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无神论 助师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得法以来,一直认为自己信师、信法、信神,特别是此时,师父带领弟子们完成史前大愿,救度众生,和师父同在,人神同在,自己当然也算是信神的了!

但是通过最近做的一些项目,我认识到,不然,自己嘴上说信神,在思想一定层次中,也可以说是信神的,但思想深处,尤其很多自己意识不到的深处,无神论深深的印在思想里。同时它们也不知不觉的反映在自己写的文章中、和世人的交往、讲真相中,当然也影响着读者及世人。随着正法進程飞速发展,不注重自身层次提高,助师正法的力度就会大打折扣。

师尊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中共邪党灌输的这个邪恶理念,在大陆中国人的思想中已经被认为是正常了。有的年轻人,从出生就在这样的灌输中走过来的,对他们来讲这种变异邪恶文化成了自然,反而把正常看成了可笑,或不理解。”自己这一代人正是这样走过来的,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从小到大一直灌输到头脑里,思想深处。

在破除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救度世人,让世人回归神传正统文化的一些项目中,涉及到要了解一些历史人物的思想境界、行为举止、道德层次,展现那时神给人定下的做人的规范,那时人的情操,及要给后人留下的做人应该有的行为标准。过程中,我深深体察到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障碍着自己做好项目,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古时,人们信神、敬神,信守自己的一诺、一愿,为此不惜舍掉名、利、甚至生命。也正是由于信神,古人并不像现代无神论影响教育下的人想象的那样贪利重情、贪生怕死,而是坦然走好神安排的生命之路。古人顺天意、知天命、随其自然、安居乐业。如果神安排这一生做皇帝,开创大局面、做大事业,那就做好皇帝,百年之后转生继续做好神安排的下一生。如果神安排这一生做平民百姓,那就男耕女织、敬天信神、积累福份,以便来生好再转生成人,等待神下世救度。

我们常听古人讲,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诺言、义无反顾。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信诺是向神许下的,因此来不得半点含糊。这才是人应该有的状态。但是受无神论、党文化的灌输、影响,现代人包括我自己多是从无神论出发,去想象古人的作法、行为,所以得出一系列错误结论。例如,觉得古人傻——为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失去生命,真不值得。看到春秋时代的义士无法报答活命恩人之恩,把千金投入水中以实践自己过去“千金相报”的承诺,觉着不可理解。却看不到古人其实是对神负责,一言一行都置于神的看护之下,这才是古人所以道德高尚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解读史记和古书中记载的有些千古伟人曾派人去寻仙采药,就不知不觉的用无神论的基点、想法去衡量,认为他们怕死,所以要寻找不死药,以期长生不老。看不清因原,而苟同后世人对千古伟人的污蔑之词,想来真是汗颜。

当自己修的不好,思想中不能去除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的影响,就看不到历史的真相,就写不出真实的史实,救人的力度自然就不够。项目组的同修也帮助我认识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等在我头脑中的反映,帮助我去掉它们。当观念转变后,当尽量清除了那些自己思想中根深蒂固的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思想变得纯净了一些,再看古人,才看出他们的高尚之处,也看出党文化、進化论、无神论怎样歪曲历史,毒害今人。由于受无神论、党文化的毒害,障碍着自己,心态不纯,所以笔下写出的古人,甚至包括千古伟人,不光写不出神传文化的韵味、真实的古人的思想境界、伟人的伟大之处,反而贬低了他们的形象。教训十分深刻。

这个教训也使我联想到自己涉及的其它项目是否也有同样问题。当我们救人的基点没有摆正,反而不自觉的用党文化,无神论的思想、论调、笔触去写救人的文章或揭露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文章,就会常用尖酸刻薄的语言,缺少善的内涵。常人看了觉着我们是在和中共恶党斗,而看不到我们是在通过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而最后要救度他们的真实本意。

公司里的炼功点由于人事变动,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炼功。公司里其他一些知道法轮功的同事问“就你一个人,为什么还要坚持”时,我告诉他,我炼功不是给人看的,而且坚持去炼功点炼功是我对神许下的诺言。古时的常人都能对自己的诺言信守始终,我们当然更能够做到。除去有事不能炼功外,公司的炼功点从没断过。我们在常人公园里的炼功点也坚持了近20年没断。即使是下大雨,我们也在公园房屋的屋檐下坚持炼功。冬天在大学借租的房间里炼功,除房间不能借租之外,我们也一直坚持下来了。

随着神韵救度主流社会有缘人,我们也开始接触更多社会主流人士,高阶层人士。神韵推票方面,我们已经不再利用过去那种廉价推票方式,而开始接触公司高管、律师、医生、教授等主流人士,那些人在理念上、文化修养上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都知道,人今生今世的福份来源于其根基,过去积累的德。这些主流人士能在今生获有一定的地位、财富,受到良好教育,也一定有其原因。同时,这也给我们進一步接触、向他们讲真相提高了难度。他们平时住在深宅大院,对一般常人活动、集会不参加,考究礼仪、穿戴、举止。对一般想接近他们的人,总是怀疑,担心有所求于他们,对想要找到他们的人总是敬而远之。早期讲真相时,当我有机会接触他们时,总是不考虑他们的处境,而尽快将真相资料想办法传给他们了事,也不想一想这样做效果如何。对自己的穿戴、举止、言行、礼仪都无暇考虑。但大多数得到的反馈却是他们不屑一顾。久而久之,觉的接触他们很难。

回想早期与高阶层主流人士及政府重要人物讲真相的经历,总是想急于求成,怕时间不够,机缘错过,结果反而把他们吓跑。记得有一位和我接触过的主流人士,不好意思直接批评我,而是引用一句谚语告诉我,“你把马牵到水边,如果它不想喝水,也没有办法(A man may well bring a horse to the water,but he can not make him drink.)”,意思是说,我不应该操之过急,反而会把人吓跑。对政要以前也是有急事时来找他们,没事时很少来往。

师尊的开示,同修的帮助,常人的反馈,使我认识到应该修好自己。自己层次不够,他们还不服气,还不容易救度他们。我不光是要在法理上提高,在常人中也应该行的正、走的直,炼功要像炼功的样,推票要像推票的样,接人待物不卑不亢,堂堂正正。让他们看到我们是大法弟子,而不是象其他常人那样对他们有所求才来接近他们。我们是在真心救他们。他们可能一时不理解,或者我们自己做的哪里还有漏,达不到标准,旧势力挡着不让他们得救,那我们就提高自己修炼层次,在常人中也做好,符合常人的状态,不给旧势力借口,让他们服气。

和政要人士,逢年过节,在同修的提醒帮助下,也不忘记和他们联系问候,保持良好关系。现在他们和我们见面交谈,也有了微妙的变化,不是象以前那样躲着我们,有时甚至主动找我们,询问新的局势发展,法轮功近况等。和他们约见,也变得十分顺利。我们区的国会众议员去年签署支持281决议案。今年,我们告诉他新的343决议案出来了,并希望他继续签署支持。在本地同修的共同努力下,特别是本地负责VIP项目的同修造访他的办公室面谈后,很快,没有任何周折,我们就看到这位资深国会众议员签署了新的343国会决议案,继续走好支持正义、抑制邪恶的路。

这只是两个近期修炼感悟。我的显示心、争斗心时常冒出来。每次因为显示心、不修口而说出来的话,过后心里十分难受,痛悔的睡不着觉。但是,时机合适,显示心又冒出来,十分顽固,真不好去,不是一次两次就可以去干净的。最近,在艺术节做神韵推票活动中,和其他宗教人士相遇,当他要让我转信某某教时,我把持不住争斗心,几乎和他争吵起来。结果不欢而散。当静下心来,抑制争斗之心时,我用师尊和大法给予的智慧和另外几位他的伙伴介绍神韵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交谈就十分融洽。

我很清楚,自己各种心还很多,有些心去起来真是剜心透骨,割舍不掉。更有时,想偷懒省事,干脆掩盖起来,以为不是大事,自己也没有表露出来,别人也不知道,以后慢慢地,偷偷地去就是了。修炼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心没去,每每想起来,又心急,又内疚。唯有踏踏实实,一言一行的遵照法去做、去修,让师尊少一分操劳,多一分欣慰。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