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福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我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家开出了许多奇异的小花,采撷一朵,敬献给伟大的师父,以此表达我一家人最诚挚的谢意。

一、大法为我家驱阴霾

常言道: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而我家却恰恰相反:有病,又没钱治。

九八年底,我因偶用烧纸作手纸,染上了妇科病,市医院大夫告之:需根治,即使八九十万元也无结果。我夫妻俩月工资不到千元,买房尚欠四万四,压得透不过气,现又雪上加霜,得顽疾。孩子未满两岁,今后还有幸福可言吗?丈夫一筹莫展,我痛苦绝望,整个家被阴霾笼罩着。

突然间,想起同事、亲属向我介绍过法轮功,说是“可治百病,不花一分钱”。第二天我走進大法。入门后,每天学法、炼功、忙忙碌碌,不觉中两周过去了,“病情”减轻了,三周多,顽疾消失。我惊骇,是梦幻?咬咬手,确信无疑。我兴奋至极,真想到大街上喊:“法轮功万岁!”

一分钱没花,师父给我消除了病业,我家云开雾散、柳暗花明,他开心、我快乐,沐浴在佛光中,感谢师父,救我于水火之中。

二、我得法,丈夫受益

丈夫多年就患有严重的溃疡病,每天、每顿都得用药顶着,饮食上,十分谨慎,冷的、硬的、粘的都不能吃,酒不能喝;穿戴上也十分小心,脚、胸保持不着凉。尽管如此,每年都要犯几次,一犯就无法入睡,要么抱着热水袋,要么抱着棉被在床上跪着,或撅着,口吐酸水,呻吟着。短则五六天,长要十多天。犹如本来面黄肌瘦的形体,又被画家夸张了几笔,更不像人样了。

我修大法不到三年,他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饮食、穿戴都放开了,人也健壮,容光焕发。二大姑姐兴奋的对婆婆说:你看小莲把大岳养的膘肥体壮的,他自己也感慨道:这真得感谢大法师父啊。

以前每年都得从老父那里拿来几袋药作补充,现在不仅不拿了,连家里也找不到药了,只是偶尔喝点板蓝根或吃点感冒片而已。

三、我得法,孩子受益

我得法时,孩子不满两岁,在襁褓里,常常听我读法。两岁半时,我给她订了三份幼儿画报,每来一本,我都要从头到尾给她读一遍,然后她自己再一遍一遍的看。她五岁时,我想该教她识字了,我拿出字卡,还没等我读呢,她先读出来了,我又拿出两张,她都读对了,我拿出三盒考她,只有二十多张不认识。我惊愕了,问她怎么认得字的,她说:“你给我读画报,我再看,就认识了。”二十几张教她不到几分钟又都认得了。

上小学一年级了,刚领回课本,她拿出语文书,坐在我身边,要我看着,她给我读,全读对了。我兴奋的鼓励她,她也很自豪。

小学二年级结束,她就能通读《转法轮》了。三、四年级时,到了礼拜天,她常常坐在窗台上,用窗帘把自己裹起来,在里读《转法轮》,一读两三个小时不出来,吃饭时,要叫她几遍才肯出来。吃过饭,再把自己裹起来,接着读,两天就能读一遍。晚上我炼功,她也在一旁随我炼,抱轮时,常常泪流满面的,我不忍心,不要她再坚持了,她不作声,继续流着泪,坚持炼完。大法就这样在她幼小心灵里扎下了根。

小学四年级时,班级要选四名数学好的参加校级奥赛,条件是必须是参加奥赛班学习的,我女儿没在外面学,只是在家里自学点二、三年级的奥数,班级只找出三名,还差一名,同学异口同声喊女儿的名字,老师也同意了。没料到,女儿竟拿了全学年第一名。老师、同学欢呼雀跃,班主任特意给我打来报喜电话,并告诉我,她要代表学校到地区去参赛。在筹备期间,上级来了通知说,小学不搞奥赛了。老师深表遗憾。

小学阶段,女儿放学时间与我下班不同步,我便把她送到学校附近的书画班里,她每天放学,就自己到书画班学习书法和绘画。书画老师都说她有悟性,是块好料。

星期天,还有钢琴课,平时是由区里大学讲师教,放假了,由一位著名音乐学院钢琴专业学生教她,这两位钢琴老师都强烈建议,要她走钢琴专业,否则太可惜了。习练钢琴,需要大量时间。为给钢琴让路,不得不放弃了书画。五年级,孩子拿下了十级钢琴证书。

上初中了,学校是本地的老牌子校,学年九个班,五百多人。初中课业量大了、时间紧了,学校又开设早午晚自习,就没时间炼功了。只能抽时间学法了。她在班级平时少言寡语,老师、同学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第一次月考拿了全学年第一名。这让班主任、同学大为震惊,从此,孩子的成绩就定位在学年一、二名上。每次家长会后,总有些家长问这问那:

(1)如何教育孩子啦?(2)孩子课外都参加哪些辅导班啦?(3)孩子课外都读什么书啦?(4)如何限制孩子玩电脑啊?(5)孩子作息时间如何安排的等等,总要把我孩子作标杆,让大家去模仿,我很尴尬地告诉他们:“孩子没参加什么课外辅导班;我也没什么高超的教育方法,只是……只是……”他们追问道:“只是什么?”当时我没有勇气告诉他们,她是学大法的!生怕在校给她带来麻烦。

中考了,她的成绩在全县排第一,受体育成绩影响,排了第三名。被地区重点高中选拔走了。

现在开始冲刺高三了,高一、高二时,再忙,也不忘学法,因此,成绩一直很可观。全校一千六百多学生,她排过前十、前二十或前三十(前五十也排过)。名次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品行。她懂得尊敬师长,关心他人,助人为乐,心理阳光,积极向上。老师说她成绩应该奔清华、北大的。我认为,有师父呵护,一切都是最好的。

她不光学习好、品行好,身体也好。从小到大,只挂过两瓶点滴,第一次,是她七个月时,第二次是初一第一次月考后,当时正值禽流感流行,她发烧了,我没守住心性,带她到医院打了一瓶。平时有点小伤风感冒(我们叫消业),有师父管,都过的去的。现在住学生公寓两年了,同寝其他三人常轮番打点滴,她什么事都没有,有位家长开玩笑说:“你女儿是钢铁铸造的,从来不得病”。

四、算账

这十五年来,我身体特别健康,从没吃过一粒药,药费至少省下三万:丈夫身体也好,平时只是吃点板蓝根或感冒片,至少省两万。孩子至少省三万,尤其在学业上,孩子从不参加补习班,初中至少省两万,高中两年了,如果一科一节200元(市场价)一年就6万7千元,三年是20多万,如果补习三科,三年就得60多万。我女儿就在这一项上,等于为我家创收60多万:上重点高中正常得交3-5万,我家一分没花,普通学生年学费1500元,她只教600元,反过来学校每年要奖励她1000元,这又省下34900元。通过算账,我深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我们全家的。

师父给予我们这么多,用什么来回报呢?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众生,完成好史前大愿。让师父欣慰,才算是最好的回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