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诉江场面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五月底,师父新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不久,我们本地同修商量想邀本地同修和一些离本地不远的周边市的同修切磋一下。同修一致同意,于是分头通知同修。

就在我们决定要开这次交流会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当时的时间大概是早晨四点至五点之间。梦见中:在一个很宽阔的桥面上,有同修在说着什么,我凑近去问,还没开口,就看见桥面的一边有六个黑影在眼前,我定睛一看,是江泽民穿着黑西服,双手在背后被捆绑、吊起,脚不着地,在空中晃,最后停止晃动,看见其后衣领上插一个古时罪犯被砍头时的牌子。身边还有几个影子,没有认真看,知道是罗、刘、周、李、曾。都是和江一样被吊起。再往它们后面一看,惊了我一跳。后面有不到两米开阔的地方,众神象神韵里众神的整齐列队,气势、场面很大,很整齐,一直沿到天上,很是整齐、威严,有等待已久和随时听候命令的严肃。他们在等候和关注的看着桥面的另一端。

我将目光投向桥面的另一端,看见好多的人稀稀拉拉的走着,有的人已经就位站好,有的懒懒散散、没有目地的走着。而地面上没有站人的地方,都是打的有圆圈:是给人站方阵的位置,与天上的神站的位子一样,很整齐、很有规律的阵式)。我看着心很急,知道这是同修们应该站立的位子。可同修这样的表现怎能配得了众神的天阵呢?!

我一着急,跟身边的同修说:要有一个指挥棒就好了,叫同修们赶快站好队。这时身边的那个同修说刚好有一个棍子,说是给你拿上,我说我只是建议,并不一定是我来拿和指挥。同修拿过棒子递到我手中说:别磨蹭,拿起来。我一看是个军乐队前的那种很正规的指挥棒,需要在胸前举起,并立式上下举动。我刚拿上,同修说不行,还有披风没穿,无奈,我又拿过披风,象古代的那种战袍,是红金丝绒的面、里层是黄色的绒。我试着迎风摔起一披,正好甩到身上,不长不短,肩头到位,我顺势系上领口带子,举起指挥棒,站立桥中间,象威武将军上阵,不容迟缓、不容儿戏、不容不严肃。

随后梦就醒了。

我们按时开了这次交流会,有几十同修参加,同修读了《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回答同修提出的诉江问题的讲法,学了《精進要旨》里当年四二五以后师尊的几篇经文,最后集体背了《位置》这篇经文。同修都很有正念,交流很成功。一致说回去就动笔写诉江信(事实上本地同修这次写的人和已发出信的人确实很多,而后面正在写的人比已经发的人,在我知道的情况,人数会更多)。

我知道这是梦境中那些空位子上应该站立的同修都陆续站到位和认识到位了。这是师父早已给我们安排好的事,叫我们配合天象、与众正神一起助师正法,完成在人间中我们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