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边远乡村的“诉江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听说大法弟子都在起诉祸国殃民的恶首江泽民,我们这些住在边远农村的大法弟子真的很想参与。可是由于交通不便、文化水平低,再加上这阵子正赶上地里农活忙,我们真的感到很为难,不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几位城里的大法弟子来了,他们介绍了大概情况后,给我们看了他们邮寄出的“诉江”控告状样本、邮寄单据和地址等。我们真是高兴啊!最后都发出了自己的心声,成功向北京最高检、最高法邮寄诉状并全部被两高签收。下面是我们这段日子的真实经历:

某村大法弟子们:我们村有几位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无数的世人被谎言毒害,我们心里一直期盼着参与制止迫害,这次起诉江泽民真的是个大好机会,我们一定不错过。可是诉状咋写啊?我们不会。城里同修给我们他们写的模板让我们参考,我们几人白天忙完地里的农活,晚上就到一起商量,好几天过去了就是理不出头绪,真是着急啊。

有一天,城里的同修又来了,看到我们犯难,就让我们口述,他做记录然后帮我们整理,再到电脑上打字。我们几人你一句、我一句把自己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事实及曾遭受的骚扰迫害都说出来了,期间回想起修炼大法初期的美好时光,我们都禁不住感慨万千。

城里同修帮我们理清了顺序又调整了用词,然后开始到电脑上打字。就在还差两行打完的时候,突然一阵暴雨倾盆而下,伴随着震耳的雷声,电脑一下子黑屏了。我们出去一看,原来是全村都被雷击的停电了。这可怎么办好,想起诉这个大魔头还真是有干扰啊。此刻已是晚上五点多钟了,城里同修还要往回赶,他鼓励我们:“不要紧的,我都已经在这张纸上整理清楚了。固定的模板格式在电脑中,等来电时,你们把纸上这部份字打上去就行了。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到邮局去办理,千万不能再拖了,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我们知道城里同修说的对,无论多难,我们也要突破,这是我们的共同心愿。第二天一早,我们村的几位大法弟子都出发了(除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因身体实在不便,他坚定的要我们把他的诉状带上)。我们乘车一个多小时来到离我们最近的县城邮局,一進门,工作人员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就问:“你们要办理什么业务?”我们大声回答:“告状!”邮局的工作人员很吃惊,我们就把城里大法弟子给我们写好的邮寄方式和邮寄地址给他看,工作人员一看就明白了,笑呵呵的说:“是EMS快递,好,你们快填单子吧,一会车就来了正好拉走,要不就得等明天了。”

我们认认真真、一笔一画的照着样子填好单子,顺利邮寄出去,第二天就全都收到了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签收诉讼状的短信回执。

甲婆婆:我今年六十六岁了,丈夫去世的早,撇下三个孩子还欠下一笔债。原本我就体弱多病,事事依靠丈夫,这下子犹如天塌了一般。没有收入,又干不了能挣钱的苦力活,在农村怎么活下去呀。那时的我整日以泪洗面、迷迷糊糊、精神恍惚,一门心思想死,又放不下三个孩子。就在这时,一天我听说了法轮大法,我就想学。没想到一学这个功法,我整个人变了样,走路一身轻,全家的活我一个人都能干过来,活得也有意义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心,发动的这场迫害,由于当地政府和派出所人员不明白真相,经常到我家骚扰,找我儿子、儿媳逼他看着我,逼我放弃修炼。由于家人受到恐吓,惧怕邪党迫害,逼我不要再住在家里了。我孩子的大姑父也是炼法轮功的,他到我们家里来,孩子都不搭理他。后来孩子的大姑父被非法劳教三年,家里亲朋好友更害怕了,逼我烧书等,对我施加更大的压力。我在社会和家庭的压力下,被迫离家出走了,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和修炼环境。村里的人被谎言毒害,都不用好眼看我,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人炼呢?当时想去北京也被拦着不让去,别提多痛苦了,今天我终于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心声,一定不能错过。

我想告状就要实实在在的,姓名、住址,电话、身份证号码一样也不能含糊,再把自己受益等心里话都写上。想的容易,可真拿起笔来就难坏我了,想的话落在纸上就写不出来。我就找来孙女用过的一本破旧字典,一边写一遍翻字典,用了好大的功夫也没写出几行。总觉的写的不行,第二天,我又到市里儿子家,让孙女帮我一起重新写,孙女也不会写的字我们就一起查字典,终于完成了我的心愿。我在诉状中写到:还法轮大法创始人和法轮大法清白,立即停止迫害,还大法弟子正常的修炼环境,我一个农村老太婆别无他求。

乙婆婆:我今年六十四岁了,一辈子体弱多病,最严重的是经常咳血,修炼后整个人大变样,也能干活了,家庭非常和睦,老伴放心、儿女省心。另外,我小时候一年书也没念过,不识字,可是修大法后我能通读大法书还能看相关资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信“真、善、忍”的好人恶毒攻击、疯狂迫害。不明真相的当地官员和警察到我家骚扰,逼我签字,我当时害怕了,明知法轮大法好也不敢炼了。

由于没有了修炼的环境,到了二零零四年我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老病复发,被家人送去医院,花了很多钱病也不见好转。我知道只有继续修炼这一条路可走,于是我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邪恶迫害使我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吃了不少苦。听说大家都在控告首恶江泽民,我想这是我多年的心愿啊。我不会写字,就口述让儿媳代笔,我们婆媳二人忙活好长时间,终于把我的心声表达出来,虽然歪歪扭扭的还有错别字,可是这都是我的真心话。

写完后,我托人帮我带到城里邮局邮出去了,我在电话里真诚的感谢帮助我的城里大法弟子,最后我的诉状被两高签收。

丙大姐: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传入我们这个边远的小村庄,我、三嫂、四哥、二姐俩口和儿子都相继开始学法轮功。每个人都从中受益良多,整个小村庄因法轮功而变的祥和、幸福。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我们宁静平和的生活被彻底打破,多次被骚扰绑架。我们家族中修炼法轮大法的六人中,除二姐夫走脱流离失所外,剩下的都被关押到当地劳教所。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健康的身体,在劳教所里被折磨的伤痕累累。我四哥回来后含冤离世了,我二姐家的儿子被绑架到劳教所时才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孩子,哪受得了劳教所的疯狂迫害,孩子被吓坏了,后来被劳教所的恶警利用。孩子丧失了理智,站到坏人一边去了,甚至对自己的亲舅舅(我四哥)恶语相加、讽刺挖苦。

十几年来,我们这个家族被迫害的很严重,村里的老百姓原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正在逐渐走入修炼,可是江泽民的疯狂迫害断送了村民们的幸福。

我听说“诉江”这件事后,下定决心一定参与。尽管地里的农活很忙,我急忙放下,乘客车赶到市里,在市里大法弟子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心愿。回家后,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梦中看到大蛤蟆蹬蹬腿死掉了。中国老百姓都传说江泽民是蛤蟆转生的 ,我想真的是到时候了。

丁大姐:我年轻时一身病,修大法后百病全无。我婆婆、娘家妈也都先后看了大法书,从中受益良多。我儿子、儿媳、孙子及我的兄弟姐妹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的也都相继看大法书。尤其我丈夫,原来是个大赌鬼,经常偷拿家里钱到外面狂赌,为此我俩不知干了多少仗。可是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丈夫给他二哥经济担保,他二哥还不上,丈夫被关到看守所。当时那里面非法关押了很多炼法轮功的人,丈夫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对人非常好,真正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心里升起了想学大法的心。回家后,丈夫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世界观发生了很大变化,家里经济状况也逐渐好转。

后来,当地派出所警察和镇政府官员经常到家骚扰,还把丈夫抓起来,我婆婆和娘家妈在长期的压力中,精神受到巨大打击,相继含冤离世。

今天听说诉江的事,我们家族八口人(我和丈夫、我二妹、小妹、弟媳、孙子,代为我婆婆和娘家妈),邮寄了诉状,成功到达北京最高检和最高法,都被签收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