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肇东市贺春华陷冤狱11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肇东市法轮功学员贺春华,因坚持按照“真、善、忍” 做好人,遭受了种种迫害,曾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各种酷刑迫害。

贺春华于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年,原来的心脏病、胃病、风湿、鼻炎、颈椎炎、神经衰弱、妇科病、攻心番等疾病全都不翼而飞,家庭也变得和睦了。

正当贺春华整个人每天都沉浸在快乐无比的喜悦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贺春华因为坚持信仰,坚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遭受了种种迫害。

一、依法进京上访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贺春华为了让国家领导知道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进京上访,在天安门举横幅时被一警察用对讲机砸坏了左手,至今还留下疤痕。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昌平看守所三天,被带回肇东公安局时,被一男警察扇了一个耳光,后被非法关押在肇东拘留所五个多月,被勒索了两千元抵押金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底,贺春华再次进京上访,又被绑架到朝阳区肇东驻京办事处两天,非法关押在肇东看守所大约六个月,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四个月。期间,二零零一年,在肇东看守所,早晨炼功时,一个李姓警察突然冲入监舍,用警棍殴打法轮功学员,剥夺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炼功环境。后来有一次,有外来人员来参观时,贺春华正在炼功,气急败坏的警察冲入监房给贺春华戴上最大的脚镣子(至少二十斤)长达七天之久,这些刑具原来都是给彪悍的男人用的,然而手无缚鸡之力的法轮功女学员却屡屡被强迫戴上这样的刑具。还有一次,贺春华和四、五个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被看守所强行按在铁椅子上野蛮灌食,胶皮管子从鼻子插入食道直至胃里,狱医还用灌食的胶皮管子在贺春华的胃里搅来搅去,那种痛苦的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是常人无法想象,更无法忍受的。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贺春华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所长用棒子暴力殴打下,几个警察强行把她们拖入警车,拉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第二天劳教所就开始对她们进行暴力“转化”,长达三十天之久。期间劳教所警察利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有一次,警察逼着被洗脑的人念诽谤师父和污蔑大法的话,当时贺春华站起来说:“你们错了,不要相信邪恶的谎言!”当场被警察带出会场,被铐在床头罚站了几天,之后她又被齐市公安局带走,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被一女警察扇了一个耳光,然后被强迫在大通铺上码坐。 半年多后,贺春华又被送回双合劳教所,回来后一连二、三天被用手铐铐着在床头罚站,睡觉也被铐在床上。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严重的摧残,温柔美丽的贺春华默默的忍受着这些非人的折磨,依然坚定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坚守李洪志师父的教诲,用真诚善良的心对待每一个人,包括那些曾经迫害过她的人。

二、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集训队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日,贺春华与法轮功学员隋淑春在家中被肇东警察任建生、刘维忠唆使手下盯梢并绑架。刘维忠几次去贺春华家翻找钱物,抢复印机、纸张、床垫等物品和两千元现金和一个两万元的存折(存折后被家人要回)。

被非法关押在肇东看守所十个月后,贺春华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有期徒刑。二零零三年七月份,贺春华又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队,由于不配合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贺春华被一女警察用鞋底抽打脸部数次,并被非法押入小号十一天,每天只给一碗稀稀的玉米面粥,背铐在床板上,十一天不能睡觉。出来时双手手腕溃烂,半年多才得以康复。

挨冻、罚站、殴打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末,黑女监全面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残酷迫害,强行把贺春华等法轮功学员(几乎整个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挨冻。七监区大队长康亚珍、副大队长崔艳、警察吴雪松、姜微、林佳,还有她们挑选出的非常恶毒的犯人崔雪、赵月琴连拉带拽把贺春华等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跑步。法轮功学员铁俊英在最前面,不跑,肖林狠狠打了铁俊英两个耳光,铁俊英大喊:“法轮大法好!”肖林看全体不配合,都不跑,就把法轮功学员们拉到男犯大墙下罚站,强行把法轮功学员们的棉衣、帽子、手套拽下。从早八点警察上班拽出,到下午四点半警察下班。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警察们穿着厚厚的棉衣还觉得冷,却让法轮功女学员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哆嗦。中午饭挑到那儿吃,法轮功学员们都没吃。郑金波、沈景娥被拽出去,被防暴队新来的小警察穿着皮靴一阵猛踹,之后被铐在走廊的监栏门上。

暴力殴打、码凳、上大挂

二零零四年夏天,贺春华和王烨等九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转化”迫害,警察派犯人李杰和张庆梅等对她们实施殴打、码坐等酷刑。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贺春华在车间被膀大腰圆的犯人绑回监舍,因为不点名、不戴名签的被上大挂。警察康亚珍、吴雪松、崔燕让恶犯李丽、张庆梅、付秀玲、胡小丽给贺春华和刘洪霞,巴里江、韩兴丽、缪晓露、陈云霞、李冬雪、王烨等,分别拉到一个一个屋里上大挂。上大挂又叫背剑,把一只胳膊从肩上往后背,另一只胳膊从后面背上来用铐子铐上。还有一种更残忍的,把两只胳膊从后面往上背,用铐子铐在上床(上下床铺)的上边横杆上,脚离地悬起。贺春华被挂了三个小时,放下来时,双臂都没有知觉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抽血、打针、暴力转化、背铐、不让睡觉

法轮功学员们还被多次强行抽血(疑是为活体摘取器官做准备资料)、打不明药物、照相,法轮功学员们强烈反抗(很多法轮功学员从修炼开始,十几年都没打过针、吃过药),每次都是四、五个犯人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那场面乱的无法形容。这些都给贺春华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贺春华在十一监区被暴力“转化”迫害,她整整被殴打了四十五天。四十五天里,贺春华每天都被恶徒用拳头猛力的打太阳穴和胸部等敏感致命的地方,皮肤一会儿由青变黄、一会儿又由黄变青,下颌骨被打裂。有一次,她接见亲人后,大约下午一点多,狱警不让她吃饭,三名犯人于颖、崔桂芹、张秋云轮番打她,还被抓住头发猛力的往墙上撞,用拳头猛力的打太阳穴和胸部等敏感致命的地方,一直打到下午四点多,实在太累了打不动才停止。 第四十五天的早上,恶徒又罚她坐小板凳,遍体鳞伤的她愤怒地把小板凳踢飞,才结束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十一监区是狱中狱。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贺春华和蒋欣波又被劫持到十一监区。贺春华又一次遭到非人的折磨。她拒绝点名、报数,被恶徒铐背铐、坐小凳,晚上也不让睡觉,长达两天之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