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甘肃省劳教所共有三个,分别是甘肃省第一劳教所、甘肃省第二劳教所、甘肃省女子劳教所。

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又称平安台劳教所),位于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平安镇。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是甘肃省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主要场所,劳教所共有七个大队,先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约五百四十七人次。

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开始,位于兰州市安宁区的甘肃省第二劳教所非法送进第一批女性法轮功学员,由女子大队(内设一、二中队)接收。从此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该所前后非法关押百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甘肃省平安台劳教一所的女队与安宁区劳教二所的女队合并为甘肃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兰州市榆中县内。该所前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二人次。

由网上曝光的数据粗略统计,全省范围内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计六百七十人次。直接受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人,被劳教一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宋彦昭(男)、欧阳伟(男)、侯有芳(女)、刘佰元(男),被劳教二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是程桂兰(女)、刘文瑜(女)。他们均是被毒打、酷刑致死,欧阳伟双腕上的针眼显示他被注射过不明药物。其他法轮功学员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导致有些法轮功学员终生残疾,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甘肃省的三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经粗略统计有50余种。劳教所普遍规定:对法轮功学员24小时言行控制,不准随便说话,更不准和别的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自由走动;指定二至三名犯人监控法轮功学员,上厕所要请示值班员,值班员同意后才行,但必须由恶警指定的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监视才能上厕所,在来回的路上必须跑步,限制时间。

劳教所使用非常残酷的刑罚虐待法轮功学员。长期剥夺睡眠;超强度、超时苦役;辱骂;脱光衣服羞辱;毒打;栽赃陷害;造谣;加刑期;灌输邪恶谎言进行视觉迫害和听觉迫害;在炎热的太阳下暴晒数小时不让动,不让喝水;冬天在寒冷的屋外穿单衣受冻致深夜;罚站;罚跑;野蛮灌食;背吊铐;挂;宽刑;对顶;敲骨拐;砍脖筋;砸腰子;关公背大刀;吊铐;蹲姿铐;踢小腿;穿心脚;吊床;撑吊;跨板凳;筷子钻手;撞头;堵嘴暴打;电警棍电;打毒针;给法轮功学员吃不明药物;戴上手铐关小号,限食限水;诱逼、威胁、伪善欺骗;一丝不挂的拖到厕所门口一盆一盆地泼冷水;被强迫几个星期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被子蒙住头,狠毒的拔头发,死命的毒打;逼迫在水泥地上睡觉;强制高强度操练。恶警指使包夹犯人将法轮功学员拉到旱厕所里,头对着便池长时间顶在墙上,叫“顶坑”。头对着便坑,双臂反背靠在墙上,长时间头朝下,叫“飞坑”。用火炉钩子击打法轮功学员的膝盖骨、脚踝骨、阴部等各种最敏感、最疼痛的部位等等。请参阅明慧报道《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酷刑种种(一)(图)》《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酷刑种种(二)(图)》中的部分酷刑图。

特殊案例:

宋彦昭,男,被迫害致死时29岁,甘肃省武威市黄羊镇人,玉门油田职工医院的医务人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五大队一中队非法关押。

2001年4月底,平安台劳教所五大队播放诬蔑大法的“自焚”录像,法轮功学员宋彦昭、钱世光为了不让世人被谎言毒害,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中队指导员王文昌和两个吸毒人员打倒在地,一顿毒打,眼睛青紫,几乎失明。恶警王文昌指使分队长包平用背铐将宋彦昭挂在两米高的铁床架上,两手腕被铐齿锯破,鲜血直流,吊了整整一夜。分队长包平每天在出工时,指使吸毒犯郭云峰、马国栋、王志刚等将宋彦昭、钱世光扒光衣服悬空吊在菜棚的大梁上,毒打三个小时才放下来,持续了四、五天,致使宋彦昭5根肋骨被打断,遍体鳞伤,最后含冤而死。5月2日迫害致死后,遗体仍遭到恶徒一顿暴打。钱世光被迫害成重伤,送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

“宽刑”:监狱黑话,就是把人的两条胳膊反拧到身后,再将胳膊拧一圈多手心向外,再把两只胳膊往一块靠,最后用绳子绑在一起。这种酷刑一般人十几分钟就受不了了,而且会造成严重的筋脉、肌肉损伤,或者骨折,更甚者会落下终生残疾。29岁的宋彦昭被迫害致死前也遭此酷刑折磨。

参与迫害恶警及恶人:五大队长马武、副大队长康世成、主管分队长中队指导员王文昌、小队长包平。吸毒犯郭云峰、马国栋、王志刚等。

欧阳伟,男,被迫害致死时32岁。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欧阳伟于2002年10月16日被甘肃兰州市安宁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三名警察非法抓捕。次日被非法劳教1年,被非法送进甘肃省第一劳教所。10月24日晚6点30分,省建五公司保卫科长魏英其将欧阳伟送至家中。欧阳伟断断续续说:“在平安台恶警指使犯人殴打他的头部。”欧阳伟双腕上的针眼显示他被注射过药物。10月26日凌晨6点多,欧阳伟停止呼吸。家属到公安分局询问死亡原因反遭警察威胁。

侯有芳,女,甘肃省金昌市西坡村中学特级物理教师。2001年8月中旬她被非法送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七大队二中队。2002年11月底,侯有芳走脱,被劫持回来后,二中队胡青梅等几个恶警灭绝人性的狠命在侯有芳肚子、胳膊、腿上踩,导致体内大量出血,肋骨、盆腔严重骨折,内脏严重损伤。胳膊象面条一样耷拉着,腿站不起来,全身是土,脸是黑紫色。2002年11月29日被恶警迫害致死,年仅48岁。

平安台劳教所为防止此事泄露,参与虐杀死者的部分警察已被调离原单位。

刘佰元,男,48岁,甘肃省庆阳市彭原乡草滩村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2002年元月,刘佰元被转移到平安台劳教所,遭受严酷迫害,拳打脚踢,强迫超体力劳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2月底保外就医,通知子女接回。回家仅一个多月,于2002年4月8日含冤离世。

程桂兰,女,被迫害致死时63岁,天水市北道区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高级工程师。2002年9月25日下午一点左右被劫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恶警王永红(二中队指导员)对程桂兰进行罚站、不许睡觉。27日深夜,在恶警王永红、段玲的指使下,几个值班的吸毒人员将程桂兰拉到二中队号室后面的监道里(围墙和号室之间的空地)进行殴打。直到夜里两点多,劳教所的大门突然打开,进来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劳教所当时的王所长和田力科长等一行人在院子里叫嚣着,乱成一团。不一会,救护车驶出门外。

程桂兰的丈夫、孩子10月1日得到噩耗,劳教所恶警说程桂兰死于心肌梗塞。老伴去看时,程桂兰的腿部有大面积的青紫块及瘀血,上身有明显的青、红紫斑痕。家人提出拍照,被劳教所拒绝,也不允许将程桂兰遗体运回家乡,更不许亲自火化。最后,由甘肃省劳教二所匆匆火化。

刘文瑜,女,五十三岁,天水市麦积区铁路医院退休职工。刘文瑜遭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冯继堂、武红霞等恶警四次非法关押、罚款四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进安宁区的甘肃省第二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刘文瑜绝食数次,恶警灌食数次。一次,恶警王永红、段玲、卜琪、卫生所长、杨姓狱医等给刘文瑜野蛮灌食,恶警指使四、五个吸毒犯压住刘文瑜的头部,手脚全被绑在椅子上,一人捏住刘文瑜的鼻子,一人用皮鞋刷子撬开嘴巴,牙被撬得流血不止,将橡胶管插入胃中,还要将管子在胃里搅动。连续灌食最长时间是十五天。多次被插管灌食,导致刘文瑜胃部大出血,身体十分虚弱。

在礼堂开会,有人诬蔑大法和师父,刘文瑜大喊:“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恶警对刘文瑜动用了一种酷刑叫“大背吊”。将双手反背身后,又将两手用铐子铐在一米八左右的床架最高处(上层),双脚离地一尺有余。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滚。也不知过了多久,汗珠不滴了,浑身、肩膀、手脚疼痛难忍。

刘文瑜为维护法轮功,常被恶警随意的关禁闭、戴铐子、罚站,连续多日不让睡觉。二十多天不分昼夜的站着下来,腿肿得象灌了铅似的,抬不起,也无法打弯。一次被恶警罚蹲背铐,蹲不下,腰直不起,二十天后,鞋子磨破,两脚肿胀。

各种酷刑折磨,使刘文瑜落下了胃出血、肝腹水、手腕麻木等多种病症。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麦积区公安分局冯继堂、武红霞等恶警又不断的登门骚扰。二零零四年二月,刘文瑜含冤离开人世。

马跃芬,(男),金昌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6月18日,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把马跃芬送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劳教3年。

6月18日下午6点多,马跃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平安台三大队二中队(现改为五大队),大队教导员徐万军(警号6222172)吩咐中队长连进财(警号6222216):“不论用什么手段,今晚必须转化!”

7点多马跃芬们被关进中队教室,里面放有板子、钳子、钉子、棍棒等,在连进财的唆使下,吸毒人员马成林(又名黑木沙,兰州市人)和其他几名吸毒人员进来,用拳头在马跃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胸口、肋部、脖子上击打,并且用脚在马跃芬他们两个的大腿、小腿、脚关节处用力猛踢,马跃芬和这个法轮功学员多次被踢倒在地,后让马跃芬俩分开一定的距离,身体向前弯曲,用额头顶住一根筷子,额头出了血。又把马跃芬倒挂在墙上,身体弯成90度,手臂紧贴着墙,用力猛踢马跃芬的小腿,几分钟后,马跃芬眼冒金星,汗流浃背,喘不上气,晕倒在地。马成林拿木棒在马跃芬左脚踝关节处用力猛击,把马跃芬疼醒了。紧接着又把马跃芬倒挂在墙上反复折磨几次后,让马跃芬身体向前弯曲用额头把一根筷子顶在墙上,筷子掉了就用手掌砍马跃芬脖子上的大筋,这时马跃芬眼前发黑就没知觉了。随后又将马跃芬折磨至醒,把筷子换成钉子继续用额头顶,迫害致凌晨4、5点钟。早上出工,连进财让吸毒人员将马跃芬踹倒数次,并得意地说:“我要让你:活不能活,死不能死,直到不炼法轮功为止。”活干不完,就让组长马兰功(兰州市人)踹马跃芬胸部,把马跃芬踹倒。

半个月过去了,马跃芬的小腿、脚越来越肿,队长们见事不妙。7月3日早9点多,连进财把马跃芬从劳动现场叫出来,到厂部医院拍了片子,给马跃芬的左脚打上了石膏,又拉回队里。当晚8点左右,大队长邓德胜进来对吸毒人员马成林交代:“不管谁问某某的腿,都不能说是打的”。马成林把马跃芬叫到教室,跪在地上求马跃芬:“别人问起千万别说是打的,我也没办法,是连大(连进财)叫这么干的。”7月18日,马跃芬被送到兰州大沙坪康泰劳改医院进行检查,确诊为左脚踝关节粉碎性骨折,大骨碎裂,并决定手术。

手术时,马跃芬听见医生们议论:“真是惨无人道,太卑鄙了,给人打成这样。”手术把马跃芬的脚关节骨盖摘除,大骨用螺丝钉固定(螺丝钉至今未取)。后来马跃芬的亲戚来平安台向队长询问马跃芬腿的情况,队长却说是马跃芬自己摔的。2005年3月7日马跃芬从劳教所解教回家到医院又拍了左踝关节正侧位片,片上螺丝钉清晰可见,确诊左踝仍有慢性创伤性关节炎。

翟凤慈,女,五十多岁,天水市星火机床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了维护大法,她先后两次进京请愿,遭多次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一中队。在劳教所恶警常采用吊、打、罚、不让睡觉、干超时苦役等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一次大会上,所长田力(由科长升为所长)公开诬陷大法和师父,翟凤慈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田力气急败坏,指使犯人将法轮功学员打倒在地,全部戴上铐子。这次邪恶之徒使用更残酷的手段折磨,叫“蹲背式”。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蹲下,把胳膊背到身后,将两臂分别从左右两侧的床头空格处拉进去,胳膊之间的间距约二尺左右,将两手腕对铐在一起后,两手放置床面。床面(加上被褥子)高度距地面六十公分左右,这样造成人无法直腰、仰头,只能半蹲,靠脚尖的一点力量支撑全身。翟凤慈当时感觉肩膀就象被人掰断一样剧疼,全身不管哪儿一动,手铐就越扎进肉里,七天七夜,剧烈的疼痛几乎使她窒息。她双膝磨破(有时跪着坚持),鞋头半截磨开花,脚趾变形。她被折磨得呕吐、气息奄奄。

恶警还经常逼翟凤慈写骂大法、骂师父的话,不写就再吊铐,翟凤慈都不记得铐过多少次了,吊铐期间限食、限水,限制上厕所。时间最长的一次翟凤慈被铐了二十一天,两腿肿的象水桶,两脚严重变形。翟凤慈长期被关在又冷又潮的房间里,最后全身大小关节均已变形,有时连路都走不了,被包夹拖着走。一次夏天剥大豆,三十几度的高温,又闷又热,翟凤慈当时心慌气短,恶警把她拖到上床架子上,二十四小时除了上厕所、吃饭外,都不让动,连翻身都不准,汗都把床湿透出个人形。

翟凤慈的身体已被迫害的成了皮包骨,体质越来越差。恶警竟无赖地对翟凤慈说:“你炼法轮功都炼成这个样子了!”后来给她检查身体,反复验血、做心电图等等。翟凤慈家人来探视时恶警还故意说“劳教所里有百分之五的死亡率”。后来翟凤慈才明白,他们为什么给她反复检查身体,是为日后摘取器官作准备的。

最后,翟凤慈的手脚肿的连铐子都无法戴了,又开始罚站,晚上不让她睡觉,以致被折磨的连拉带吐,不省人事。

翟凤慈的劳教期被恶警无端延长两个多月。在最后一个星期里,不知劳教所的恶警给她强行灌的什么药,她吃啥吐啥,躺下起不来。中队长范依容(同音)还不时的在后半夜值班时找她“谈话”,翟凤慈已听不见说话声音,不时呕吐、休克。

在劳教所经历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折磨,现在翟凤慈的双腿膝关节已变形肿大,双手变形,生活不能自理。

张钊,男,原甘肃张掖地区卫生学校(后更名为“张掖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教师(现任职于河西学院信息技术与传媒学院),于2002年3月被送往甘肃省第一劳教所(臭名昭著的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一组,为了逼张钊写保证书,在邪恶管教人员的指使下,组内的吸毒犯拳脚并施,毒打张钊,并强迫他在露天光着身子,向其身上倒凉水。在邪恶的酷刑折磨下,张钊全身被打成青肿,不到一周,张钊大小便失禁,神经严重错乱。张钊精神失常后被恶人送到了兰州市区劳改医院(康复医院),7天后被恶人带回平安台,专派两名吸毒人员一天24小时监管。

司永前,被集中到专管中队后,司永前严正声明所写“三书”作废。后来遭恶警迫害,被折磨得神志不正常。

2004年4月,恶警为强迫司永前放弃信仰,滥用私刑,将司永前吊铐在床架上2-3天,直至司永前流鼻血不停才放开。被铐过的手腕上勒出了一大圈水泡,很长时间才消下去。6月,副大队长王绪兴在司永前的床铺下搜出了大法经文,司永前被关禁闭。在小号里两胳膊分开铐在床架上,象大字形。10天后,手腕伤痕累累,双脚肿大走不成路,人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禁闭后扣分并记过处分,延期三个多月。没多久恶警又限制其睡眠时间。在恐吓与长期打压下,司永前被迫害的精神恍惚,说出一些不理智、不清醒的话。恶警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折磨的神志不正常,反过来还把迫害人的恶劣后果在开会时无耻的宣传:“看,司永前炼法轮功变成这样了!”从而毒害和蒙蔽不明真相的人,还真有学员相信了邪恶的谎言。可见平安台恶警用心是何等险恶,手段又是何等卑鄙。迫害司永前的主要责任者是副大队长王绪兴、分队长胡小军。

私设密窖,吊铐、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初期,在大队外面一个空房子里,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这里被长时间吊铐,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铐在暖气片上。二零零一年因七大队修建大门,外边有施工的外人,为掩盖罪证,他们就把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房搬到院内的菜窖里,窖顶是用粗木杆搭起的。在菜窖主要实施酷刑迫害的主要人有:大队长戴文琴(音),大队教导景雪峰(音),二中队长胡瑞梅,一中队长姓李,吸毒犯外号,敦煌,(因是敦煌人),犹大张会(音)。迫害使用的手段是:把法轮功学员背铐吊起,用吸毒人穿脏的袜子、抹布塞到法轮功学员的嘴里直到嗓子里,将法轮功学员用麻袋套住头部,然后毒打侮骂,往墙上撞头,唆使吸毒人员将法轮功学员暴打成伤残,还不让法轮功学员知道凶手是谁。

有一位叫马蕊玲的法轮功学员,受恶警指使被吊在菜窖里,用泡过水的麻绳捆住双手,恶人在外面拉住绳子的另一头,绳子从房梁上穿过,吊起来毒打,然后再松开绳子,人就从高处猛的摔在地上,再吊起来,就这样折磨。她的脸肿的看不清五官,身上到处都是青紫色。

刘菊花,女,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队三中队三组。她在平安台劳教所时,五月份一天晚上,邪恶把她拉到菜窖里(怕别人知道),眼睛用布蒙住、口塞毛巾,八、九个吸毒犯人毒打她,打得浑身是伤,之后,一直胃痛不止。

法轮功学员冯金莲从菜窖出来时,被折磨得走路艰难,头脸青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