要吃什么我马上做好送去。有一次说要吃酸菜馅饺子,要求肥肉的,切细细的,菜切碎碎的,面还得和的软一点的。我用了半天的时间做好给她送去,她只吃了三个饺子。

当然,这些年不都是我一人干,还有妯娌们,谁赶上谁干,但只要点到我,我就尽量找时间满足老人的要求。有一样别人代替不了的,她时不时的便秘,必须找我。

有一次,老爷子来电话说:你妈便秘,在厕所蹲半天了,你马上来吧。我当时心里很急,因饭没做,我娘家妈的衣服还没给穿上,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但我也马上赶过去了。老太太憋胀的说不出话来了。我用了两管开塞露也不管用,又用冰棍杆抠也不行,一抠老太太疼的厉害。这时我心里很矛盾,看着老太太遭罪,我又没法下手,怕脏心也出来了,急的我直冒汗,看着老人的痛苦,怎么办?我本能的用手去抠。处理了半天完后,我满头是汗衬衣都湿透了,老太太哭着说你救了我的命,你要不来我就完了,看把你累的,我真不忍心牵扯你太多。此时的我觉得自己是用慈悲对待他人,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不需要感激,更不需要回报。

但每当与大法活动时间有冲突时,都是以法为重,老人们也都能够理解和支持。

一次在老爷子过生日那天吃完饭,老太太看天气比较好要出去玩一趟,要求让我陪她去。可我早就约好了和同修一起去讲真相,我姑娘一看赶紧说:我妈妈有事,我和大娘陪你去吧。还有一天早晨,老爷子打来电话说:下午两点半你妈要洗澡,你和你弟妹一起来,就这么定了。下午我从外乡回来近三点了,急忙赶到老太太家,可是老太太要先上厕所又吃药,累了躺下歇一会。两个小时过去了,刚把水准备好,没等洗呢,接到了同修的电话,晚上有活动。这样我也没给洗上,只好交给弟妹一人来做,我就走了。

有时老太太跟我抱怨,老爷子这不对那儿不对,我就用法理开导她。老太太很认同大法,我给她讲善恶有报,人欠下业力是要偿还的,遭罪和不顺心也都是业力的转化,没事别老想那些烦恼伤心的事,有空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存善念、心胸要豁达不抱怨,烦恼也就会减少。有一次,老太太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和我说,我就利用中午时间去了,一進屋她就高兴的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早晨四点多,你们老爷子就出去锻练了,也不管我,我要上厕所,但干起起不来,一着急我就想起了念:“法轮大法好”,念了几遍,悠一下子就起来了,把我乐的够呛,李老师真管我了。

零四年四月我丈夫去世,因病两年多,欠下了外债,其中有老爷子两万,小姑子两万,小叔子四千。当时他们借给我钱的时候都说不要了,我也确实没有能力还款,当时孩子还在上大学,我单位又是个人承包,效益不好,每个月只挣三、四百元钱,少时五六十元,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

两年后我办了退休手续,为了还债,多干了两年,每月退休金一千八百元,一年下来一分不动,仅剩两万元。两年我还了四万元钱。第一年末就还老爷子两万元,还钱时老爷子说:钱不要了,也不是你花的,都给我自己儿子治病了。我说: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用钱的地方多,还是收下吧。还完钱我准备不回家过年了,可二位老人一遍一遍的追说:不用你买什么东西,只要回家过年就行。正在我为难的时候,也是一月中旬了,单位突然补发给我两千多元工资钱。当时我激动不已,有师父看护没有过不去的关。既解决了生活问题,又拿出一千元做真相资料。

在还小姑子钱时,俩口子坚持不要说:你带孩子生活不容易,钱挣的又少,孩子还在念书。我说:只要能还上你们钱我心里才踏实,生活中苦点累点都没关系,当时感动的他们落泪了。

在这两年中,钱挣的少,生活比较紧张,有时没钱连家都不回,连一件新衣服都没买。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一日三餐早晚很简单,自己对付点。就这样,我以苦为乐,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利用工作之便,讲着真相救着人。生活的非常充实,没有一点压力,因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零六年儿子去了国外,我把房子卖了,正准备还小叔子四千元钱。当时小叔子家正在买房子,就从我这儿借去一万元钱。还钱的时候我就和他说:你哥有病,把你也劳累够呛,跑前跑后的,花了不少钱。你照量留吧,还多少算多少,最后他多留了一千。女儿说:我三叔那么有钱,还多要咱们一千元!我就和孩子说:咱是修炼人是有大福份的,这点钱算什么?只要他心里平衡就行了。咱们的好日子在后边哪!

说来也奇,在我还完款的第二年,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买了一套八十多平米的房子。这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

过去对大法有偏见的老爷子、小叔子及小姑子一家,在我的处事和整个修炼过程中看出了大法的美好并做了三退,他们都得救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