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面对警察骚扰的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近日来,河北省蠡县个别乡镇出现警察、官员闯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吓、骚扰事件。这些人大多都是问:“你控告江泽民了吗?”或者“你签字了吗?”“你就说你没有控告,你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字就行了,按上手印就行了。”有的手里还拿着录音的东西。

参与诉江的大法弟子在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中,都坚定的走了过来,大法弟子们已经都成熟了。既然我们已经认定了现在是起诉江泽民的时候,也明白了今天起诉江泽民是制止迫害必定要走的一步,起诉江泽民是帮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重要方式之一,我们就决不会放过起诉江泽民的历史责任和机会。现在,我们既然敢于真名实姓,按手印、寄身份证复印件,有理有据的控告江泽民,就已经放下了生死和人间的一切。

但是不法人员也会使尽花招,他们见大法弟子不上当,就去私下找大法弟子的家人、村干部等,给他们施加压力。下面是我们接触到的几个被骚扰的同修的谈话和交流。

同修A堂堂正正,没有任何怕心

同修A:我们和这些警察以及各级官员之间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他们来了,正好是我们讲真相的好机会,平时去找他们,他们还不听呢。大法的弟子放下人心,抓紧一切机会救人。

那天,本村公安员到我家,问:“你告江泽民了吗?”答:“我告了,江泽民出卖国土,当过汉奸,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不该告吗?”然后,她就详细的讲了法轮功真相,那个公安员说:“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你给我把党退了吧。”还告诉公安员说:“咱村的法轮功标语都是你撕的吧,以后可千万别撕了,会遭报的。”

警察走后,同修A就去干活了。公安员找到同修A的儿子,一会儿儿子打来电话,问:“妈,你干什么了?”“没干什么,正在地里干活哪”。“你告谁了?”“我告江泽民了,怎么了,他们找你说什么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没有任何怕心,邪恶找不到空子可钻。儿子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公安局警察又到村书记家,同修A听说后,又到书记家,要求见见公安局的。书记说:“你见他们干啥?没事。”

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是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合理合法,堂堂正正,没有任何怕心,害怕的是邪恶。

同修B追着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早晨,有一个穿警服的还有三个便衣来到同修B家,问:“你是某某吗?”“是。”“你骂江泽民了吗?你签字了吗?”答:“我没骂江泽民,我告江泽民了。”“是你写的吗?手印是你的吗?名字是你签的吗?”答:“当然是我的手印、我签的名字,还有身份证号码,没有这个,不给立案。”

同修B说:“你们怎么还跟着江魔头迫害法轮功?你们是公务员吗?今年七月一号邪党不仅没有庆祝活动,还规定了上至主席,下至公务员就职时要向《宪法》宣誓:忠于人民,忠于国家,没有忠于邪党这一条了,以前不论干什么,都要把邪党放在国家和人民的前面;每年的‘七一’,都要大搞活动,今年的变化,大吧?以后更大!现当权者提出以宪治国,《宪法》规定公民有控告的权利,难道江泽民犯了法就不算犯法了吗?就不能控告了吗?公安机关应该保护公民控告的权利和隐私,帮助公民惩恶扬善。而你们现在在干什么?打击报复?不想想自己的退路吗?”

警察说:“我们没有退路,我们拿着共产党的工资,不干不行。”同修B告诉他们:“不是共产党给的工资,是人民给你的工资,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养活了你们。”四个警察连屋也没進,在院子了站了四、五分钟,听着同修B大声讲着真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呆不住了,赶紧溜走。

同修B追到门外,大声说:“你们别跟着江魔头跑了,留条后路吧。”他们赶紧说:“我们不跟它跑。”同修B又大声对围观的邻居们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六年了,现在大法弟子在控告江泽民了。”

同修B堂堂正正讲真相,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众生。但他反思整个过程,觉得不足之处是:没有把现在已有六万人控告江泽民的事实讲出来;还有就是没有认证他们的身份,就回答了他们的一些问话。应该首先问他们:“你们是谁?身份证和工作证要首先亮出来,这是我们谈话的前提和条件,否则不回答你们的一切问话。”

希望同修们引以为戒,不要警察和官员一问话我们就觉得必须回答。不是,我们要站在主角的地位上,首先要来人亮明身份。这本来就是警察办事的规定,是他们应该遵守的。只是这些年来,警察执法犯法,抄家、抓人都不亮身份,在邪党的迫害下,我们被动承受。现在从我们的心里,应该归正过来,警察应该依法办事,问我们什么或者進我们的家,首先要求他们亮出证件,说明来意。我们再考虑怎样回答。

大法弟子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们在最后的考验中,要抓住每一次机会修去人心,救度众生,不负万载难遇的历史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