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泽民:该!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河北深州市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诉状在明慧网发表后,引起邪党“六一零”的极度恐慌,他们层层开会布置,施压乡司法所调查了解。六月二十四日,深州大堤镇司法所、于科镇司法所、东安庄乡司法所同时出动,派人去大法弟子家问话,下面是在几个同修家问答的实录。

同修A:问话不了了之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我被镇政府人员问话。

他们说:“你知道法轮功控告江泽民吗?”

我说:“知道。”

他们说:“那么诉状是你写的吗?”

我说:“是我写的,江泽民害死了那么多炼法轮功的人,该清算了。”

他们说:“也没什么事,就是确认一下,你签个字吧。”

我说:“我不签。”

他们说:“那没什么事了,你走吧。”

同修B:他们走时都笑了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乡政府两个人来到我家:他们说是司法所的,问问诉江信件一事,是上边让问的。

他们问:“你写了吗?”

我说:“写了,告江泽民了,为什么告它?我就说说吧。我不炼功之前满身是病,炼功后短时间就都好了,丈夫见我一身病没了,觉得很神奇,也走入了修炼。我说:我原来心脏病、肾病、神经衰弱、怕天黑、不敢睡觉。那正是孩子们需要娘的时候,可这个娘什么都干不了,十岁的孩子得给我做饭,是大法救了我,救了我这个家。所以我告江泽民,是它迫害了法轮功。“

他们问:“有人联系你了吗?”

我说:“没有。”

他们问:“那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觉得该告它了,我发自内心的想告它,九九年它一迫害时我就不服,那时我就和政府反映情况了,没人管,还抓我们。”

他们问:“有人联系你了吗?你写写。”

我丈夫说:“不写,不配合你们。”

我说:“你们和我们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吗?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不会对别人不好,就象你们,这么多年经常抓、打我们的,要是常人不得对你们报复吗?我们没有吧?”

他们点头。

借机我又和他们说:“现在周永康都判刑了,你们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多了解一下法轮功,我们师父说了:‘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1],希望你们有美好未来。”

他们都笑了。

同修C:他们高兴地接过翻墙软件

乡里人和村长到了我家。

他们说:“你的名字上了明慧网,你知道吗?”

我说:“知道。既然你们来了,我就和你们说说吧。我讲了江泽民怎么迫害的中国人,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没有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都是违宪违法的,是它利用共产党各级政权搞的,迫害死了几百万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你们替它做事,既是帮凶,又都是受害者。它做的这些事习近平都不给它背黑锅,你们别跟着江泽民走,看清形势、分清善恶,选择美好。

讲的过程中他们坐着一言不发,低着头听着。我给他们讲现在的国际形势,又告诉他们明白后怎样留出路,三退保平安;还举出本地公检法警察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实例。他们听后很吃惊、很感动。我告诉他们多了解大法真相,分清善恶,顺应天意。

我说:“你们看动态网、明慧网就彻底明白了,就知道怎么做了。给你一个翻墙软件,看看吧。”他们高兴地接过去了。

同修D:告江泽民!村干部:该!

六月二十四日,乡里两个人和村干部找到我。

他们说:“控告江泽民有你的名字,你签个字吧。”

我说:“对不起,不配合,不签。”他们走了。

过后我找到村干部家中问:“你们让签字是为什么?我们炼功的不偷不抢做好人,这么多年你们不知道吗?原来我身体有病,脾气也不好,修炼后我身体健康又是大家公认的大好人,对吧?”

他们都说:“是,没错。”

我说:“可是江泽民迫害这一群好人,天理不容,我们按照法律起诉它、告它,不对吗?江泽民让你们做坏事,都害了你们,你们也应该控告他。”

他们连说:“该!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我为你歌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