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忻州逾百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江泽民集团及中共十六年的残酷打压迫害,目前已有超过六万法轮功学员维护自己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控告凶犯江泽民。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二日一周内,山西忻州有一百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参与控告江泽民。

这些法轮功学员中有工人、国家公务员和地方官员,很多是纯朴的农民,在他们的控告书中,描述了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真、善、忍”的内涵,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对人真诚、善良、宽容,家庭关系变得和睦,婆媳关系也融洽,邻里关系和谐,并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她们被非法抓捕、关押到洗脑班、劳教所,被非法判刑、勒索钱财,众多的家庭被拆散,有的流离失所,无论是法轮功学员本人还是他们的家人遭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

一次次非法关押判刑 狄美云遭摧残 家人承受巨大压力

狄美云女士,五十五岁,是一位售货员,她在控告书中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黑云滚滚,电视、报纸、广播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污蔑,对李洪志师父进行人身攻击,我去省政府给大法说句公道话。第二天,单位领导与几位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把我的大法书《转法轮》拿走。”之后,狄美云遭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身心遭摧残。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狄美云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狄美云女士说:“一次次的迫害,给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我的母亲病情加重,我的大嫂不到五十时,两人不幸都离世,我的儿子大学刚毕业,要去上海上班,工作几个月,为跑我的事,辞职在家,我年迈八旬的父亲常常为了我的事,整天不得安宁,生活在惊恐之中,每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孙秀峰修大法获得第二次生命 却遭江氏集团劳教迫害

孙秀峰,女,六十二岁。她在控告书中说:“我是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浑身是病,骨质增生、胆结石、胃病等,苦不堪言。修炼不到三个月,浑身的疾病奇迹般的好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孙秀峰经历了绑架、劳教,承受了巨大的精神与经济上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劳教,经受了非法搜身、任意打骂和各种侮辱人格的虐待,单位无理开除她,给她丈夫、儿子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经济损失很大。

陈建斌一家人共同控告首犯江泽民

陈建斌,男,三十四岁,修炼大法以后,不再有肠胃病,不再抽烟喝酒,身体变得很健康,与朋友、家人相处和睦。他的母亲王翠平,因腰疼(一个肾)、浮肿,生活不能自理,修炼大法后,身体所有病痛全部变好。

陈建斌的妻子吴小娇,二零一一年生宝宝的时候,落下的月子病,二零一二年开始修炼大法以后,全好了,而且从小偏头痛的毛病也随之消失。修炼前与婆婆相处不好,修炼大法以后,遇到事情时常找自己的不足,一家人相处很和睦。二零一三年,吴小娇的母亲武云花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此次,陈建斌夫妻和母亲,及岳母共同控告江泽民对他们一家人的迫害。陈建斌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多次被绑架,在洗脑班、看守所、“黑监狱”、劳教所或监狱被监管期间遭到了体罚和虐待,如多次面壁,戴手铐,打耳光,四根电警棍(三根十五万伏,一根五万伏)同时电击下巴,其中有两根电到没电为止。陈建斌的右手腕掰坏,导致现在也不能干重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陈建斌的母亲王翠平,也遭到多次非法关押,受到酷刑折磨,如经常关小禁闭,每天灌食,打掉牙齿,利用吸毒人员殴打,多次电警棍电击,多次铐背铐,王翠平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直到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