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的饭店老板屡遭迫害 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河北三河市原个体饭店老板张德利先生,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门邮寄控告状,状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张德利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河北省高院、省人大、廊坊市中院、廊坊人大、三河市检察院、三河法院等部门邮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局回执
张德利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河北省高院、省人大、廊坊市中院、廊坊人大、三河市检察院、三河法院等部门邮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局回执

张德利是三河燕郊的个体饭店老板,由于饭菜经济实惠,没有假货,待客热情、实在,在燕郊地面生意红火,小有名气,那个年代他的个人资产就达一百多万元。

修炼法轮功以后,张德利遵照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教导,说真话,积德行善,忍难忍之事。一次秦皇岛某银行一行四人去北京办事,回来在他的饭店吃饭,公文包落下开车走了,服务员捡到后交给了他。

几小时后,四人风风火火回到饭店,问看见一个公文包没有?他说:是捡到一个,不知里面有什么。行长说:“我们准备去美国洽谈业务,里面有两张去美国的飞机票和两张银行卡,有三千多元现金和一些文件。你们捡到了,就太好了!三千元现金我们不要了,作为酬谢。飞机票和银行卡要丢了,我这个行长就别干了,而且美国那边的业务也就黄了。”张德利当众打开包查看,和他说的一点不差,马上还给了行长,不要他一分钱。四人都感到非常惊讶,张德利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李洪志师父教我这样做的。”对方再三表示感谢,并说法轮大法真好。最后拿出两百元钱要请客,被张德利婉拒。

有时候,饭店会遇到地痞找碴闹事,喝酒时挑三拣四,刁难服务员,对服务员耍流氓等等。他都用大法修出来的大忍之心,不与他们争吵,善待对方,化解了一次次有惊无险的恶性事件。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为达个人目的、下了镇压法轮功的命令之后,当地警察经常来他的饭店骚扰,有时他拒绝开门,警察就用石子砸玻璃门窗。常来的客人,由于弥漫全国的红色恐怖气氛,怕自己招惹上是非,加上受媒体谎言的欺骗,很多人就不敢来饭店吃饭了,生意渐渐萧条下来,张德利不得已关掉了饭店,经济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张德利不仅饭店被迫关门,本人和亲属亦多次受到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残酷迫害。

他在诉状中指出:由于江泽民成立了六一零组织残酷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我被非法抄家三次,多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多次非法关押在燕郊开发区电影院,多次遭受酷刑迫害:戴手铐、脚镣、电击、上绳、暴打、关铁笼子、强行输液、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罚跪、奴役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母亲、岳母、妻子间接被迫害致死。

张德利在诉状中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酷刑罪。

因此,我申请各级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人间正道,早日实现真、善、忍这普世价值!

附张德利自述被迫害的主要事实:

1.二零零零年春,我去天安门证实法,被田曙光等人劫持到三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吃的是掺沙子和老鼠屎的窝头,喝的是飘着蟑螂和苍蝇的菜叶汤。每天用毛巾擦地板几十次。刚一进去用自来水洗凉水澡,健康的年轻小伙子也经不住十盆凉水的冲洗。一盆水可以一下子从头冲到脚下,也可以细水长流十几分钟。被冲的人张着嘴喊“啊!”旁边一犯人拿着一杯水,冷不防泼到口中,把人呛的喘不过气来,如果正往腹中吸气,会把水吸入肺里,极易置人于死地,要咳嗽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来。凉水澡每次进看守所必洗。不让大小便,让人憋着,实在憋不住时,让人屁股向上撅着,这种酷刑是非常残忍的,比暴打一顿还难受,在三河看守所我就是这样被迫害的。

2.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燕郊开发区在行宫幼儿园办洗脑班,我和妻子、岳母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先后绑架二十多人,早六点起床跑步、练军姿(体罚)然后上课(实行洗脑、精神摧残)省里、廊坊来人视察、录像,扬言如果这期转化率高,接着办第二期。结果在一个月后,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四天后全部无条件释放,洗脑班自行解体。

3.二零零一年四月,军事博物馆搞崇尚科学、反对迷信、诬陷大法的展览。我去北京军博大门前炼功证实法,被劫持到燕郊公安分局。杨福文等三、四个警察用多根电棍电我;在一个多小时内,上绳两次,绳子都勒進肉里去,肩、臀呈青紫色;嘴巴,拳头,窝心脚无数;逼我跪下,我不配合,两个警察就用力按我肩并踹我后腿,强行让我跪下;鼻子、前胸、大腿笔直的贴在墙面上挨打。后被劫持到三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受到的迫害比上次有增无减。

4.二零零三年三月,去看一位同修,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咎庆才亲自指挥,李连弟动用几辆警车,十几个警力,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抄家、绑架,我从房上跳下来,当时腰椎摔断,这样的情况下警察还是强行把我劫持到三河看守所。我平躺在地板上,上半身一点不能动,不吃不喝躺五天,警察怕出人命,把我送回家。正是“两会”期间,他们派八个人三班倒,日夜在我家监视我。我向他们弘法,讲述我修大法后给我全家带来的好处和我做好人好事的经历。我没去医院,没吃药,就靠学法,靠墙打坐几天后就能下地走动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5.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当地公安预谋已久的绑架事件在燕郊发生了。这次共绑架了九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个,被非法抄家,家电和一些设备被抢劫,我二儿子质问警察为什么抄家,警察以“妨碍公务”把我二儿子非法拘留一个月,受尽痛苦的折磨和迫害。

这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反迫害,到了第六天,警察和大夫强行给我输液,我不配合。警察叫来六个犯人,一人勒着我的脖子,四人拽手脚,一人骑在我身上。因为不配合药液都输到血管外,胳膊肿的很粗,几天后两只胳膊的针眼象筛子底一样,血管塌陷了找不到了,他们又在我的脚背上输液,几天后脚上也都是针眼,再换到手上。这种残酷迫害持续二十五天,比一般酷刑还要痛苦。

后又把我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期间,恶人可能在饮食中下了药,因为我老是迷迷糊糊的,头大如斗,旋天旋地主意识不清。主任韩志光、副主任赵丽华、科长陈斌强迫我看一些诬陷大法的光盘。犹大郭玲负责转化我,对我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达到了极限,精神就要崩溃了,一个月后不但没放我回家,又把我押回看守所,我知道上当受骗了。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强迫我为他们做花圈,一天干十几个小时活,完不成还要加班受罚。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冀东监狱迫害。在冀东监狱由于我不配合队长和教导员的指使,我被转三个支队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