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过程中的反思:信师吗?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近期有些地区的同修被绑架,表面是因为诉江,实为另外空间邪恶因素针对修炼者的人心钻空子。迫害的实质原因或许可以说与诉江无关。希望没有诉江的同修不要被假相干扰,抓紧时间以纯净的心态做好该做的。

通过“诉江”之事,再次反思一个长期遗留的问题,就是信师的问题。具体的不正确表现如:在一个小群体中,有做事出发点不纯、以榜样姿态来大包大揽的,也有大帮哄、跟风的。其实大法中要求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人人都是负责人、单线与明慧网联系已经十来年了,各地同修照做的情况如何?听师父话了吗?以往的教训有统一订资料、购光盘盒、台历架、电话卡,组织演讲,号召同修上大信箱等等,这在诉江之事上又有所表现。

一、不信师的表现:依赖与被依赖

我以往因为显示心强、求名、在证实大法中夹杂证实自我,自然就成了当地一些同修依赖甚至崇拜的对像。明慧编辑部发表《演讲乱法》之后,特别是近一年来,我注意修正这方面的问题,期间断绝了与一些同修的不必要往来,修炼状态日益清净,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做好三件事上。

诉江开始之后,我与周围的同修陆续都起诉了。一天,几位同修把诉江的快递单据给我说:剩下的事就是你的了。我明白他们是出于“惯性”,让我给上明慧网。之前写诉状时,本来自己可以写,他们也让我帮。其实我们这里上网、做资料早就遍地开花了,即使在三、四个人一组的老年同修学法组里,也有一人能独立上明慧网、做资料、发三退名单。而上述几位都是独立上网、年富力强、还能教别人技术的,对于诉江的流程也很清楚。

那一刻我意识到,自身的显示与证实自己的心并没有修去,甚至想借诉江之事膨胀,也看到了同修的依赖和对修炼的不严肃。我说:自己能干的事最好自己干。同修把各自的单据收回了。

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同修说:“昨天下午,我终于把诉状副件发到明慧网了。”我大吃一惊,还以为当天就上网了呢,因为他又不存在技术问题,怎么拖了一个月的时间。

原来,在这一个月里,同修在人心中几经挣扎,主要是怕心,怕这怕那,不断学法去怕心,刚有勇气上网,又看到网上的迫害报道,又犹豫了,最后终于战胜了怕心,发给明慧网了。他此时心态是坦荡的,外界说什么,他都很稳定,毕竟是自己修过来的。后来得知,另几位同修也有一番实修去人心的经历,最后各自把诉状发给了明慧网。

我问:那当时你们让我上网,就不怕吗?同修说:其实也是怕,所以才让你给包办。觉的你不能乱来,会为我们安全着想,就是即使有什么事了,也能帮我们顶着。还是依赖、混事心理,人心不去,最终是混不过去的。这段时间通过学法修心,真是不一样,感到了师父的加持,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不想了,就想着怎么多救人。

同修又说:“你和过去不一样了,要是在过去,你不但不会拒绝,说不定还能搞个多少人联名呢。”

这番话让我警醒。以前只看到同修的依赖心是不信法的表现,而自己长期被依赖,首先就是因为自己不信师不信法,体会不到师父对每个生命的珍惜和慈悲安排,眼里只有自己,认为自己行、同修不行,才会贪天之功、证实自己,才会显示和大包大揽,在自大中干扰着同修去走师父给的路。而这一次,我们都在修正着自己。诉江至今,没有听到我地有邮寄受阻和绑架骚扰现象。

在修炼接近尾声的时候,如果还在依赖和被依赖中搅和,还不能真信自己的师父,这是不是大漏呢?

二、遇事找谁

发现一些同修在多年的修炼路上,在与同修的整体配合中,不知不觉在心中有了各自的“小师傅”。这个“小师傅”或许是身边的一位正念正行的同修、“名人”,或许是本地精明强干的协调人,有时在特定的环境下,或许是符合自己观念的正义之士(如为大法弟子无罪辩护的律师)……

尽管嘴里说要信师,实际做的却是:遇事就找“小师傅”,有打车去找的,有坐长途车去找的(后来同修醒悟说:有那个时间用来静心学法,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遇事被“小师傅”带动着走,没有大法弟子的正念主见(在律师问题上表现也很明显,一些同修完全依赖常人律师,连发正念的内容都变成了:开庭开不成,开不成庭就能放人。数次开庭不成之后,同修被非法判刑了,如今大量律师被邪党打压,一些同修又迷茫了)。

个人的体会是,大法的弟子,心念言行必须守住大法。遇事时,就想师父是怎么说的,通过静心学法、向内找、对大法的坚定正念中,一切都会破解。而不是向外去找形形色色的“小师傅”。这也可以说是骨子里“认谁为师”的问题吧。

听同修说,不止一个地区的同修谈起“为何诉江”时,竟然说:“某某(电视节目主持人)都说什么什么了,现在都到了什么形势了,就听他的没错。”又依赖上人家了,在大帮哄中完成了起诉之事。

邪恶因素就是针对人心搞迫害,就象当年有人执著大法能治病,邪恶就编造一千四百例一样,今天它们利用参与迫害者问的一些问题,我们也能从一个侧面看到自身的不足。“诉状是自己写的吗”、“内容都一样,谁给打印的”、“联名了吗”、“有组织吗”、“你的名上明慧网了,你自己知道吗”……对于这些邪恶的问话,对于邪恶猖狂的假相,如果我们跳出诉江之事表面的繁杂,直面自己修炼上的问题,不但可以立即解体这些邪恶烂鬼及操控因素,如果被操控的人员还有善念,我们还会让其得救。这不也是变坏事为好事、变被动为主动吗?大法弟子诉江是天象,宇宙的意愿怎容它们为所欲为的干扰!关键是我们在这过程中纯净、成熟、走正。

不是说同修之间不能互相帮助。随着修炼提高,对“帮助”也会有不同以往的证悟。但我们只有信师信法一条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