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修大法 始悟人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走入大法修炼仅一年零两个月的新学员,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种种神奇和超常,证实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师父讲的都是千真万确的,大法更是在短短的时间里,从新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我,把我从一个有种种恶习的人变成了现在的贤妻良母。下面我向师父汇报一下我一年来的修炼经历,并与同修们分享。

一、修大法 始悟人生

我能与大法结缘是源于我的亲家母,她全家都修炼大法。记得那是在修炼前的二十多天,我身体很不舒服,高血压、血糖高,我头昏目眩,浑身无力,当时还有很严重的感冒,我就去输了五天液,一点没见好转。没办法,我就去了一个大法弟子开的诊所,问他我输了这么多天液没见一点好转,怎么办?他告诉我:“你去找你亲家母去。”我当时很纳闷,心想:她又不是医生,我找她干嘛?

可能是我的得法机缘到了,正好亲家母听说我病了就来看我。她让我看师父的讲法,我说这管用吗?亲家母说:“管用。”我半信半疑的跟着亲家母去了她家。她先给我放“神韵”、“风雨天地行”等光盘,我当时看的时候闹心,根本坐不住,什么也没看進去,而且受党文化及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我当时根本不信。当晚就回家了。

第二天,亲家母又来找我,让我去听师父讲法,碍于情面,我跟着去了。结果听师父讲法时只听了三、五分钟我就睡着了,接下来的八讲,我都是这样一直在睡觉。但就是这样的状态,听到第三讲时,师父给我下了法轮,我当时就感到肚子里有东西动来动去的,后来问同修才知道是法轮。在听法的第四天我就不晕了,身体感觉好多了,我就把所有的药都停了。

听完第一遍师父讲法后,我要求再听一遍。听第二遍时,虽然人还在睡觉,但耳朵却听的清清楚楚。第三天看师父讲法时,突然脑袋里“嘎巴、嘎巴”的响,声音很大,就像是一块坚硬的混凝土块碎裂之后往下掉。这样持续了有两、三分钟。我问亲家母,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脑袋。

在听师父讲法大约二十天左右时,在师父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时,我就感到我的天目部位有两扇大门咣当一下关上了,还上了一把大锁。我后来悟到是师父在给我修补,可能我的天目以前伤的很厉害。修炼一段时间师父才又给我的天目打开了。

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后,亲家母教我炼功。一上来我就双盘了二十分钟。修炼了三、四个月左右,我就可以双盘四十分钟,半年左右突破了一个小时,现在已可以双盘一个半小时,腿基本不痛。但刚开始炼功时,腿痛的简直剜心透骨,但不管怎么痛,我心里就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疼折了我也不拿下来。有时师父会加持我,让我定住了一样,腿根本也拿不下来。

刚开始炼抱轮时,每当我累的快坚持不住时,就感觉法轮在我手指上给我调整,然后我就不累了。有时炼功时能看见师父穿着黄色的炼功服在我身边,当我动作不准确时,师父会给我纠正,我这边身体的表现就是炼功时手或胳膊等会动,直到动作调整到准确了为止。

一次我炼抱轮时,全身的脉都连成了一片。炼完抱轮,我一点都不累,非常美妙。炼功过程中,我的主元神还和师父到另外空间的大海边去炼功了。

刚开始修炼不长时间,一次我打坐了四十多分钟,入定了。师父带我出去玩,我看见立体的大浪花,我在翻滚的浪尖上坐着炼功,还看到高大的竹子,我在竹叶上坐着炼功,还看到辽阔的大草原,美丽极了。还看到了另外空间美丽壮观的亭台楼阁,我和十几个人在里面读法,师父在我们身边慈悲的看着我们微笑。和我一起读法的几个人中,就有我亲家母和我身边认识的一位同修,她们这时都穿着美丽的古装衣服,都变成七、八岁小孩的模样。这时的我显现的是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现实中我五十岁),但在那个空间体型却很小。我还冲破了两层象花岗岩一样的物质向上飞。

在我修炼三个多月时,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就感到我的头、五脏六腑及身体里面都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身体好像只剩下一张皮,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天晚上在梦中,看见师父把一摞一摞的大法书往我整个身体里面打。醒来我与同修切磋悟到,我应该多学法,身体里只装法。因为在此之前我只有《转法轮》这本书,而且看的也很少,每天只看几页,其他大法书都没有。悟到后没几天,恰巧就有同修给我拿来了很多师父在国外的讲法。从那以后我就大量学法,到最近两个月左右,我每天学法将近四个小时,炼两个小时的功。

就在我学法很少、身体感到空空的那段时间之前,我看见在我的腰部有一个干瘦干瘦的手掌大的小孩,手里始终攥着一根绳子,绳子是从上面下来的,我看不到这根绳子的头,绳子上面写着“真善忍、正念正行”。当我精進时,这个小孩也跟着精神起来了,当我不精進的时候,小孩也很干枯萎靡不振的样子。当我开始大量学法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小孩了。

在修炼三、四个月左右时,一次打坐中看到师父是位白胡子老人的形像,而我则变成了一个三、四岁小孩,爬到师父的肩头上拽着师父的胡子玩,当时心里还很疑惑:这是师父吗?我师父不是这样的呀?就问:您是李洪志师父吗?师父就捻着胡子笑,我当时心里就知道了是师父。

在我修炼五个多月时,由于悟性差,没认识到杀生的严重性。一天我买了几斤活鲫鱼,把鱼收拾好做熟了。当天晚上炼抱轮时,突然一条一条的死鱼“啪啪”落在我面前,一会在我面前就堆了很多,而且这些鱼都是被开膛破肚的,很惨的样子。我当时还很疑惑,哪来的死鱼呀?这时死鱼就说话了:我疼着呢。它一说疼,我的锁骨就跟着象针扎似的疼起来。我才悟到这是我今天杀的鱼。

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让我和这些鱼善解。在打坐时,我就和这些鱼说善解,我一说完善解,就看到我正在结印的手心里都是水,那些小鱼在我的手心里欢快的游着,我一抬手这些鱼都流入了大海。

还有一次我家里闹耗子,我就买了粘耗子的粘板,粘到一大一小两个耗子,我就把它们扔了。打坐时,我看到了那两个耗子很可怜的畏缩在一个小土坡上,我还看到了上次我善解的小鱼还在很欢快的游着。当时没想到要和那两只耗子善解,在同修帮我写稿时,和我切磋应该善解它们。

在修炼四、五个月时,有两个和我一起炼功的同修,她们当时不知何故炼功的时候总是打嗝,影响我炼功,我很反感,炼完功后我就很不客气的对这两位同修说:“你们炼功老打嗝,影响别人,你们知道吗?”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第二天抱轮时,师父法身对我说:“你是新学员,不应该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老弟子,即使她们有错,你也不应该嘴巴不饶人的这样说她们,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吗?”我说:“师父,我错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炼完功后我就去给那两位同修赔礼道歉,同修也原谅了我。

修炼是严肃的,不时都会有考验。前段时间我经历了一次“不二法门”的严肃考验。在我四、五岁时,那时还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家旁边住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大人们都叫他老道,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一天在没有任何人在的情况下,他突然在我面前从地上飞到墙上,又飞到房顶上。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用眼睛看着我,一句话没说。那时我太小,也不知怎么回事。在我上小学以后,那个老头突然失踪了,谁也不知他上哪去了。以后我再也没见到他。直到我修炼大法五个月左右时,一天学法时,他突然飞進我的脑袋里。在我打坐时,他又飞進我的脑中,让我跟他走,收我当徒弟,我当时很坚决的回绝了他,我说:“我不会跟你走,我有师父,我就学大法。”他后来又来了两、三次,每次都让我跟他走,每次我都回绝了。

一次我心性守不住,和同修发生了很大的矛盾,竟然气的让同修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拿走,说不学了。过后我悟到我错了。我发自内心和师父说:“我什么心都不要,只留一颗慈悲心。”随着我的这一念发出,我看见从我心里分出很多枝杈,每一个杈上都是一颗黑糊糊的执着心,我一把都把它们揪过来,连根拔起,在手心里一搓,这些执着心都成了粉末,我一吹什么都没有了。从那以后我就发现我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

在修炼中,师父还给我显示了一些过去世转生中的一些因缘关系,及和师父结缘的一些故事。例如,一次打坐中,我看到我今世的丈夫在某一世中不知何故正在疯狂的殴打我,拧着我的胳膊,用脚使劲的踹我。显现到今世就是被他拧过的这只胳膊没劲,往高处举时伸不直,只能伸一半(学大法后彻底好了),而且今生我和丈夫总吵架,总是看不上他,原来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师父还给我显现,在古代某一世中,那是一个古战场,战斗非常惨烈,师父是我们的首领,我和六个勇士一起保护着师父,后来我被敌人砍了几剑,倒地身亡。

二、修大法 脱胎换骨

修炼法轮功前,虽然我是女人,但抽烟、喝酒、跳舞、打麻将样样在行,一天两包烟,抽了二十年,没日没夜的打麻将、推牌九、斗地主……根本不管家,也不做家务,常年和丈夫吵架,关系闹的很僵。

修炼后不长时间,我就把这些恶习都戒掉了,以前从来没上过班的我开始上班了,也不再和丈夫吵架了,因为丈夫耳朵有点聋,我以前很看不上他,现在我善待丈夫,即使丈夫对我大吵大嚷,我也忍着不吱声。我以前的高血压、血糖高等疾病也彻底好了。以前所有了解我的人都很惊讶我的变化。

因为我的得法,丈夫和女儿也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丈夫以前得了脑梗,头晕的什么也干不了,还流口水,经常跑医院,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修炼后都好了。

我原来有过一次婚姻,那时因脾气不好,和前婆婆及大姑子经常吵架,积怨很深,根本不和婆婆来往,一提起对方都恨的咬牙。离婚之后更是有二十多年毫无来往。

女儿结婚之后,婆婆和大姑子想来看看我女儿,但担心我不搭理她们,会很尴尬。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说学大法了,一切都应该善解。开始我还有点怨恨心,思想里想不通。后来我悟到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是应该化解一切恩怨。婆婆和大姑姐来的前一天,我就买了排骨、菜等东西做好了等她们来时吃。她们来的那天,在去和她们见面的路上我心里就和师父说:请师父帮我,我一定要对她们慈悲。一進门,看到二十多年不见的婆婆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大姑子也老了很多,不觉心里很难受,对着婆婆叫了声妈就抱着她哭了,婆婆和大姑子也哭了。婆婆说没想到我变得这么好。此后大姑子还有缘得了法。

婆婆走后过了一段时间,女儿要回去看望奶奶,亲家母想去救度我的前夫及前婆婆等人,就随着一起去了,婆婆一见面就和亲家母说:“我真没想到她(指我)能变得这么好!”亲家母说:“这都是大法的神奇,否则你们娘俩的怨恨不但这辈子解不开,下辈子也解不开。”婆婆拍着手说:“哎呦,我可真想不到,可了不得,做梦没想到她能变得这么好,你们师父真有本事!”

虽然我得法晚,但我不执着能否当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大法需要我做的事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做好,更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自己修好,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