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一周内250人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明慧网统计,从五月到七月九日止,已有逾六万人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对法轮功迫害罪行。其中从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二日一周内,内蒙古赤峰市250人(191案例)控告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卜国琴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因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警察绑架……三个月后,我被转入图牧吉劳教所继续迫害……这一次我被非法关押一年。警察残酷的迫害了我的肉体和精神,也摧毁了我的家庭,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的丈夫出于对这场迫害的恐惧,而到看守所里和我办理了离婚的手续。我回到家后,迫害还在继续,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来警察不停地打探我的消息。”“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但使我遭遇了身心折磨、人格践踏、长期生活在恐慌和忧虑之中,也残酷的摧残了我的亲朋好友的心灵。”

当年二十四岁的控告人王晓东(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在图牧吉劳教所期间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由于不接受警察苏宏的洗脑迫害,苏宏将王晓东叫到一个办公室,电击王晓东的嘴,王晓东的嘴被电击的严重肿胀变形,流黄水,造成的电击疤痕直至现在依然存在。图牧吉劳教所的警察王立伟曾和王晓东说:咱们无冤无仇,你要找就找江泽民吧。

二零零六年六月,王晓东在辽宁省朝阳市再次被赤峰市公安局、红山区公安分局和朝阳市公安局联合绑架,送到图牧吉劳教所被拒收后,红山区公安分局又将其转入五原劳教所,在五原劳教所王晓东被非法劳教三年。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春悦又给五原劳教所打电话,让王晓东死在五原劳教所里。由于长时间的插鼻饲管,王晓东回到家后,经常出现胃反流的后遗症。

五十七岁的幼儿园教师马洪慧控告说:“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钟,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六一零’高延国、王立新,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田立成、李宏柱、高树军,还有林西县公安局警察等多人非法绑架我(马洪慧)和妻子郑桂芝,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多种个人财物,价值肆万余元,还有现金七千四百元(是给我儿子准备的学费和生活费)。”“非法关押数月后,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非法秘密开庭,连家人都不知道。赤峰市巴林左旗法院对我们进行了非法庭审,我妻子被枉判三年,我被枉判‘判三缓四’。”“我妻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最后被迫害的原来一百三十来斤体重,只剩下八十斤。在监狱被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半个身子麻得不好使,腿疼,连衣服自己都不能洗。心脏病严重了就休克,在监狱里休克多次,即使这样监狱都不放人。”

五十八岁的刘海霞女士控告说:“二零一四年夏天,我正去上班的路上,突然一个人叫我的名字,我一回头,他说:咱们是老同学,我说干啥,他说上车再说。直接把我送到洗脑班拘留十天。……抓了放,放了再抓,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心里,这样给了我及我们的家人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于丽华女士说:“(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每天除了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奴役外,还强制转化,逼迫我们放弃信仰。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使我左手大拇指关节骨头突起,不能自由伸屈并且伴着钻心的疼痛。强迫转化期间,给我戴上手铐拖到严管队,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与人交流,十一天十一宿不让睡觉……还有一次,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有数名男警察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打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猛烈的踢我头部及全身,使我浑身伤痕累累,头发成绺被拽掉并在前额头踢出了个鸡蛋大小的包。之后又有两名男警察把我拖到严管队用手铐吊到上下铺的上铺床头,只有脚尖能点地,又来一名警察凶狠的煽我耳光……”

六十五岁的王玉环老太太控告说:“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中午十二点多,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元宝山区刑警大队、建昌营村派出所有七、八个警察闯到我家非法绑架了我们夫妇,并入室抢劫,把家翻了个底朝天,包括农家厕所都没放过,抢走了大量个人财产及崭新的十元、五元人民币上万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万多元……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赤峰市元宝山区法院,对我丈夫贾广林枉判三年半。并未通知家属,当家属拿到判决书时,已经错过了上诉期。现在被关在内蒙古赤峰市第四监狱。”“在非法庭审时,贾广林身体非常虚弱,瘦的已经不象样,胡子、头发都很长,在法庭上腰都直不起来,站也站不稳踉踉跄跄……还被戴上手铐、脚镣……”

五十八岁的郑华女士控告说:“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被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一进劳教所我就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一进劳教所就被强迫检查身体,检查完身体我就被直接关进劳教所的小号里,被强迫洗脑,有包夹跟着我,我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包夹不让我和任何人说话,我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拒绝洗脑就一直不让我睡觉,强迫我罚站,直到有一天我的身体承受到极点,失去知觉栽倒在地……我的身体被迫害的呈严重病态:心脏病,高血压,大出血。”

“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致使我们全家及亲朋身心受到巨大的残害,用语言无以言表被迫害者身心受到的巨大创伤。十多年的迫害使我们遭受了残酷的身心折磨、人格践踏、长期生活在恐惧和忧虑之中,这段岁月长达十多年之久,是普通人无法面对和承受的。而这一切痛苦和迫害的根源都来自于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泽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