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连云港市仲崇宾因控告江泽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江苏连云港市仲崇宾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全部被非法抄家,至今,仲崇宾和袁春莉两人仍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仲进军被非法拘留十三天,期间被要求抽血,被她严正拒绝;姚兴英、徐龙彪、徐如花、郭加富于绑架的当天下午回家。

仲进军回家后,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她作为仲崇宾的大姐,与仲崇宾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夏正艳及袁春莉的母亲姚兴英三人一起去要人,“610”的孔杰推脱,说什么:我管不了这个事情,他们做了违法的事情,那法院、检察院他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说了几句推脱的话走了,不再见她们。

仲崇宾先生,一九六一年生,空军雷达兵第五十二团退役军人,退役后,就职于连云港市法律事务中心。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被《转法轮》的法理深深折服。修炼一个月后,就遭遇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栽赃陷害。仲崇宾先生因为始终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而一直被严重迫害,承受着常人承受不了的痛苦折磨。

仲崇宾
仲崇宾

一、被关派出所闷热的小平顶水泥房,人站不直

二零零零年七月末,新海派出所恶警绑架了仲崇宾,把他关押在派出所一个低矮的小平顶水泥房内两天一夜。派出所专门那种小平顶水泥房,一间一间的,很小,人关进去之后,站不直,太阳晒的很热,有三十八、九度,一般人呆半小时都受不了。仲崇宾看见外面那个警察,在外面吹着电风扇还热得不得了,他却蹲在那样闷热的小房子里头两天。

二、非法劳教两年,被抓走时儿子还未满月,想起那幕亲人至今心碎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连云港“610”伙同路南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将仲崇宾非法抓捕,并非法野蛮抄家。

天气很冷,妻子还在坐月子,儿子生下来才二十九天,没有人照顾,又天寒地冻的,想起那一幕,亲人至今都很心酸。后来,在仲崇宾姐姐们的帮助下,才熬过那段艰苦的日子。

1.刑讯逼供——新浦分局刑警队十多天的酷刑折磨

新浦区“610”孔杰指使新浦分局刑警队恶警对仲崇宾酷刑折磨,为防止他反抗,施刑前给他的双脚戴上重镣,并残忍地用手铐铐住他的手掌,用力往上拉,手掌立刻血肉模糊。俗话说,十指连心,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穷尽人类语言也无法形容,直到现在仲崇宾的双手虎口处,还可以看到明显的疤痕。仲崇宾每天从早上八点被刑讯逼供到后半夜,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十多天。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2.被方强劳教所折磨得不成人样

刑讯逼供十几天后,仲崇宾被劫入连云港市看守所,被看守所囚禁九个月后,又被劫持进江苏盐城大丰方强劳教所迫害。

在连云港市看守所,仲崇宾不慎将膝盖骨摔成粉碎性骨折,看守所将他弄到医院做手术,还没恢复,就把他绑架进方强劳教所迫害。在方强劳教所那种恶劣的条件和严酷的环境下,以后又感染、化脓。

恶警为逼迫仲崇宾放弃信仰,采用各种卑鄙的手法迫害他,包括“往伤口上撒盐”,用力捣他那伤的粉碎性骨折的腿,令仲崇宾疼得死去活来……,据说,还被用冷水浇淋。可谓从精神和肉体上对他进行双重摧残折磨。遭受了好多酷刑,被折磨、被打得很厉害。

二零零四年,他从劳教所被迫害出来后,牙都不整齐了,都不成人样了。

三、从劳教黑窝出来半年后,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仲崇宾从劳教所黑窝出来半年后,再次被新浦区“610”恶警仰广武、孔杰绑架,被秘密劫持到五千年大酒店一个全封闭式的房间内,双手一直被铐手铐,恶人还故意将空调打到18℃,强迫仲崇宾在空调下面吹冷风,冻得他浑身发抖。据悉,那次同时遭难的还有焦加乾、赵旭辉、刘树业和于耀。

被如此折磨约二十天后,仲崇宾再次被劫入连云港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囚禁于看守所半年后,过年前被劫持进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监狱。

非法庭审期间,从事法律工作的仲崇宾为自己辩护,他有理有据的辩护很令邪党人员惊慌,不断对他无理打断,但他还是坚持读完了自己的辩护词。新浦区法院被迫匆匆休庭,事后不顾事实、不惜出卖道德和良知,暗箱操作诬判四年,仲崇宾依法上诉至连云港市中级法院,但连云港中级法院与新浦区法院同流合污,坚持维持诬判。

四、在洪泽湖监狱,备受酷刑折磨的仲崇宾被逼到承受的极限

1.围殴

在洪泽湖监狱,因坚持炼功,被五个人围殴、打他一个人,他个子小又瘦,被折磨得象把干柴一样,其中一个围殴者个头很大,他穿着皮鞋站在仲崇宾的腿上,又跺又跳。因为念正,师父保护他,虽然被五个人围殴,他却没什么感觉,也没受什么伤。

2.被架着在地上拖着快速跑

在洪泽湖监狱,仲崇宾遭受的酷刑之一是几个犯人架着强行在地上拖着快速跑,每次都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3.殴打、长时间不给睡觉,再被轮流架着在外面跑,消耗他的体力

二零零八年四月,仲崇宾非法刑期快满时,因为所谓迎“奥运”,监狱加大了迫害力度。不但几个人打他一个人,而且长时间不给他睡觉,还要架着他跑,几个人轮流架着他在外面跑,消耗他的体力。

4.撞到墙角上,头就象撞到皮球上一样,被弹回来了

仲崇宾感到承受到了极限,他不想再承受,不想活了,他看准了一个墙角,攒足了劲往那墙角上撞,想猛的一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撞上去的时候,头就象撞到皮球上一样,被弹回来了,头也不觉得疼。他明白了,是师父在保护,不能寻死,修炼人不能自杀。虽然没撞出后果,但恶人看到他攒足了劲撞墙,也吓的够呛,不敢再对他怎样了。

当时,仲崇宾的大姐仲进军既要帮他带孩子,老父亲又得重病、胰腺癌,在医院住院,负担很重,听到弟弟这个事情之后,晚上睡不着觉,起来给他写了一封信,大体说,生命是很珍贵的,你的生命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全家的,你上有老父亲,下有妻子、儿子,还有哥哥姐姐,你不能这样草率。这封信仲崇宾没有直接看到,先给警察看了,一个女警察看到这封信后,当时就哭了。

5.到期不让回家,依然没有自由

仲崇宾冤狱到期,又为了所谓保证“奥运”,“610”将仲崇宾继续劫持,专门租了一个宾馆,五个人看着他一个人,不给他自由,又无故拘禁了二十多天,才让他回家。

五、仲崇宾的儿子乐乐:想要有个固定住的地方

仲崇宾的儿子乐乐,还没满月,爸爸就被抓,之后六、七年的时间,被亲人们轮流带大,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孩子,对他既喜爱又心疼。仲崇宾一次又一次被抓,孩子的母亲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带着法院的人到监狱办了离婚,仲崇宾很理解地签了字,这是江泽民迫害制造的家庭悲剧。那时候乐乐才三、四岁。

仲崇宾的儿子乐乐:想要有个固定住的地方
仲崇宾的儿子乐乐:想要有个固定住的地方

小孩真的很可怜,那时就是这个带一会儿,那个带一会儿,他想安定下来。一天,孩子躺在他大姑的怀里说:大姑,我就跟你过吧,我想有个固定住的地方,我不想跑来跑去的。大姑心里很感动,说:好的,大姑不走了,大姑就带着你过。然而,这个话说过没多久,大姑仲进军的女儿在北京被绑架(后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大姑又离开他了,去北京。

乐乐眼巴巴的看着大姑,不理解,很不理解:大姑,你不是说不走的吗,怎么又走了?

现在,乐乐已到了上初一的年龄,刚过了没多久安定的生活,爸爸又被绑架,乐乐,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快乐起来呢。全中国还有多少象乐乐这样无辜、可怜的孩子,因为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失去了父母的呵护、家庭的温暖,有的甚至永远失去了父母,在成长历程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灵创伤。

六、后记

这一切不幸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江泽民违法违宪,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造成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精神病院摧残、洗脑班折磨,更有甚者,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控告江泽民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奉劝连云港市及新浦区“610”、国保大队人员审时度势,顺应历史潮流,释放被关押的控江民众,不要再做历史的罪人,为迫害元凶江泽民这个人渣败类、卖国汉奸做炮灰、背黑锅,早日明白真相,明辨是非,分清善恶,做出对自己和对自己的家人负责任的选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