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 浙江兰丽芹起诉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浙江省海宁市兰丽芹女士,在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多次被骚扰、绑架,被迫流离失所,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警察还胁迫家人四处追踪她。兰丽芹女士日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惩办元凶,还大法公道,还公民修炼法轮大法的自由。

以下是兰丽芹女士在《刑事控告状》的主要内容:

我叫兰丽芹,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生活无望,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善待家人。但中共警察却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骚扰、绑架,被迫流离失所,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警察还胁迫家人四处追踪。

一九六九年出生在黑龙江省木兰县临城村,二十岁那年嫁到浙江省海宁市陆泽村许家为媳妇。一九九六年丈夫因意外事故死亡,扔下我和六岁的孩子,还有体弱多病的婆婆。生活步履艰难。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有幸得大法 。洪大的法理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的吸引了我。于是我请来了《转法轮》,还学会了五套功法,严格按照老师要求用“真善忍”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言行。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心情也开朗了,我胃病全好了。我又组织了新的家庭,夫妻和睦,孝顺老人。

警察入室抢劫 好人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六点钟左右,我家突然闯进很多警察,我问他们有什么事吗? 警察说:我们例行公事,来检查一下。他们在屋里走了一圈,拿出一张检查单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用暴力手段强行逼我签了字。接着一下子,客厅闯进很多警察,一个叫老于的警察开始翻橱柜,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如获至宝,嘴里叫嚷着“在这呢,在这呢。”他们还要上楼去翻,我拦住门不让上,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你们这是犯罪。”长安派出所警察楼续辉和另一名女警,使用暴力拽住我的胳膊,向后按,不让我动、还推着我上楼,看着警察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小个子警察私自打开我的电脑,嘴里念叨着:怎么打不开进不去,奇怪了。警察到我儿子住的房间抄走大法书籍、资料、电脑、切纸刀、打印机、塑封机,录音机,光盘。过一会警车到了,我被绑架到长安派出所。 警察利用威胁、利诱、恐吓等手段企图让我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我拒绝回答。这样警察非法审问了我一天一夜也没让我睡觉,最后把我非法关押关进了海宁市看守所。

名字造假、罪名造假难掩罪行

我是被关押在海宁看守所205室,共十五个人。看守所长给我一张存钱的收据,上面写的名字是“兰花”。警察非法提审我的时候,我就质问他们:我不叫兰花,我叫兰丽芹,为什么不敢用我的真名呢?警察楼续辉当时就翻脸说:这个你不要问,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看守所所长给我一张在押犯人的表格让我填,上面的罪名竟然是“盗窃犯”。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盗窃犯。他们当然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警察每次非法提审都是一上午,然后他们去吃饭,回来继续审问,从来不给我饭吃。海宁市610人员和警察还逼迫我写“三书”放弃信仰,说:可以少写点,假话也行。

看守所早晨八点多才能吃早饭,早晨吃粥和咸菜,中午和晚上都吃米饭,菜很少,看不见油,犯人们都叫水上漂。看守所还让在押犯人做奴工,折纸卡,给每个监舍分任务,干不完要加班到晚上七、八点。有一种化学品叫彩色胶圈,气味很呛鼻,使我咳嗽不断,胸闷腰痛,身体越来越虚弱,犯人报告狱警,也没人管,犯人也没人敢吱声。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家人担保才让回家。

回家之后,我的身体一直很虚弱,总是咳嗽、胸闷,腰痛,不能干体力活。就这样,警察还经常去我家骚扰,还说这段时间不要离开海宁市,有事要跟楼续辉请假。

十二月十一日,海宁市“610”人员小苏打电话再次骚扰我,叫我到当地派出所,说有点儿事。我为了躲避迫害,逼迫离开了家乡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

被迫流离失所 警察胁迫家人追寻

我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过年了,我回娘家去看望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才知道警察胁迫我丈夫来找过我,并欺骗说十二月三十号之前回去就没事儿。我丈夫接到亲属打的电话坐飞机赶来,见到我,又是高兴又是害怕,又是担心。我很理解丈夫的心情,正说着话,我丈夫的电话响了,丈夫一看说:你看又打来了,姓沈的警察。对方问找到了吗?丈夫说在这儿。我接过电话跟他说:为了你们我不能回去,我不能让你们继续犯罪。你们也不要再骚扰我的家人。趁丈夫去买菜,我离开家,又走上了居无定所的路。

二零一三年四至七月份,浙江警察还到我的娘家哈尔滨木兰县追找,和当地警察到我的姐姐家骚扰。之后,又到佳木斯追找,有七、八个警察住在江天宾馆。吃,喝,玩,乐挥霍国家资源。来追找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几个月的时间没找到。他们还不死心,在七月六日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人员逼迫我的儿子许东杰到佳木斯寻找,不让他上班,找不到我,他们挖空心思以寻母启示的形式到处张贴。

二零一四年十月份,又诱骗许东杰在到他们指定的浙江宁波一户人家去找。还经常打电话骚扰家人。给家人在精神上,经济上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这么多年我所遭受的迫害仅是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其实从省、市到基层,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也面临正义的审判。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我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该是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