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二字让我心头一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九六年有缘得法开始修炼。在得法前我被多种疾病缠身,严重的气管炎,便血、半身麻木等折磨的我脸色发青,浑身无力。就这样的身体,还整天与老伴吵架。因家境贫困,也不敢想去医院看看,只能在痛苦中煎熬。可是不管怎么难受,冥冥之中我心里总有一念:总有一天有人会救我。

有一天,有个亲戚来见我,第一句话就说:“婶子,炼炼法轮功吧。”我问:“管啥的?”她说:“啥都管,炼了就知道。”我一口答应。当天晚上就去听了师父的讲法,听了几个晚上,我好象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就是救我的大法。特别是听到“修炼”两个字,真的让我一震,觉得并不陌生,并感到很亲切。

说到这还有一段小故事:我从小就失去了母亲,总爱到一个八十多岁的单身老太太家去玩,听她给我们讲故事。有一个故事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她说:“多少辈子前有人修炼的事情,以后呀,还有呢,你们几个谁能修呀?”当时四、五个女孩在场,什么都不懂的我竟脱口而出:“我修!”那时幼小的我为什么对修炼一词那么兴奋和激动?现在才明白,我的生命就是为修大法而来,生生世世的轮回,为得法轮大法来到人间。

师父说:“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1]师父还讲:“那么为什么就可以给修炼的人做呢?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1] “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1]。

听着师父的讲法,我修炼的心越发坚定了。在听法、学功的第六、七天的时候,我全身的病不知不觉地都没了,什么活都能干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却实实在在发生在我的身上,心里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泪水在眼里直打转,心里叨咕着:“我得救了,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李老师救了我!”全家人都替我高兴,大家都说:这功太好了!太神奇了!

学了大法,我知道怎样做人了,知道了为什么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过去心胸狭窄,自私自利,现在变得做事为别人着想。我的变化全村的人都看在眼里,学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

原来的学法点容不下,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和老伴商量借钱买了录音机。老伴去买录音机的路上还发生了一件事:老伴背着买回的录放机过小河时,因刚开春,小河上的冰还有,但冻的不结实,老伴一不小心掉進水里,没过膝盖。当时正好一个人路过,老伴喊他拽一把,那人头也不回地走了。等我老伴到家时,棉裤冻的邦邦硬。第二天老伴又出去办事,到小河那一看,昨天没帮他的那个人也掉到河里了,也喊“快拽我一把”。我老伴把他拉出来,把他背过去了。那人不好意思地说:还是你好呀。我老伴说:别看你不管我,我得管你,我家人是炼法轮功的,学的是“真善忍”,做好人,我也学会了。老伴回来告诉我这件事,我真为他高兴。

一次,村主任给每户发返回的玉米款,我拿家一数多出四百元。第二天我找到村主任说:“你昨天把钱给错了……”还没等我说完,村主任马上横眉竖目地大声说:“不可能的事情,再说,错了,你今天才找呀?昨天干啥了?”我笑着听他把话说完,我说:“是错了,你多给我四百元。”他愣了半天神,看了又看我才说:“你真是个好人。”后来他发现有好几户都给多了,他去找人家,那几户不但不退给他,还骂他。

一天我去集市买东西,找回一张五十元假币,老伴也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我俩商量,都同意把假币烧了,不能拿它去害别人。还没修炼的老伴说:“李老师教咱做一个好人,那咱就得实实在在的做。”

前段时间,儿子从外地打电话说,要他妹妹的高中毕业证,改改自己用,说可以涨工资。我对老伴说:“这事我可不同意,这是弄虚作假,是共产党那一套。”老伴打电话对儿子说:“你妈不同意你用假毕业证,你也知道,你妈学‘真善忍’的,你别为难她。”儿子也高兴地接受了,并说:“让我妈好好学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