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潘文丽三次被劳教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潘文丽,四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下面是她自述其遭遇:

我没有修炼法轮功的时候,身体非常不好,多种疾病缠身,有支气管炎,腰腿痛、心肌供血不全、神经官能症、经常心跳上不来气等症状,修炼法轮功后这些毛病都不翼而飞,每天有使不完的劲。法轮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还净化了我的心灵,我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做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在大法被侮辱,大法师父被诽谤的情况下,本人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上访护法,但信访办已不存在,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便衣、武警,在天安门被便衣跟踪,问你“是法轮功么?”我说“是”,就把我转到哈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留三天,由哈市新一派出所警察带回后押送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四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哈市民强派出所马姓警察二人,凌晨两点无故砸门,声称有人举报我炼功,不由分说强行把我带走,把孩子吓的连哭带叫的,手铐铐到上午十一点才放回。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吊挂、电棍电、奴役、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本人为了澄清事实真相,第二次去北京,在天安门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警察非法抓捕,最后由哈市驻京办事处通知当地哈市民强派出所接回,勒索二千元,又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万家劳教所。当时我的两个没成年女孩子孤苦伶仃(孩子父亲在外地),身心受到巨大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在万家劳教所,以卢振山所长为首的实行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野蛮的迫害,强制放弃信仰,把男警察调入女监室,把我非法关押小号,在小号里电棍叭叭的响声、警察的叫骂声,被迫害者发出痛苦的喊叫声,真是惨无人道的!不写转化书就残酷的酷刑折磨。当时迫害我的男队二队长姜殊才、警察张晓初,给我上大挂(就是把两胳膊用手铐铐在一起)用绳子吊起来,脚尖点地,在吊的同时张晓初还用电棍电,最后休克了什么都不知道裤子尿湿了才放下来,往身上浇冷水,醒来后又放在铁椅子上。逼迫我写保证书,而后把我送到三楼集训队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集训队队长赵余庆、姚福昌、吴洪勋更是心狠手辣,在集训队里逼迫我干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事,不顺从就不让睡觉,坐狗头小凳,在地上蹲着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才让睡觉,特别是姚福昌手里拿着电棍,不按照他的意愿就电,逼迫我做违心的事情。随后把我调到七队三班,警察杨国红让背诬陷大法的东西因不配合又把我送到集训班进一步迫害。天天码坐、走步、集训,强迫干违心的事情,最后奴役,每天五点起床,晚上十点收工,活干不完拿寝室干不许睡觉。吃的是玉米糕,黑乎乎的,萝卜汤没有一点油,汤下面是泥。

在劳教所里,每天都强迫干违心的事情,在那里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真是一所人间地狱。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手铐打、踢、不让睡觉、蹲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本人上楼道送大法真相资料被便衣绑架,在哈市太平大街派出所,警察用电棍往我嘴里电,电到电棍不好使了才停止,非法把我送哈尔滨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把我送往哈市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前进劳教所,恶警强迫写三书,不写就让蹲着,王晓伟队长用手铐打我、踢我。后来答卷时我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又让写诽谤大法的作业我不写,二队副队长隋雪梅不让我洗漱、晚上不让我睡觉、在走廊里蹲着。隔几天后,她又把我叫到办公室,气急败坏的踢我,打我嘴巴子,身上踢青了,脸打肿了,把我铐上手铐蹲着,警察丛志丽叫嚣:你不写别想从这门走出去,霍书平队长唆使盗窃犯葛云打骂法轮功学员,我说葛云这不是坏人管好人么?为了这一句话,她时不时的就找茬骂人故意刁难我。我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走出劳教所。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码坐、拽头发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矿泉水瓶猛砸头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送人真相光盘,被道外国保警察阿斯根发现,他拽我把衣服全拽下来,简直就是流氓土匪,没有一点人性,当时我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后来围观的人说“让她穿上衣服,这像什么样子”,他才让我穿上。他叫来三棵树派出所警车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我,我要他们看警察是流氓,把我脖子抓破了,腿上都是伤。警察阿斯根本没有照面,在这期间三棵树派出所的人到我家强制抢走我家个人电脑一台。也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直接将我送到鸭子圈拘留所强行拘留我,说是非法拘留十天,结果十五天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拘留所偷偷把我送进了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一年。

一进劳教所就让写三书。我不写,队长刘畅就拿电棍电,一看我身体不行了,就找大夫来给我看病,强行让我吃药,我不吃警察丛志秀就使劲捏我鼻子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就倒在了地上,一帮警察一哄而上连踢带踹的,最后强行按手印,接着集训码坐,不让睡觉强行背守则,我不背,队长就打我嘴巴子。还有警察许巍诽谤法轮功,我制止她,她就煽我嘴巴子。由于在拘留所绝食,手没劲端饭碗,包夹我的犯人白秀娟就告诉队长,刘畅又把我从一楼拖到二楼拽头发,打我。有一天站队手哆嗦,刑事盗窃犯王芳打我三个嘴巴子,干活扛箱子我扛不动,牢头王芳惩罚我不让洗漱一周,干活完不成规定的任务就不让洗漱。队长王敏更是心狠手辣,她指使刑事犯牢头崔恋恋打骂法轮功学员。让写所谓“作业”,我不写,她就告诉警察刘仙宇体罚我站到十点多来检查后才让我睡觉,让我写日记我不写,警察张薇薇不让上厕所,憋尿都憋出汗了到后来小便就憋不住了不上不行。背守则我不背,队长张艳丽就扇嘴巴子。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队长张艳丽让我一个人去干活,我不干,她就强行拖拽我到走廊,用手使劲拧我的脖子和胳膊,随后又把我带到办公室用矿泉水瓶猛砸我的头。这些警察为了执行江泽民的指令,根本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随便打骂羞辱,执法犯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