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修心向内找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师父告诉弟子:“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当我们在关、难面前用人的办法去对待,那是越走路越窄,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死关。当按师父的教导去对待一切时,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十几年来,我一直在与同修A配合做大法救人的事,那真是得心应手,也做出了很多成果。每当我见到网上刊登出来的成果时,心里总是美滋滋的,甚至有时高兴的忘乎所以,对所出的成果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正由于此,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我和得力搭档的同修A之间插了一杠子。

两年前的一天,正当我沉浸在见到成果那一刻的兴奋之中,同修A突然来电话向我发了一顿很不中听的火,火中指责我向B同修讲了她家人的事。我当时被这莫名其妙、从天而降的火,砸的晕头转向,如同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我愣愣的站在那儿,老半天没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听过,更没有做过的事,怎么会突然怨到我身上来了呢?当我平静下来,仔细的分析后,认为她是误会了我。过几天就没事了。

可是半个月过去了,同修A一直没照面。我去了解B同修事情的经过,B同修讲她是随口问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家常事,没有一点其它意思。我又打电话向同修A说明我并没和B同修背后讲你半点事,再说我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可同修A就一口咬定我多嘴,背后传她家的事。为了跟她解释清楚,解除误会,我采用了各种方式,如打电话、写信、托亲朋好友去调解均无效,最后与老伴一起登门拜访,被拒之大门外。她对我产生了极大的成见,致使三个月没有往来。

这期间我虽然也在向内找自己,但很大的成份认为她误解了我,觉得她太犟了,只是一条死理走到底。我甚至感到自己受了极大的委屈、冤枉。为了尽快从矛盾中解脱出来,我连续看了三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通过看师父讲法我再次找自己的不足,如:我哪些地方做的对不起她啦,我哪句话伤害了啦?由于根子上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触及到,而是用常人的观念,找的全是皮毛的东西。

后来虽然经同修多次的调解,我们继续配合做大法所需要做的事,但心性并没有从法上提高上来。所以一难未过,又来一难,而且这一难更大。

半年后的一天,同修A找到我亲戚大哭一场,说B同修跟她讲我跟别人讲了她的一些很不中听的坏话,做了对不起同修A的事了等等。同修A一时承受不了,在我亲戚面前边哭边诉说,并表示以后不再跟我来往,从此一刀两断。亲戚同修经几方面了解,弄清了事情发生的经过:B同修把上次发生问题后我找自己哪方面对不起同修A的话传给了同修A,导致问题的重演并加深。

当我得知这件事情后,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激起了我对B同修愤愤不平的心、怨恨心、委屈心、维护自我的心,甚至记恨心一股脑的全上来了,认为B同修是在挑弄是非,挑拨我和同修A的关系。每当提起这件事情我就火冒三丈,学法炼功、发正念都静不下来了,睡不好也吃不下,甚至还找其他同修去诉苦,诉说B同修的所作所为连个常人都不如等等。那段时间也想不起来师父讲过的法,其实师父早已给我们讲过:“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做好就会被钻空子,也许在这方面需要这样去针对,才出现的。”[1]可自己完全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了。

我的这种心态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有一天,我偶然间听到同修在议论B同修因为腿痛下不来床了。这时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站在法上反复思考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B同修有她做的不足之处,可我是个修炼人,我的念头是带有能量的,往往一个不正的念头,可能就会给同修增加魔难,我这不就是在干坏事吗?我是在给难中的同修加难,而且我没修去的人心也全暴露出来了。我尽快的找来了当地法理上认识比较好的同修与我一起切磋。同修对事情的因由没有表态,只是谈了她遇到被冤屈时怎么过的关,她骑着电动车跑到无人的公路上,对着上天大喊:我不要怨恨心!从她的话中我体会到我应该如何去做了。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早晨给师父上完香后,便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我,我不要怨恨心、我不要怨恨心……并向师父发誓:我绝不走旧势力间隔大法弟子的路,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圆满跟师父回家。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的心慢慢平复下来了。时隔不长时间,我听说B同修的腿痛好了,我知道这与我扭转过来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我增加学法发正念的时间,逐渐的怨恨同修的心由减弱到最后完全平复下去了,现在与同修虽然相处如初了。但毕竟让我走了一段弯路。

通过不断深入学法,师父曾告诫过我们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错的是我 争什么”[2]。师父的话点醒了我,使我认识到自己是在向外看,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根子上的问题,就是没修去的人心太多造成的,如: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执着自我的心、要强好胜心、怨恨心、委屈心、愤愤不平的心、不愿被人说的心、维护自我的心等等,每当发正念时,我就集中念力清除这些人心。当走过了这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剜心透骨,明白了什么是升华,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才使我认识到:向外找就是在向对方扔不好的物质,也是在给对方加大魔难,而且自己也在造业,更使我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无论遇到大事、小事都会暴露出自己的人心,如果把握不好一拧劲就会陷入旧势力的安排之中,就会走到邪道上去了。唯有向内找,才是去人心的好机会,才能升华上来,才能跟师父回家。师父曾经启示过我们:“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在此,我从内心的感谢两位同修给了我一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当我刚刚完成这篇文章的底稿时,晚上梦中见到师父穿着西服来到我所居住的大院,我紧紧抓住师父的手,激动的心别提有多高兴了,醒来后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师父啊!您看到弟子哪怕前進一小步,都是这般的鼓励弟子。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弟子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