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步步把我推到位

——关于诉江受阻与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五日】今年五月,同修通知我开交流会,是关于起诉江泽民的。第一次同修问我对诉江的看法时,真是惭愧,依赖明慧网的我竟然还以为那是明慧同修统一做的事,认为我们还不安全,不具备条件。交流会也没有参加。当认识到我必须要参与时,怕一下就冒出来:怕再一次失去自由、怕失去眼前的安逸……好几天心都不踏实。一位老年同修再次跟我切磋诉江,我说这是天象,师父的正法進程到这一步了。可我的心性还是没到位,心态不稳。那天我一边做早饭,一边想着这事,想着怎么写一封劝善信,师父一下就把慈悲和智慧给我了,眼泪流出来了。

真动手写诉状的时候,怕心、怨恨心不断往外出,我居然要一告……二告……三告……五告……心里还不稳,担心被当地警察报复,就又缓下来。集体学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时,我心里踏实了。师父要我们通过诉江制止迫害、讲真相救人,完全是慈悲,怎么会有迫害呢?!其间一位老同修纯净而简单的诉状,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与推动。看似偶然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我顺利写完诉状。一些迫害时间细节师父也通过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让我记起。感谢师父,那些言语表达也是师父所赐。6月3日我请同修帮我整理、打印出来初稿,怕心还是不断冒出来,怕的物质已经很弱了,却又变成依赖心,心中希望同修替我把投递的事办了。我知道不对,同修也忙,怎么可以再让同修为我多分心呢。

师父看我心性需要继续提高,逐步把我的心性推到位。当时本地同修还不敢走邮局快递,因为明慧不断曝光有同修被迫害。本地只有一个快递公司敢收诉江信,从同修那拿了打印好的诉状出来,我正想着要不要去同一家快递公司?在回家的路上,一家新开的小快递映入眼帘,我抑制着怕心走進去,一个小伙子主动给我填写高检地址,问我是单位的还是个人的,我说个人的,看小伙子心里没底,我说是告江泽民的。他说“上海帮”被收拾的差不多了,还善意的提醒我邮件到一个地方要被打开。我说没事,咱没有怕看的,给送到就行。我想看的人越多,明真相的就越多。

后又曝出同修都去的那家快递公司诉状被公安抄去,同修们人心有点浮动。而我的诉状一路到达高检,门卫签收。后同修又提醒,高检立案只收邮局的,又需要身份证复印件,还要在名字上摁手印,我又把诉状修改了一下,添加了家庭遭暴力迫害的部分。竟然发愁印泥的问题,其实一切师父早就准备好了,水到渠成,就差我迈出那步了。又到打印店复印一份诉状。那个女的很好奇,又不好意思盯着看,我一笑:没事儿,看吧。最后,她盯着我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好一会儿。我想又多了一个诉江的活传媒。

在去邮局的路上,正好一个同修下班,她的诉状早已邮出。师父真慈悲!她陪我到邮局,在外面给我正念,有个人在寄信,我稍微一迟疑,还是堂堂正正地走上前,对工作人员说我寄个快件。在填写封皮时我认认真真的一笔一划的重重的写,我发出一念,我的每一笔都是正念,都是除恶救人的!一切正常而又看似平常。

第三天中午我去一老同修家,学完法离开前又谈到此事,我说我又去邮局邮了一次,还没收到短信回复,她说要收不到你打算怎么办?我说上北京!她说你去一定叫我,我准备了三百元钱。我说行。她说把一千多块钱放在了亲戚家,大法书也藏好了。我说这是你的家,他谁敢来!下午回家,一看手机,已有短信高检签收。时间正好是我俩的切磋时间。这绝不是巧合,谢谢师父!后来听说很多同修的诉江状被长时间滞留在北京航站,而不少同修却收到回复。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夫妻同修共邮了四次,最后那个女同修说,我去,看来是障碍在我这了。就是这第四次,他们收到了已签收的短信回复。最近我地邮局又停止邮寄诉江信。

我地同修切磋此诉江受阻一事,悟到:诉江一事与我们的心性修炼有关,诉江的基点,是为了救度众生讲真相;同时多发正念,注意个人心性提高,修去多种人心:怕心、求安逸心、抱怨心、欢喜心、急躁心、急功近利的心、显示心、自高自大、贪天之功,想借诉江提高层次的心。掩盖每一颗心、每一个执着都只是骗自己而已。师父其实是借诉江让弟子们去掉最后执着,为最后的回归做准备。愧对师父给我的精心安排,那么多次提高心性的机会让我强烈的人心推出去了,真是太常人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诫我们:“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包括我自己,我们有多少大法弟子真正转变观念把矛盾、屈辱、误解、个人利益看的淡之又淡呢,真正当成了自己提高的宝贵机会呢!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