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正念正行证实法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一天,我和往常一样,装上一包真相材料准备出去救人。可走时门怎么也开不了,我马上给儿子打电话,告诉他们锁坏了,赶快叫人来修理,不一会来人了,他一下就把门锁打开了,说锁没坏,当时心里想,邪恶不让我出去救人,我就得出去(后来出事了才悟到是师父保护弟子不让我出去了)。

出去发完一包真相资料,最后剩下一本时,看到一个小青年从一辆黑色轿车里下来,我就送给他真相并告诉他明真相全家得福报。这个青年一把抓住我说他是警察,要打电话举报,我发出一念打不通,他就没打通,这时我人心出来了,想钥匙不能叫他弄去。邪恶马上钻了空子,来了一个便衣,叫来几个警察把我绑架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警察问我叫什么,住在哪里,我一切都不配合,后来就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以前我全身是病,四十多岁就病退了,修大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有的警察说好就在家炼,也有的说些不好的话。第二天有一个小青年看着我,我就和他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真相,给他和他的女朋友退了团队。后来他们从网上查到了我的名字,把我送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

到看守所后首先想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不法警察从我家中非法抄走的大法资料都是救人的法宝,决不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罪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当时就感受到师父把我空间场中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我被抓是旧势力操控警察在干坏事,使众生犯罪,绝不允许旧势力操控不修炼的家人和同修为我花一分钱。后来得知,当地六一零叫我儿子拿上五千元才放人。家人知道拿钱不对,可又怕邪恶把我劳教了,如果不拿钱将来会受埋怨,左右为难。有一个同修和他们交流,家人念正了,儿子和媳妇都说,咱妈又没做坏事没犯法,不能给他们送钱。就这样一分钱也没交。

進看守所第五天,我开始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有一个请求,虽然绝食,但我不要以病的状态走出看守所,要以健康人的状态堂堂正正的回家。到绝食的第五天,警察就把我们三个同修叫到他们的办公室,给我们每人一杯葡萄糖水,叫我们喝,不要再绝食了,要不就去灌食。我们不配合,就被送到医院,把我按在椅子上插管子。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别让他们插進去,当时有两个医生两个警察,我的两手在背后戴着手铐,灌了三次都没灌進去,大队长可能动了善念,大声说别灌了,就没灌成。其中一个医生说,你这个老太太,六、七十岁了,五天没吃没喝,怎么还这么大劲啊!我说炼法轮功炼的,你一天不吃不喝能行吗?她说我要一天不吃不喝就会全身哆嗦了。后来他们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一下把我抬到手术床上,四五个人摁着,捏着鼻子放進嘴里一个木头,从旁边打進了两针管流汁。

回来后,又过了三、四天,把我叫出来,手和脚捆绑在十字架上打点滴,过程中我一直背法,身体疼痛时我就发正念叫疼痛转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身上,马上就不疼了。发正念想打進身体内的都变成干净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给看着我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修炼前有非常严重的胃肠病(胃下垂,萎缩性胃炎,肠炎)、肩周炎、偏头疼、严重的鼻炎、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等,整天住院,修炼大法后不到一个月就无病一身轻,自身变化以及身边同修学法后都变好的故事都证实了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我们大法弟子一开始修炼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善待所有的人,包括对自己不好的人,你们看到警察对我们怎么不好,我们也不恨他们、可怜他们,他们做了坏事,以后会遭报应的。后来看过我的人,我都叫他们记住“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再做坏事,而且基本上做了三退,有的叫我把他的家人也退了。之后,他们都对我很好,有的给我扇扇子。有一天上午,一个小青年在关押我的监室前大声的对我说:“某某某,你就是我亲姨啊,你就是我亲姨啊!”从我身上,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可能是他明白的一面有感而发吧。

第一天打完点滴后,看我的一个小青年说:你坐起来,我一下子就坐起来了;他又说,你起来走走,我马上就起来走,他很吃惊,竖起大拇指说,老太太,你真厉害。他说,一般人躺一天都要人拉起来,两个人架回监室的,有的用小车推回去。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他马上大声说:“法轮大法好!”

我从心里为这个生命明白真相而高兴。再打点滴时,他们很愿意和我交谈,把心里话都告诉我,有的说出去后要看《转法轮》,有的说出去不再干坏事了。有一个年轻警察和我交谈,他说他信佛,我说法轮功修的是宇宙中最高佛法,你可看看《转法轮》,你就明白了,他说我没有书,当时我说,以后我送给你一本,可因不知他的名字,后来也就没有给他。只能在心里为他添正念,希望他能有缘得法。

有一天,“六一零”的两个人来找我,我站在床上问什么事,其中一个说你儿子找我好几次了,他很关心你,你配合签个字,就叫你回去。我说,不签字,无条件立即释放。我儿子关心我就对了,我一没做坏事,二没犯法,你们把一个修真善忍的老太太抓来关在这里,你们是知法犯法。我叫着他的名字高声说:某某某,我今天告诉你,宇宙大法洪传世界,一开始是正的,现在是正的,将来永远是正的。他当时一怔,马上说加期。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这两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在看守所,犯人每天都到放风场待一会,还要背监规,我们不配合,都不出去,有的在押人员就来拖我们。一个星期一,全所的警察都上班,有的在押人员就生气的说:我们干活很累了,还得拉你们,还得有人陪你们不能出去,你们怎么做的真善忍啊。我心里马上想,是不是我们不善了,伤害了他们?我刚这么一想,有一个在押人员马上说,我留下陪你们。这时,师父的一句法马上出现在我的大脑中“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怔了一下,马上悟到,当我们不想某件事,就不会产生相应的物质,没有这个物质,这件事就不会发生。每件事的出现都有背后的因素在起作用。悟到这些后,我们三个同修交流并决定,等警察上班来检查时我们一块发正念。(1)清除看守所空间场内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生命,让看守所内的众生都能得救;(2)清除看守所所有警察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变异观念等,让他们都得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等警察上班来检查时,一个警察问:谁在屋里?放风场里的犯人说:三个法轮功。那警察说,叫他们在里边吧。一直到离开,放风时我们三个同修都没出去过。

在看守所连续绝食第十八天,共打点滴三次,灌食一次。我看到参与灌食的一个医生很恶,我就发正念叫他遭恶报,一直到离开那里,他再也不参与这种事。在被非法关進看守所的第二十三天的早上,警察叫我收拾东西,其实我什么东西也没有,我换上自己的衣服,脑子里很静,什么话也不想说,小警察又给我戴上手铐上了警车,也不知上哪也不想问,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外面的路是去省劳教所的(以前曾去过),我心里只发了一念:怎么送我去,就怎么送回来,我的一切只有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管!

快中午时到了劳教所,先查体。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劳教所的队长,看了一下查体的单子,说:身体衰弱。我说,十八天滴水没進,命是大法给的,为了大法,在所不惜!走到哪儿都一样。就看着那个队长很快在单子上签了字,给了送我来的小警察。当时我就悟到,迫害我的邪恶已经解体了,师父帮弟子化解了魔难。这时送我来的小警察马上给我打开了手铐,并且说,看到我年岁大了替我说了一大些好话劳教所才不要我的等。但我心里最明白,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谢谢师父!

以上只是我这个正法弟子在修炼中的一个小小的片段。后来,通过向内找,找到了导致我这次被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当时我起了很强的干事心,不能静心学法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被邪恶迫害。

通过这次写交流稿,我真正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了很多自己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和修去的执着。在这里,我要曝光和彻底解体这些执着:感觉自己修的不错的心,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有时是自己人为的在安排自己,没有按照师父的安排做,师父点化了有时也不及时去做。

以上内容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出。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