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西市五十九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鸡西市近期有五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控告江泽民,他们的“刑事控告书”陆续寄到“两高”,要求对江泽民起诉,将其绳之以法。

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旷日持久的迫害,不仅使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蒙受了十六年的不白之冤,而且使亿万法轮功学员惨遭身心虐杀与迫害,还劫持了全国各阶层人员参与犯罪,欲将他们带入罪恶的深渊。他们成了这场浩劫的执行者和真正的受害者。

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元凶利用手中的非法权力摧毁了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使中国社会的道义良知丧失殆尽,整个社会被带入了无边的苦难,作为中国的最高执法机关,肩负着維护法律尊严、伸张正义、打击犯罪的重任,应当依法追究江泽民对法轮功群体迫害的一系列刑事责任,予以严惩,并将其绳之以法。

递交最高检、最高法院的控告书快递回执
递交最高检、最高法院的控告书快递回执

这五十九位法轮功学员在递交的控告书中,展现了近二十年修炼的心路历程,见证了大法对道德升华,身心健康的神奇效果。以下是部分修炼人的情况简述:

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妻子控告江泽民

我丈夫王立章,生前是鸡西市北钢带钢厂助理工程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他按法轮功的“真、善。忍”标准做事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道德情操得以升华。

一九九九年农历八月十六日,王立章去给母亲过生日。人刚到婆母家,单位的同事来找他,说有事让他去一趟。这一去就没回来, 四十九天以后人被从市看守所放回。回单位上班后,被单位和家庭驻地两个派出所的人经常骚扰。铁西派出所有两次把他带到派出所问话,一夜都没让回来。在警察们不断骚扰恐吓中,他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零四年春,被迫辞去了单位的正式工作,靠打零工养家糊口。这时他几乎是吃不进东西,经常呕吐。二零零五年的一天下午,他在回家的路上,被铁西派出所警察强行搜身,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公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

张德兰(女,85岁):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之前我患有心脏病、肝炎、肾炎、胆囊炎、眩晕、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按师父“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很快全身的病都好了,别人见了我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和同龄人比我身体特别好,谁见了都特别羡慕,这都是借了修大法的光了,在大法中我受益太多了。

王宝贵(男,81岁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功。直到今天我仍然在大法中修炼。在这之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风湿性心脏病、脾、胃功能失常、严重性鼻流血至休克等,在市医院、中医院、矿务局总医院都多次住院医治也未能治好,在疾病的折磨下非常痛苦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所有的疾病都不见了,十八年我再也没吃过一粒药或打过一次针。这个大法太神奇了!

王淑清(女,67岁):我是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心脏病、肩周炎、腰痛、妇科病……病痛的折磨让我性格急躁、心情忧郁,给自己增加了很多烦恼,经济上有很大的压力。在我对自己的身体康复无望,对生活也看不到希望,就在此时我幸遇了法轮功。介绍我炼功的人原来长了一脸的雀斑,修炼后都消失了。这么好的功法我也要炼。我象掉在水里的人突然抓住了救生圈,找到了生的希望。当我看到《转法轮》这部宝书,我一下明白了许多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当时由于家庭的原因五套功法全炼有困难,同修就让我先炼第五套功法,我就照做。没想到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中,从身体到精神全都改变了,所有的疾病都不见了。真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孙金奎 (女,62岁):我因坚持信仰,曾被非法抄家三次、刑事拘留一次、劳教判刑各一次,刑期长达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鸡西市公安局二十几名警察闯入我家抄家,抢走现金三万五千四百元等私人物品,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放回后对我全天监控。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去北京信访办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遭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到黑龙江驻京办地下室,身上六千多元现金被搜走,后被鸡西市公安局押回鸡西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强行把我们二十九名学员送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我被劳教三年。在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警察把我拽到操场上,只穿单衣、单鞋遭冻刑惩罚;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因我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再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期间被二十四小时安排刑事犯人监控,逼看昼夜播放污蔑大法的录像等洗脑迫害。

十六年来,迫害良善的首恶江泽民威逼各级领导执行其邪恶命令,致使各级司法部门及相关单位的原本的好人都参与了迫害,而胁从犯罪的人是在他的淫威下被动的干着坏事,所以他们才是这场浩劫的真正受害者。对他们我没有怨恨,今天对江泽民控告,也是启迪其他参与者的良知善念,把机会和希望留给可能改过的人。综上,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所犯罪行,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苑亚洲(男,50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我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广场的武警非法抓捕,暴力殴打,把鼻子打出血来,头部被用手枪把打肿出了个大包。十二月十三日,我被从北京劫持回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三十七天;遭受到多次灌食迫害。同时被勒索家属三千多元人民币,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分别被鸡西和云南省洱源县牛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遭到多次毒打。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因我去派出所要身份证,被派出所和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抄家并勒索钱财索要三百元人民币。由于这场迫害造成我的家庭妻离子散,江氏集团的罪恶一定要清算。

刘焕英(女,47岁):一九九八年因家庭矛盾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化解了家庭矛盾,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不与人计较。邻里和谐相处。我家住宅附近是山坡路,下雨天水冲到了路中间,人们行走不方便,自从修炼了大法后我肩负起清沟、铺路、下雪清雪的重任,我坚持了十多年,通过我的无私行为,周围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江泽民十多年来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当地派出所和国保等对我抄家、绑架、拘留。拘留期间对我野蛮灌食。回家后,六一零、国保对我非法传唤数次。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国保在六一零的操纵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把我直接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遭到各种酷刑折磨至疾病回家后,区六一零、警察仍不断骚扰我和家人,丈夫承受不住压力与我分手。这场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控告江泽民也是为更多无辜的人鸣冤。作为司法机关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责任。希望法庭能以正义为依归、行正道、为公民的权利而辩,还中国人一个清明的政治和正义的社会。

鸡西市双胞胎姐妹王亚丽、王亚华(五十一岁),都是知识分子,一九九七年六月,姐姐告诉胞妹:亚丽呀,我学法轮功了,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直性子的她直言不讳:单位都让当官的搂黄了,剩下的只有贷款了。真善忍谁能做到哇?可是一个半月后,亚丽去姐姐家,她随意的拿起姐姐学的一本《精進要旨》,一下翻看到《博大》,她震惊了,打到她脑子里的第一印象:这是佛法,这不是一般的书。

她又看到了《穹》这篇文章,她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姐呀,这可不是一般的书,这可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东西。打那以后,她和姐姐摽着劲的学法炼功,从不示弱。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亚丽向世人讲真相遭人恶告,被警察用电棍电嘴和脸,使用流氓手段双手伸进衣服里抠锁骨,铐了三天狼牙手铐;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劳教两年。最邪恶的当属“转化攻坚战”。劳教所里叫人吃不饱,整天蹲着,饥饿和时间让她忘记蹲了多少天。大冬天只准穿线衣线裤,在一个窗户大开的屋里蹲着冻七八个小时。放回寝室,撕下胶带,眉毛和睫毛被粘掉。

王亚华在控告书中这样写到:二零零零年元旦,西山派出所冯宝贵和四个人又来我家抄家,抢走了我的私人物品;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警察突然闯入我家,被关進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四个半月。关押期间,孩子年仅七岁,整天哭闹找妈妈,无人照料。无奈,丈夫只好抱孩子到山东找婆婆看管。丈夫满头黑发掉成了秃顶,整天以泪洗面,眼睛上火长火蒙,视力严重下降。父母因两个女儿同一天被绑架,精神一度崩溃。俩姐妹从修炼至今虽然迫害加身又殃及家庭但从不言放弃。

孙淑娥(女,75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我和七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绑架,关押在驻京办事处被抢掠了九百元现金,警察对我进行侮辱谩骂,被关押了七天。押送我们回鸡西,警察打我,并给我戴上手铐。在第二看守所我们被关押了十三天,一个叫大海的警察勒索我二百元钱。

一次,警察把我们从恒山区带到柳毛矿非法审讯,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们几个学员异口同声说:炼!我们绝食抗议迫害,警察把我们几个学员丢在柳毛矿,十里路我们是冒着大雨徒步回家的。

水利局局长吴宝库,曾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鸡西市委610以各种手段关进监狱迫害七年多,吴宝库在递交给最高检的控告书中吴宝库写道:九六年前,我常喝大酒,和妻子吵架,都打到法院,欲办离婚的程度。当时我患有心脏、肾炎、肾结石、胆囊炎、胃病、长期失眠等综合疾病,每年报销医疗费三千余元,遭受巨大身心痛苦! 我在绝望中写好遗书,交待好后事等死……

修炼大法后,自觉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更好的人。几周后,多年困扰我的各种疾病痊愈,家庭和睦,邻里和順,社会和谐,被公认为好家庭。无论在武装部、监察局、水利局,我都能一如既往,尽职尽责,受嘉奖评先进年年有份。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七年徒刑,上诉被驳回,匆忙被送监狱迫害。在监狱关押期间,警察对我实施了无数次酷刑,先后被打掉八颗牙,先后五次向省纪委、省高检、省高法等机关控告,都被监狱扣押。由于我被冤判,妻子也被非法囚禁三十七天,我被开除公职,失去工资。

在控告请求中,吴宝库强烈要求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被控告人(犯罪嫌疑人)江泽民犯罪集团涉嫌群体灭绝罪、危害人类罪、酷刑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等数罪刑事案件,追究其刑事责任。顺天意,得民心,让被江氏集团谎言欺骗的世人早日明白得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