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绑架 判刑八年 军校上校女教员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原沈阳军区大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内科教研室上校教员王卫真女士,因修炼法轮功,遭受多次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王卫真女士通过EMS,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国务院、人大寄出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并已收到上述四单位的签收信息。

以下是王卫真女士叙述修炼法轮大法令她身心受益的事实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我叫王卫真,曾用名王琳娜,是沈阳军区大连高等医学专科学校内科教研室教员,授衔上校,副师待遇,技术七级,退休后归属大连军队离退休干部第三服务中心。我在调入大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之前,在部队医院任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

我的父母都是抗战老兵,父亲是离休干部,上校军官。家族中两个烈士,家中七个成员父母加五个兄妹,六个中共党员,都是国家干部。我小学就读于军队子弟小学“大连八一小学”,入伍后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

我的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彻底颠覆了中共教育所灌输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死观。

修炼法轮大法 多种疾病神话般消失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是因为那时四十多岁的我浑身是病,急性风湿性心脏病,慢性乙型肝炎早期肝硬化,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贫血,还有妇科病、鼻窦炎,足背骨关节错位等各种小杂病,经常住院,有时一年要住半年医院,体力极差,弱不禁风,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影响和拖累。那时我在军队医院从事心血管内科工作,纵有一身的好技术,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这些病会越发展越严重,都是很严重的慢性疾病,哪一个发展下去都是要命的,比如慢性风湿性病,肝硬化这两样几乎是不可逆转的,要进行性的在极度痛苦中走向死亡,腰脱就是失去劳动力和终生忍受腰腿剧痛的折磨,而贫血是肝硬化脾功能亢进引起的血小板减少所致,贫血都能达到需要输血的程度,血小板只有七万,血色素只有六克。身为医生的我无法为自己解脱疾病的痛苦,那种明知前途一片黑暗也要往黑里走的困惑和无奈,使我失去对人生的希望和热情。

就在这时我接触到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的深奥法理和浅白明了的论述和语言,尤其是升华人的道德修养,改变人的生命质量,消除疾病的神奇功效,使我深深折服。我知道,我找到了我一生寻寻觅觅,可遇而不可求的生命真谛,那就是以真善忍为法理教化众生,提高人类道德品质、健康水平和生命质量,从而走向超常人的法轮大法。

我变了,我知道了人生真谛就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益于他人,有益于社会的无私无我的好人。我变了,从一个整日焦虑,脾气暴躁,郁郁寡欢的孤家寡人,变成了一个乐天宽厚,善良无私,充满健康活力人。我的所有疾病,心脏病:肝硬化,腰间盘脱出,严重的贫血,都在很短的时间,甚至十几天内消失了,神话般的彻底的消失了。我真是无法用人间的任何语言,来表达我对大法的无比崇敬和信仰,无法用人间的任何语言,来表达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激之心。

这里可以极简单的介绍几个我祛病健身的神奇过程:最开始修炼我曾经发过一次烧。以前发烧对我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一烧就是三十九度、四十度,连续好几天,住院、打吊瓶、到处会诊、使用最高级的药品才能退烧。可是这次不同了,只烧到了三十七点九度,而且只持续了一天,出了一身大汗就好了。神奇的是,从此以后我再不发烧了,至今将近二十年,从未发过烧。

修炼大概几个月吧,我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什么事情都不与他人争利,认为多吃点苦不是坏事,不争名不争利,不怕吃亏,不与人争强。和过去的我判若两人,过去的我是很强势的。这样下来修炼大概几个月,一天我的左脚无名指起了一个小疙瘩,绿豆大小吧,后来变成了一个小泡,走路就踩破,出一点脓血水,晚上又能长出来。第二天又会踩破,再长出再踩破,大约过了四~五天吧,小泡就自己好了。我忽然发现,我的腰间盘脱出和妇科病不翼而飞了,腰不痛了,腿不麻了,原来什么东西都不敢拿腰还是弯的,现在手提几十斤东西都很轻松。妇科病也是,炎症和大出血全都彻底好了。哇,几十年治不好的腰脱,妇科病还有肝硬化,就这样轻松神奇的让我的师父在几天之内彻底治好了。别的病外在不一定能看到,腰脱总是弯着的腰彻底直起来了,什么活都能干,弯腰出力提重东西都不在话下。此后,我二十年没住过院,没打过针吃过药,身强体壮,腰板溜直,满面红光,再不是以前弱不禁风,一个夏天都不敢吃一根雪糕的样子,我从一个条条变成了一个块块。

心脏病说起来更神奇。那是一天晚上,我在梦中忽然看到一个飞机场,三面环山,都是不高的小山丘连在一起,把飞机场围住。忽然从山的一头开始爆炸,连环爆炸,开始是看到了一片连一片的山在爆炸,然后感觉自己身体剧烈的震动起来,在床上直蹦,上半身震的都要离开床了,把我震醒了。仔细一想,原来是我的心脏部位在爆炸,炸得我都蹦起来了。我一下明白了,那些长在心脏上面,导致日后将危及生命的那些,在极微观下看,象连绵的小山一样的风湿小结,被师父用强大的功炸掉了。我当时十分的震撼,为大法的神奇和无边的法力所震撼。我知道我有救了,我的心脏病彻底好了。无尽的感激和泪水,充满我的心田。大法无边,师恩难报。我一定要修好自己,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我碰到的每一个人,让更多的人得到大法的福佑,让整个社会和人类在大法的善化下,充满阳光和幸福。

我的右脚足背曾经受到过一次外伤,导致足背的几块骨关节错位,无法复位,一走路就疼,更不敢蹦跳。修大法后,一次走路,右脚踩到了一块石头上,整个右脚从脚前面倒扣过来,只听到“咔”的一声,我心想,坏了,不知道把哪里扭伤了。等抬起脚来看时,哪里也没坏,再走路发现脚不疼了,蹦也不疼跳也不疼了,那些错位的小关节神奇的还原了。

经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整个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人,迅速变成了一个健康快活的人。将近二十年时间,我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更没住过院,身体却出奇的好 ,不但所有的病都好了,体重增加了四十斤,红光满面,走路生风,原来上山坡回家,二十岁时就得休息好几次才能走上来,可现在六十五岁的我,一口气走到家还得想:这个山怎么像是矮了呢,这个路怎么像是近了呢?

很多大法弟子都经历过各种祛病健身的神奇事情。大法造就了一个全新的我,我那种感激的心情无以言表,我要用我的全部身心以至整个生命,来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和真实不虚。我要按照大法要求,做一个真善忍的道德高尚的好人,同时向每一个能接触到的人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所有人都能够沐浴到大法的洪恩浩荡和祛病健身的神效。

法轮大法使我变得更善良、更宽容、更真诚

修大法后,我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从死亡线上抢救出了数不清的心脏病患者,被医院上上下下公认为业务技术精湛,责任心强,服务态度好的非常全面的医务人员。

心血管内科用常人的话讲是很辛苦很紧张的,多年来我都是兢兢业业、争分夺秒的抢救每一个濒临死亡的心脏病患者,得到了大量的好评和感谢,甚至北京二机部的部长突然得急性心梗,病情非常危急,从火车上紧急下车,医院派救护车直接拉到这里,经过一个月的抢救挽回了生命,返回北京与家人团聚。回北京后还特意赠送了锦旗以表感谢,这面锦旗一直悬挂到单位因裁军解散。

每一个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的患者,那种感激的心情真的是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送给救活他的医生。不要不行。以前看到是患者真心的感谢,一些家乡土特产就收下来。那时我家冰箱永远都是满的装不下,还要送给别人。修大法以后,所有的馈赠一概不收,有时实在不收,人家会觉得是不是礼品不合适,送钱吧,会得到不少钱,我都会如数退回,一分不留。甚至退休后在私人老板那里上班,偶尔病人给的钱,实在退不回去,也会交到老板那里,请单位帮助退回。同事们都说我傻,私人企业哪有人送钱送物啊,不去告你就烧高香了。你有人送还不要,交给老板。私企老板怎么可能把钱退回去呢,抢都抢不来,使用各种手段榨取病人的钱财,你有人送还不要,真是傻透腔了。我就告诉大家: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的师父教导我要提高心性,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那才是修炼。这样,我们单位有好几个同事开始跟我一起炼功了,他们都觉得身体比过去好了很多,真是身心快乐啊。我不但自己不收了,也告诉家人不能收礼和任何不属于自己的物品。丈夫是机关的工会主席,单位发东西什么都少不了,在我的劝导下,商家赠送的礼品也不要了,很多大毛毯被褥什么的礼品包都不要了。他告诉我说,上届工会主席光这样的礼品收了一万多,你修大法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修大法以后单位分房子,都分到手的房子就差拿钥匙了,有人来争,我把自己好的住房让给了来争的人,自己住了一套靠山墙的冷房。无论在医院,还是后来的学校,评级调职都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刻,整个单位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都在使用各种手段和人脉,争那仅有的几个名额,甚至大笔送钱。我修炼以后,从不参与这样的竞争,因为我的师父告诉我,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尚的人。师父还告诉我,是自己的不丢,不是自己的也争不来。在我的实践中,一步步的证实了,我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只要你去认真实践,都会体会到其中的奥妙。所以尽管我没有去争,该是我的时候,果然什么都不落,而且会名列前茅。不是我的时候,不去千方百计的动用各种手段争夺利益时,自己活得潇潇洒洒,乐天知命。从中体会到,这样的心态怎么会不健康不长寿呢?

现在在极端的自私争夺中,出现了这样的人生哲学,叫“不怕挣得少,就怕死的早”。也是在竞争激烈中得不到的人,在无奈的现实中的一种黑色幽默和心理安慰。但真正的天理就是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

我到医高专的当年,正赶上那届学生毕业考试,我成功的主持了那届毕业生的擂台赛,受到学校各级的好评。到年终,教研室提请给我立三等功,最后学校通报嘉奖。那时我原单位解散分流到这个新单位只有半年。

修炼使我变得更加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 。是因为大法弟子知道了常人所不知道的宇宙真法,那就是真、善、忍。

六次绑架 判刑八年

可是这样一个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以后江泽民主持的中共却不让炼了,各级几乎所有组织,都在他的淫威下,对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犯罪。在此我要控告江泽民对我和我的家庭所犯下的诸多的不可饶恕的罪行。

我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曾经被大连市金州区向应派出所、大连市桃源派出所、大连市机场前派出所绑架六次,非法抄家三次,其中一次是沈阳军区联勤部所为。都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比如搜查证等,完全是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不通知任何亲属,法庭上只有陪送我的儿子一人在场的情况下,中山区法院对我进行开庭审判。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中山法院非法判我八年徒刑。

我在洗脑班、看守所、“黑监狱”、劳教所或监狱被监管期间遭到各种体罚虐待。

以上这样的反复绑架关押和迫害,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和精神压力,导致我的血压极度升高达到200-250mmHg的致命高度,并造成了我出现心肌缺血,心绞痛和可疑心梗,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急诊诊断:一.高血压三级,高血压脑病,二.不排除心梗,三.冠心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