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高级工程师李春英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李春英原是中国石油管道局科学研究院职工,高级工程师。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上午九点,她通过特快专递将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寄给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短信回复已签收。

河北廊坊管道局管道科研院高级工程师李春英,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惨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被绑架六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拘留四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洗脑两次,被无理开除公职,被强行注销城市户口(单位出证明),被逼离婚,无家可归。如今五十六岁的她,连办退休的权利也被无理剥夺。

李春英原是单位里的业务骨干、项目负责人,曾获多项科技成果奖。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顽疾不翼而飞。她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贪不占,一九九八年年底被管道科学研究院评为“文明职工”。

修炼前她有全身的顽疾:严重的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肾炎、胃病、神经性头痛。多方求医无效、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身体上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使她苦不堪言。

修大法后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心情也开朗了,做事能为别人考虑,遇到矛盾能想自己。工作中不贪不占。有病的身体也不药而愈,十六年中没吃过一片药,是亲身受益者。

当时她负责的课题经费约有几十万元。主要包括:工程费、设备费、软件开发费等。别说在一些设备的差价上能获利,单在工程费上吃对方主动给的回扣,那也是非常可观的。大家都感到这里边有利可图。因为她是修炼人,必须按照“真、善、忍”做人,不能随着社会的潮流贪污腐败。她课题的其他成员也很理解,可是课题以外的人都不信有这样的好人!以为她们会得多少好处?最后合作方把她们没从工程费中拿一分钱回扣的事告诉了科研院院长,他也非常感慨!

可是江泽民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之上,利用手中的非法权力,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迫害安静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对和平理性表达意见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劳教、判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下面是她的部分迫害事实:

绑架、无理除名、被逼离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李春英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门头沟看守所、廊坊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后,管道科研院书记杨文玉、人事科长王瑞英将她除名,停发工资,没有任何手续。

这期间,杨文玉挑拨李春英的丈夫与她离婚,恐吓她丈夫要没收分给李春英的三类住宅。其丈夫忍受不了压力,背着李春英写了很多不实之词,单方办了离婚手续,拿走了家中所有积蓄。她丈夫又和本单位职工魏昌厚(零四年得癌症死亡)合谋编造假委托书、假公证书,把户主为李春英的住宅落户到自己名下。李春英被逼得只能租房住。

怀柔看守所的冻刑

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春英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几个恶警拧着胳膊、揪着头发、骂着脏话,用拳头猛击她头部,把李春英绑架到怀柔看守所。李春英拒绝照相,恶警指使犯人打她,拽着她的头发按到椅子上强行照相。看守所要扒光衣服搜身,李春英不从,恶徒就逼她光着脚站到雪地里冻着。

李春英被关在一个没暖气漏风的监室里,冻的直打哆嗦。一天半夜四点多钟,突然听到一名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又听到恶人的打骂声,李春英就喊:“打人犯法!”恶警恼羞成怒,叫来十多个男犯人把李春英强行拽到院子里,光着脚站到雪地里冻。

拒骂人遭绑架,被折磨致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五月,李春英的租房被抄,恶警抢走了现金八千元、一体机、十几箱纸、油墨、电脑等物品,总价值约五万元。二零零二年一月初,市局一处田广清带着闫震、吴宏伟及市国保大队冯广纪四人,象土匪一样从二楼跳到一楼李春英租房的院里绑架。田广清从李春英的衣兜中抢走了借来的一千元生活费。还抢走两台打印机、一个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现金等,总价值二万多元。强行把李春英劫持到廊坊月城洗脑班。一个小时后又劫持到廊坊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下旬,在公交车上乘务员逼乘客骂法轮功,李春英不骂,就被绑架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公安局。恶警连续审问七天七夜,昼夜坐在凳子上,晚上不让睡觉。她被熬的撑不住了,从凳子上摔下来,坐起来后恶警接着审。在看守所里,警察折磨她,手、脚都捆住,强行输液、灌食。她被折磨了四十多天,人已经奄奄一息。廊坊公安局及研究院准备接她的人到那儿一看,人已经不行了,就连夜开车走了。正蓝旗公安局怕担责任,让家人接回。

要求恢复工作,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前,李春英三次找单位领导要求恢复工作。时任院长薛振奎说:等开会时研究研究,几天后听信。李春英再去找研究院领导,人事科长王勤说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能恢复工作。说话期间,王勤打电话和公安局联系。李春英刚出研究院大门,恶警闫震、刘颜辉、吴宏伟等人从一辆黑车上窜出来,把李春英从自行车上拽下来,抢走包,绑架到公安局一处。在没有任何手续、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两年。体检心电图不正常,劳教所不收。闫震单独和狱医谈了很长时间,不知用什么卑鄙的收买手段让收下了。

李春英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狱警把她单独关到小禁闭室,没有床,只能睡在地上。队长闫红丽让狱医和犯人给李春英野蛮灌食,每次都是四、五个犯人把她按住,狱医捏着她的鼻子硬灌。有时用锐器把李春英的牙撬开灌,她的牙被撬松了好几个。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李春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几个犯人按住李春英的腿和胳膊,强行输不明药液。李春英浑身抽搐,身体里就象有虫子爬一样,无法忍受。二零零五年十月,李春英虚弱的已经灌不进食了,也不会走路了。劳教所把她拉到外面的医院检查,抽血时抽不出来。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才办保外就医。

城市户口被偷偷注销,办理退休遭无理拒绝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在李春英被非法劳教期间,她的前夫背着她,勾结山西稷山县蔡村乡派出所开出准予迁入证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管道科研院给廊坊新开路派出所出示伪证明,谎说李春英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新开路派出所给稷山县蔡村乡开出了户口迁移证,偷偷、非法的注销了李春英在廊坊市的户口。二零一三年初,李春英又给单位负责人写信要求办理退休,也遭拒绝。

中共迫害十六年来,李春英累计直接经济损失有上百万元。目前她四处打工,生活非常窘迫。

被控告人江泽民触犯的罪名: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非法拘禁罪、伪证罪、诽谤罪、侮辱罪、反人类罪等。法网恢恢,罪责难逃!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