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处处有提高心性的机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二零一二年,我看到明慧网许多交流文章讲用智能手机讲真相,就想学这项技术。我们本地没有开发出这项技术,必须自己上天地行网下载教程自学。我知道这会很难,因为象我们这一辈的常人,在年轻人眼里就是个新文盲,除了对电脑只知道依葫芦画瓢的简单操作,名词术语和稍微复杂的操作一窍不通。

但是这项技术能救很多人,我就想:我不是常人,我一定能行的。身边的同修也在鼓励我:“慢慢学。没有那么难,又不是叫你研发技术项目。一定学的会。我们不是常人学技术,我们是修炼。再则你也不是第一次学新技术。”于是信心大增。(我觉得同修之间的鼓励非常重要。我经常是在同修的鼓励下,走过一个又一个心性关。)

艰辛与喜悦

尽管我有心理准备,可是当我第一次打开普通智能手机(安卓系统)定制为真相手机的操作教程一看,顿时傻眼了:跟非智能手机讲真相完全两码事,除了教程的汉字我认识以外,教程的意思我一概不懂:什么是root?它的作用是什么?为什么要刷机?等等等等,一头雾水。并且还要求到常人网站下载软件,而且不能在家里使用,不能在破网电脑上使用,也就是我还要找一台常人电脑,远离我的住处使用……真难呀。但是我没有想放弃。我想起法会交流文章《从锄头到鼠标》的那位农民同修:再困难,超不过那位农民同修吧。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行。

于是我关掉电脑,开始学法。学完法后,我的思路也清晰了。决定先熟悉一下普通智能手机的各种功能和使用方法;然后收集天地行网站上的相关讨论文章,仔细研究琢磨;接着再看《将普通智能手机定制为真相手机的操作》教程时,容易多了。再到手机店买一部天地行网站上推荐的手机;同时请一位明白真相的常人帮忙,严格按照天地行网站上技术同修介绍的方法给手机進行root,删除不必要的程序和垃圾软件,安装讲真相软件。

经过十多天的努力,一部真相手机终于被我打造成功了。现在说起来很轻松,可当时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看着一条条真相彩信乘着手机的翅膀飞向大陆各地,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修心性

当我自学完用智能手机发彩信、打真相语音电话技术后,就想把此技术传给其他的同修,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参与。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多一个同修可以多救一些世人,同时可以帮助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

很快,同修就反馈了当地打真相语音电话的情况:有打真相语音电话在家打,一打就是几个小时;有真相手机几个月没有改串号的;等等。我一听吓一跳,顿时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要把这些走出来的可敬同修协调好。

在其他同修的帮助下,我与其中一位打真相语音电话同修接触上了。发现出现的问题远比我想象的严重,很多同修的做法听得我直冒冷汗:有的自己干农活,智能手机放在身边自动拨打语音电话,耳机是否插上不得而知(多普达手机一定要插上耳机拨打,接听者才能听到真相语音的);有的坐在信号发射塔下,一打就是一个小时;有的专门给当地公检法人员打语音电话,打完电话后,只关机却不拔掉电池……我着急的说:“你们一定要按安全手册的要求去做,不能莽撞行事。”同修甲说:“安全手册太长,大家都不愿看,有同修说,只要正念足,师父会保护的。再说做了这么长时间不也没出事吗?”我一听生气的说:“这是修炼,不是常人在做事!只要有一个同修做这个项目时出事了,就会破坏这个项目的。谁能承担起这个责任?是,我们是有师父保护我们,但是我们能自己保护自己时,为什么还要麻烦师父呢?请你转告他们,谁不按照安全要求去做,就请他暂时不要再做了!待学法提高心性、能清醒的遵守安全原则时再做!”说完我就走了。

过两天,同修甲又带话:其他同修说你有怕心。我一听冷静下来:我是来教技术的,是来帮助同修的,我有什么权力叫同修不参加救人的项目呢。虽然我说的句句在理,却是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而且口气强硬,没有一点善念。同修们积极救人的急切心情是好的,可是他们高科技的东西肯定没接触。平时常人手机都没用过,可为了救人,还是积极参加打语音电话,我应该多鼓励,正面引导,可我却一股脑的埋怨责备,没有一点修炼人该有的状态。哎,真差劲。于是我向同修甲表示我的歉意。同修甲很和善的说:“你也是为我们好呀。”

回家后我仔细琢磨怎样让同修们意识到这些行为危险,改变现状。于是我把安全手册简化,再把当地出现的危险行为写上去,并且把明慧网、天地行网站上一些同修由于不按照安全手册操作,导致迫害发生的实例列出,浓缩成两张A4纸,打印许多份,分发给参加真相手机项目的各位同修。这样既简单又明了,同修甲说:“哎呀,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之后,我经常叫同修甲去了解其他参与真相手机项目的同修情况,发现问题及时纠正。现在基本上没有出现不正确的行为了。

在教技术中修心性

同修甲向我提出想学真相手机的技术。可他使用的是多普达智能手机,我从未用过,当地同修都使用多普达智能手机。为了保证本地手机讲真相顺利進行,我必须学会这种智能手机的技术。我也买了一台多普达智能手机,上网下载了相关的资料,把教程打印出来。有了前面学安卓智能手机的技术基础,很快学会这种智能手机打电话、发彩信、发短信,会处理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

教同修学技术,那是真正过心性关的好机会。同修甲小学没有毕业,且多年没摸过书本,教他技术,比我自己学还要难。我第一次教同修甲,可把我急坏了。他连鼠标都不会用,只会开关机。我把准备好的本子和笔给他,让他边看操作边记笔记。尽管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可同修甲学技术的能力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虽然我很慢很慢的操作电脑,可他还是觉得眼花缭乱,头昏脑胀,甚至有些字都不会写。几个小时下来,笔记写些什么自己都看不懂,更不用说动手操作了。我心里那个急呀,嘴上说:“叫你们这样文化程度的人学技术,确实难为你们了。”心里在想:“怎么这么笨呢?我是自学,现在有人教都学不会。”

回家后我细细回顾刚才教同修甲的过程,发现自己心太急,太自以为是了,没有一点耐心,根本没有站在同修甲的角度考虑问题:同修甲小学没有毕业,我却将他与我比。其实各人的能力并不相同,我把自己学技术的过程强加与他,这样肯定是不行的。怎么办呢?还是从最基础的操作教吧。先不要急于教技术。过两天,我赶紧找同修甲向他道歉:“都是我不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没把你吓退吧?”同修甲笑着说:“这几天我也急得睡不着,只怨自己太笨,都想打退堂鼓了。”我赶紧说:“可千万别不学。要不我有罪呀。”同修甲又问:“我学的会吗?”我肯定的说:“学的会!要知道我们不是常人在学技术,我们是修炼人。就是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学会了,何况你还这么年轻。这不还有人教你呢。再者我们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师父呀。”同修甲笑了。看的出同修的信心又上来了。于是我从最基本的电脑操作教起,一个步骤反复的练,直到同修甲熟练。有时前一个小时学会的步骤,后一个小时就不会了;头天教会了,第二天,同修甲又忘记了。我心里急,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学的会呀。望着同修不知所措的眼神,我知道是我错了,教同修也是修心的过程:要有耐心,要有恒心,要有智慧。于是我象教一年级的小学生一样慢慢的教,一步步的复习,时不时的鼓励。

同修甲在大法的开启下,智慧被打开了,很快学会了往手机内存卡里装真相语音、彩信、编辑短信,娴熟运用真相手机。同修甲不仅教会本地同修,还把技术传给外地的同修,让小花开到墙外去了。

大法真是无所不能,让我这个暴跳如雷、自以为是、轻视他人的人,变的谦和恭谨、和颜悦色,能把一个文盲变成运用电脑、手机的高手。

在协调中修心性

此后,我除了自己打真相电话外,还要帮同修维护手机。同时帮新参与的同修买手机、设置手机,买手机卡和充值卡等等。同修的要求,只要我能做到就尽量的满足。如有同修触屏笔坏了,我就把我的给他;有的手机拿过来,没有内存卡(没有内存卡手机没法讲真相),我就自己掏钱买来给装上;电池报废了,我也买好给配上;同修的手机软件有些问题,不好使,为了不耽误同修救人,我就把自己的手机给他们,同修的手机处理好了,我就留下用,同修们把我当成专业修手机的,手机坏了,都送我这里修,我呢,则把自己的好手机换了一大堆没用的手机,自己实在没有手机,就花钱去买。很多时候买东西,都没要同修的钱。我自认为我的钱是大法的资源,只要是用在救人这方面,同修用和我用都是一样的,没有必要和同修分的那么清楚,我想同修们都会理解支持的。

可是我们是修炼,不是常人在做事情,过心性关的时候还是有的。不久一些微词传到我耳朵:有说手机买贵了,有说我把用旧的手机卖给同修,有说手机卡买贵了等等,好像猜疑我在里面赚同修的钱。我请同修甲去解释没有效果,便忘了自己是修炼人、遇到任何矛盾要向内找,满腹委屈的找到协调同修诉苦:自己出力又贴钱,结果还被怀疑。

协调同修听完后,说:“是你心性有问题。”我一愣:为救人,怎的就错了?于是协调同修在法理上慢慢与我切磋,我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1、我做事大包大揽,手机的零配件可以随便买,我为什么要送?同修不是穷的拿不出几十元,我不是在人为的增长同修占小便宜的私心吗?同修是修炼中的人,不是神,一不注意人心就会滋长;2、一再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却总是帮着买手机卡和充值卡,无意增长同修的等靠要的依赖之心,阻碍了同修走自己该走的修炼之路;3、我不拘小节,每个人认识不同,修炼的层次不同,我总是想当然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同修:认为只要是救人,怎么做,同修都会给予理解的。

做救人的事,我却掺杂了如此多的人心。原来同修的微词是让我修去人心的呀。我去掉这些人心,之后这些微词很快消失了,同修们也经过各种渠道去买手机卡和充值卡及零配件,无用的手机被同修们拿回去自己处理了。向内找真是个法宝。

与所有的同修共同精進!

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