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失所七年 沈阳外企经理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美国利曼公司中国东北区销售经理于洋,现年三十九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使他变得更加善良、诚信,从事销售工作兢兢业业,多次受到嘉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以来,于洋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多次上访,却遭遇不断跟踪,多次被非法抓捕,流离失所了七年。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于洋和母亲张淑贤在沈阳被警察拦车追捕,逃脱之后,辗转来到海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于洋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寄出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于洋控告书中陈述的部分迫害事实:

七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我曾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七年的七年间,无法回家,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做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当时上来的五、六个警察对我拳打脚踢,大队长也过来打几个耳光,最后留下的一个警察对我说:“明慧网上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那个恶警,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揪掉我一些头发,然后拿一个铁腿椅子压住我的脚,整个人坐在上面使劲压,看我的脚出了血,又换一个地方再压……后来又开始给我用刑,把我的脚捆住,手背铐过去,然后把捆脚的带子和手铐捆在一起,用力往上提我,手铐都卡在肉里。之后,我被非法送到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多人殴打审问,为抵制这种非法行为,我决定绝食反抗,遭到强行灌食,那时我一下就休克了,被送到沈阳市九院急救。十三天后经过医院抢救,警察怕我死在劳教所才被送回家。

历经七年流离失所的艰辛之后,我终于在二零零七年回到家中,与相恋九年的女友步入婚姻殿堂,但这并不意味着迫害的结束。

请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遭报复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共对法轮功以及政治异议人士进行大肆非法抓捕,我的家人也在其内。为了给家人讨回公道,我联系到十名正义律师,成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几位学员被免于刑事责罚,历经了十个月的非法关押,终于回到家中。

这是沈阳市第一例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我却因此遭到中共报复,并在沈阳沈新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我被送到看守所里就与定重罪的罪犯们囚禁在一起,睡在我左、右两边的是两个杀人犯。我遭受的最厉害的酷刑为“老虎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被捆绑在金属长凳二天二夜不能动。

家人受到的迫害

其实不仅仅是我被迫害,我的整个家庭都被迫害。我的妻子赵桂心曾经在二零零二年二月,上中专学校时就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因此失学。岳父赵国良在去派出所要求警察释放女儿时,也被毒打后非法逮捕,也被送往劳教二年。我的母亲有一次因为保护我,也被警察抓去殴打。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早上九点左右,我和我母亲张淑贤开车到沈阳铁西区时,后面忽然窜上来一辆白色捷达车,挡住我开的雪铁龙汽车,车上跳下来四个市局国保便衣警察,大声呼喊,让我下车,并上前拽车门,我不配合关紧车窗户,这时警察分开两侧使劲用手砸、脚踹两侧车窗玻璃,没砸动,见旁边有把椅子,就抡起椅子砸玻璃。当时警察砸车玻璃时,马路上堵了很多汽车,我先把汽车向斜前方移动,看准一个空隙,然后又打轮急速倒车,绕过警察封路汽车后逆行开到交通岗,拐了几个弯甩掉了便衣警察。

这次拦车抓捕,给我和母亲来个措手不及,让我们不敢回家。我们辗转来到海外,却仍深深牵挂着卧病在床的父亲。我的父亲当时还在医院里,已是瘫痪病人,家里已没有人照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