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莲春狱中生死未卜 父母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狱警叫来三个结实的女犯,当着我们的面把瘦弱的女儿紧抓住椅子扶手的手拨开,强行把她拖出会见室,女儿大声地对我们喊:‘起诉监狱!’”——这一幕是云南蒙自县法轮功学员何莲春的父亲和妹妹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最后一次见女儿的情景。

何莲春曾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七年,第二次于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遭受到严管、毒打、灌药等迫害,几次生命垂危。何莲春的父母曾担心地表示:“女儿能活着出来吗?”

鉴于江泽民是发动迫害的元凶,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何莲春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以下是选自何莲春的父母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中的部分内容。

法轮大法给了何莲春第二次生命

我女儿何莲春十五岁时就身患心慌、胸闷、呼吸困难、胃痛、肝胆痛、坐骨神经痛、痛经、腰痛、头痛、全身痛、从上小学时就患有便秘(五~六天一次),在四个月时耳朵流脓,年年发作,一直未好。一到冬天胸部和坐骨神经疼痛难忍,每天晚上因坐骨神经疼痛难忍使她无法入睡,要用拳头用力捶打才稍有好转,走遍了云南省大大小小的医院,女儿的病也不见好转,她勉强上到初三还没有毕业就休学了。

一九九六年七月,有幸遇到《转法轮》一书,当时昆明市各大院校、公园、广场处处可见炼法轮功的人群,听说祛病健身有奇效,医院看不好的各种疑难重症都有炼好的。何莲春如获至宝,捧起《转法轮》便认真读起来,就在她学炼法轮功的第一天,便秘就消失了。在很短时间内,她所有的病就痊愈了,一下子丢掉了十多年的药罐子。可那漫长的、度日如年的、生不如死的带病的日子,莲春终身都无法忘记!她说:“这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是法轮功救了我,给了我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狱中遭残酷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女儿何莲春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七年,现仍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第六监区。她不放弃信仰,不“转化”、不认罪,在狱中一直被刑事犯二十四小时包夹、长时间坐小板凳、关禁闭,限制上厕所、不给洗漱,受尽种种酷刑折磨、虐待,强行灌药致使她满口的牙齿松动、脱落,曾几次生命垂危。女儿莲春不堪忍受这种种迫害,多次绝食抗议,监狱对她暴力灌食,插管导致她的内脏很多器官都有损伤;由于不按狱警要求报告就不让上厕所,长期憋尿,大小便早已不正常。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女儿莲春在狱中第六次绝食反迫害,监狱一直对她采取强制措施,拒绝我们家属会见,对我们隐瞒实情,直到她绝食两个月以后,身体极度虚弱才通知我们去看她。

五月十二日,她已经绝食第九十天,时至我写诉状的今日,是我们亲人最后一次见到她,她整个人早已经消瘦的变形了,四月份时就得知她的体重就只有三十多公斤(原来有五十多公斤),白细胞只有两点八克,随时有生命危险。

五月十二日这天,女儿告诉我们:昨天和今天监狱指使刑事罪犯掐着她的脖子从嘴巴野蛮灌食,气都喘不过来,下巴这一块,牙齿这些都还在疼痛;包夹她的犯人还曾经用暴力打她的肚子和头部,打到施暴者的手都痛了,又脱下鞋子来继续毒打她,包夹打她是关起门来的,任她怎么喊叫都没人搭理。还有刑事犯用枕头捂住她的嘴和鼻子,让她喘不过气来。一个名叫朱石新的犯人用凳子毒打她至凳子都打烂掉。

由于她跟我们说里面被迫害的情况,狱警一次次的按断电话,时间未到便终止我们谈话,我们拒绝狱警的无理,都不愿离开,狱警便叫来三个结实的女犯当着我们的面把瘦弱的女儿紧抓住椅子扶手的手拨开,强行把她拖出会见室,女儿便大声的对我们喊:“起诉监狱!!!”

之后监狱一直非法剥夺我们家属及律师的会见权利,封锁消息,如今女儿生死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8/何莲春狱中生死未卜-父母控告元凶江泽民-312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