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看守所黑暗的五十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我是浙江人,在山东做生意,因身体不好常年打针吃药,从头到脚都是病,常年头痛、呕吐,还患有鼻炎、咽喉炎、习惯性感冒。一九九七年,我生了第二胎,五十天以后就结扎了。结扎以后,月经就不正常了,大小医院治疗都没什么效果,每天中、西药吃、洗都治不好,还患有类风湿、关节炎、胃癌。二零零二年又出了一次车祸,医生说我的颈椎和腰椎盘都要开刀才行。那时的我整天以泪洗面,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满身的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看着儿女还小,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二零零三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想到炼了几个月人就精神起来了,月经正常了,吃什么也香了,晚上睡觉也不出虚汗了,身体健康了,生活更加充实了。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恩师的救命之恩。

可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的早上,山东昌邑国保大队的曹述文带领七、八个便衣警察对我非法抄家,绑架,抢走我师父法像、大法书籍、MP3、手机等等物品,曹述文甚至还用脚踩师父的法像。他们拘留了我二十三天,又送我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后又转到济南劳教所,我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迫害。那些警察白天晚上叫我站直,不让睡觉,使我脚肿的无法穿鞋,精神恍惚。他们对我威逼恐吓,强迫超负荷劳动,给我及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与财产损失。那时我年迈的母亲在我家已有两年半,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警察绑架,整天不吃不喝,以泪洗面,每天在门口等着女儿回来。

二零一一年六、七月,曹述文等七、八个便衣恶警又到我的店面非法抄家,强行将我绑架,将我绑铁椅子一整天,第二天下午将我放回家,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我正在做生意,曹述文又带领一帮便衣土匪来我店面,欺负我外地人,将我的顾客赶走,又抢走了师父的法像,我上前要回师父法像,他却下令把我一起带走,好几个人强行把我的头用力往车里按,我儿子在一边束手无策。后来他们把我的店面关闭,停止营业,把我十八岁的儿子一人关在店里不准任何人进店,强行威逼恐吓我儿子配合他们,把我店里楼上楼下所有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抢走我的钱财、大法书籍、光碟、护身符等等物品。在国保大队他们要给我照相,我说我没有犯法,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好几人对我推、捅、反、拧,把我的右肩膀拧的青黑发紫,一个月才褪去。曹述文甚至把师父的法像放到我的脚底让我踩。将我绑在铁椅子上,国保大队长逼我按手印,我告诉他:不按是为你好,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世界需要真善忍,你如果迫害好人,那你就是个坏人,我不想把你当成坏人,我不按。我劝他们不要对法轮大法犯罪,告诉他们中央有些高官迫害法轮功的都遭到了报应。国保大队长却说,如果森林里的老虎不吃羊肯定要饿死,因为它为了生存。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一只手铐在铁椅上,两人使劲把我小指往上翻,使我小指和中指肿的又黑又粗,左手半个月都不能使劲。

四月三十日,昌邑国保大队把我送潍坊看守所。狱警李媛媛,她们叫我背监规,我说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没有犯法,我不背,她们就不给我凳子坐,我只能整天坐在地上,坐得臀部一碰就疼。她们还叫我值班,我说值班能炼功那我就值。她说,值班两小时不能炼功。又说,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共产党的,你吃喝都用共产党的却不值班。她就给我戴上脚镣和手铐,并且还用警棍打我。我说:“既然这里吃喝都是共产党的,那我就不吃不喝。”于是我就绝食,他们就给我灌食,把我按在地上给我打针,李媛媛还用脚踢我,到现在我左半边肺还是肿痛麻木,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我记下了她的警号:“129541”。

六月十九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我心跳越来越快,左半边头皮发麻,右耳也听不见声音了,口齿不清,嗓子早就哑了,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狱警看我快不行了,急忙把我送到潍坊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她们怕我死在那里,急忙通知国保大队和检察院放人。我在黑窝里待了五十多天,原本一百二十多斤的体重下降到了不到一百斤。

回家后,我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十天的功夫,体重迅速长了十斤。法轮大法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