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二十位诉江公民被骚扰、绑架、抄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份以来,吉林市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者发起的长达十六年的群体灭绝性迫害,要求司法机关立案,依法追究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可就在六月份,吉林市各邮政部门践踏法律,剥夺民众的邮寄权利,不给办理法轮功学员的控告邮件,导致投诉江泽民的控告信邮件不能准时到达最高检、最高法。更加恶劣的是警察上门骚扰、绑架、抄家、蹲坑抓捕投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

七月一日上午,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玉芹、李亚芹、李秀芹三姐妹在吉林市邮递诉江信受阻,就去长春市邮,在邮递中被警察绑架,七月二日上午李秀芹的家被非法抄家。三姐妹现被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看守所。

六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吉林市龙潭区土城子派出所三人还有一名公检法人员,将龙潭区龙新家园法轮功学员燕电芳、赵淑范夫妇绑架到土城子派出所,并抄家,抢走多本法轮功书籍、小广播一个。到派出所警察盘问,诉江材料哪来的,是谁给你邮的。夫妇俩说不知道。当天半夜两人被放回。

自六月中旬起仅吉林市就有近二十人被绑架,被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罪名关进拘留所、洗脑班;被扣上“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关进看守所,面临被判刑。

家属聘请律师到办案单位了解情况,派出所一律不接待,竟然说不知道、警察还拿枪吓唬家属和律师,不给找办案人,企图黑箱操作迫害好人。

起诉首恶江泽民 恶人惊恐

法轮功学员杨明艳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被吉林市高新区“610”绑架,前一天,当地派出所在得知杨明艳已邮寄诉江控告书的情况下,以查户口为名,打电话问她家情况,第二天就去她家实施绑架,先被关押在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同时家也被抄,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外置刻录机一台,切纸刀两台。还有一套大法书等其他物品。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妄图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梁宝范,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被昌邑区延安路派出所及国保便衣以冒充维修网络人员以维修宽带为名将梁宝范从工作单位骗到家中,八名警察在检查其网络有明慧信息后将他绑架,问他如何在明慧网上发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并说他在起诉江泽民活动中起带动号召作用,然后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化洗脑七天后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强加罪名“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妄图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王文君,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下午在家中,有二十多便衣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六十多岁的王文君,非法抄走大法书二十多本、两部手机、废手机四部、二部手提电脑、一个台式电脑,把王文君强行绑架到临江派出所,问起诉江泽民的事,问是从哪里得知的起诉江泽民的消息?在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蓝色便衣,他们自称: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警,现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实施酷刑的地方),基地有辣椒水,还有老虎凳,他们让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体器官图,还有人躺着开膛破肚的照片,他们说:“你这么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

王文君老人被惊吓的失去知觉。过来一个人摸了摸王文君的脉搏,有一个年岁大的人要给王文君戴手铐;一个年轻的说,别带了,真出事了怕抢救不过来。第二天早上让王文君签字承认犯罪,王文君不签字,然后送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关了八天。六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送到临江派出所,下午有一帮便衣,抓着王文君老人的头,打王文君,一个嘴巴把她打出好远,然后又说用电棍电王文君。他们说:“你再不签字,就电你”。王文君老人在恐吓和惊吓中就签字了。王文君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图谋非法判刑。

律师介入公安阶段了解案情 派出所人员称“不知道,没这事”

梁宝范和王文君的家属反迫害,聘请了维权律师为其主持正义。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许付桂与路云龙律师前往吉林市临江派出所,了解因起诉江泽民被绑架的王文君老人,一楼接待民警告之去三楼内勤,内勤听说是法轮功学员案件,一问三不知,所长、副所长均不知去向,律师与家属与其理论时,来了一名警察,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后经查询此人名字叫徐彦,是王文君冤案的办案人),态度恶劣,拿枪比划,引起律师与家属愤怒,与他们发生争执,警察自知理亏,最后不吱声了,但拒不告知办案人姓名。

许付桂与路云龙律师离开临江派出所又前往吉林市延安街派出所,延安街派出所门外有个门卫警察,不让律师进(内设防盗门),电话联系到李姓副所长,律师说明情况,副所长说:没有这事,就挂电话了,再就找不到人了。

王文君冤案办案人:徐彦
王文君冤案办案人:徐彦
手拿手枪的警察:徐彦
手拿手枪的警察:徐彦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吉林市延安街派出所:李姓副所长;王文君冤案办案人:徐彦; 延安街派出所办公电话:0432—64873707

法轮功学员王淑珍,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晚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和长春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三台打印机及其他物品。王淑珍走脱,目前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许传林、郑明霞夫妇。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许传林、郑明霞夫妇被绑架,家中被非法抄家。妻子郑明霞走脱。

法轮功学员邢春荣、焦秀萍、邢春燕、梁玉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吉林市国保大队警察在尚都东郡十七号楼五单元五楼右门,法轮功学员邢春荣的家蹲坑,法轮功学员焦秀萍到邢春荣家办事被绑架,一女同修在楼下看孩子,也被绑架到延安街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女同修走脱,警察问完焦秀萍姓名就让她回家了。

同一天的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四点半,吉林市国保大队四、五警察在江南小商品批发商场绑架了下班正要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邢春燕(胖丫)和梁玉玲。警察用抢来的邢春燕家钥匙到昌邑区尚都东郡邢春燕家私自打开房门,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全套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屋内被翻的一片狼藉。现邢春燕、邢春荣姐妹俩被绑架到哪里不知道。

法轮功学员杜丽梅、于芳: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丽梅、于芳被绑架到丰满公安分局。七月三日早上于芳的家被非法抄家,家属才得知杜丽梅、于芳被绑架。这是她们一起控告江泽民后被绑架的。

法轮功学员刘瑞云、陶亚威: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号早九点三十分,家住吉林市龙新家园三十二号楼二单元十四号的法轮功学员刘瑞云、陶亚威家楼下来了一辆警车,三、四个人上楼敲门,无人开门。过一小时后又来一辆警车,几人上楼敲门,无人开门后问邻居刘家都有什么人。邻居说:“就老俩口”。又问:昨天晚上回来人没有。邻居说:“现在她不在家,一般上午都不在家,她下午一、二点钟才回家”。这伙人才走了。

一周前的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陶亚威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问刘瑞云是不是他妻子,陶亚威回答说:“是”并问对方什么事,对方说让刘瑞云按手印(退休),陶亚威问去哪?对方蛮横的说:“这事还用我操心吗”,然后挂断电话,再打过去就没人接了。现在看都是骗局,是在核对什么。结果一周后到家中绑架。现在刘瑞云夫妇流离失所在外

另外还有徐敏、张俊云、赵秋梅等法轮功学员家被骚扰。

再次奉劝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立即停止做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只要参与了迫害,都逃脱不了正义的法网。通过起诉江泽民,是让还在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和基层执行者看到,无论什么人,无论职位大小,只要犯下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以此警示他们,悬崖勒马、弃暗投明、将功折罪。这是对你们最大的慈悲。

起诉罪恶之首江泽民,将法网向这个犯下滔天罪行的恶首收紧,是让法庭回归正义、让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再现的正义之举,顺天意,应人心,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应该加入到这场惩恶扬善的世纪大审判中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