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决心去掉自己最不愿放下的执着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我有一个特别的执着,就是对容貌的执着。虽然或多或少大家都有这个执着,但是我的这个执着程度却远远超过大部份人。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羡慕班里长得漂亮的女同学,遗憾自己不是一个美女。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执着有增无减,我自己的外表本身还不错,但自己却觉得很不满意,希望拥有一个非常美丽而精致的面孔。为此甚至还几次去整形外科医院做过美容手术,但是过后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当常人的时候,看到漂亮的女性,我很羡慕;看到长相难看的女性,则非常同情,觉得她们这样的形象还能正常地生活,心理素质真好,觉得自己要是那样,会痛苦得生不如死,说不定会去自杀,可见我对于容貌执着已经到了一种多么不可思议的程度。我当时的业余爱好也全都围绕于此,看美容方面的书,去美容院,研究美容手术的种类,也研究关于如何保持皮肤青春的方法。

对于容貌的执着的最大根源是来自于色心,我从小就把男女之情看得很重,对于影视文学作品中的爱情故事,自己似乎感同身受,所以“郎才女貌”的模式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我认为女人的价值就在于容貌,容貌不仅是美好“爱情”的本钱,而社会的价值观也是以貌取人的。所以对于自己当时那种不顾一切追求美的想法和行为,自己还觉得是天经地义的,追求美容成为我人生的第一目标。

修炼后这一执着渐渐淡化了,并且随着时光的流逝,自己也成了家,走过了关注容貌的青春期,走向中年,渐渐对容貌不那么敏感了。后来更是忙于修炼的事、工作及家庭琐事等等,思想中都想不起这些了。但是在十几年的婚姻中,虽然和老公感情很好,自己却有几次精神出轨的经历,最不齿和令自己困惑的是,还有一次居然发生于同性之间,当然每次都仅限于自己的思想中,每次都是几个月或一年多就自生自灭了。自己知道这是情和色欲之心没有去干净的表现,尤其是执着于“被爱”以及“两情相悦”、“心有灵犀”等诸如此类的感受,虽然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言行,但却放任自己的思想在这种诱惑下被思想业带动着而天马行空地幻想而去感受所谓的美好。我知道对于容貌的执着与色心是直接关联的。

而近几年又重新出现了对容貌的极度执着,和青春期的执着不一样的是,这次所关注的主要不是容貌的漂亮而是容颜的年轻了。由于很多年来都没有注重实修,并且很少炼功,我发现自己的面容这几年渐渐老化。

尤其是几年前的一些经历,表现上是在人中的一些不公正待遇,本来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而自己却深陷其中,与常人一样的勾心斗角。吃不好,睡不好,甚至感觉到不公平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这种状况持续数年时间,搞的我心力交瘁,后来猛然发现自己明显老了很多。

发现这一点,令我非常痛心,而我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从前没发现呢,老化肯定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啊,其实是我那时被争斗心带动得太厉害,根本关注不到其它。后来利益纷争在自己的努力之下终于圆满地解决了,但没想到与此同时,身体也出现了严重病业,其实从前也有些小的病业,但自从自己用人的办法争得了看似属于自己的人中利益之后,这个病业就突然加大数倍,身心的痛苦几乎每天随时相伴。

这时,方才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可能自己前世欠别人的,却不愿意还,没有用修炼人的善和忍来对待,反而用人中手段争回来了,但却失去了更加珍贵的东西,自己也徒增了很多业力。师父讲过:“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1]这段法自己读过不知多少遍了,可通过这次经历才亲身认识到这个法理的严肃性和真实不虚,争来了利益却换来了业力,真是得不偿失。

在后来的修炼中,我渐渐放下了很多心,比如争斗心、妒嫉心,对名利的执着等等,而且也开始比较重视炼功和学法,再回头看看当年的争斗执着,真觉得那时的我太傻了,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啊,有什么好执着的呢?还因此影响了长功以及令自己身体老化和得到病业,这多么的不值得呀!

再看看周围的同修们,我很羡慕有几位十几年容貌都几乎没什么改变的女同修,看上去仍如从前一样年轻,而有的同修就变化很大,甚至老化得比常人还严重。这令我深切地感受到修炼的严肃性,尤其是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重视炼功同样是不行的,我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点认识到这一点呢?

认识到这些之后,我自己的修炼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变得比从前精進了,炼功学法很认真,从前放不下的许多执着都能够一个个地放下了很多。回头看看这些年走过的修炼之路,觉得自己居然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光是在做大法的事儿,却不知道学法炼功的宝贵,还在人中争来斗去,舍本逐末,这么晚方才认识到修炼的珍贵真是太可惜了!也太傻了!

但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的炼功是带着目地的,一方面希望去掉身体的病业,另一方面还希望通过炼功返回到年轻的容貌。在参加集体活动时,我的关注点都在同修们的容貌,比如哪个同修显得年轻哪个同修显得老,并以此判断谁修的好谁修的不好,谁炼功炼得好谁炼得不好。而我也尽量回避和几位女同修的接触,很多年前,我曾经和她们一样,甚至从前比她们看上去还年轻,但是她们很多年没有改变而我却老了很多,这令我感到很痛心,这种痛心的感觉在接触她们的时候就会出现,而令我无法面对。想想自己从前的容貌曾经显的比实际年龄小很多,以至于有一次其中一位女同修的妈妈让那位女同修的儿子叫我姐姐。然而几年后的今天,我已经看上去比那位同修老了。我痛悔自己从前多年来的不修心与不炼功的种种所为把自己变成了这样,只是希望自己更好地炼功学法和修心,而通过大法的神奇力量改变自己的容貌。

但因为这一动机不纯,所以我虽然努力了几年,但是病业还是老样子,而我已经习惯于这一病业的存在了,有些无可奈何。而容貌也没向年轻方向转化,可我对容貌的执着却一点没放,仍然在强烈地求,而且不甘心自己会老去,希望自己象那些修的好的几位同修一样处于“冻龄”状态,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将会变得越来越老的事实。

也就是在昨天,我的心里突然间第一次严肃地认识到我必须要去掉对容颜的执着,给我自己多年的执着外表的这颗心划上句号。这才发现这一执着心之深重,对于其它的执着心,不管我去掉或没去掉,但都是在努力去的过程中,至少希望自己去掉,知道自己必须要去掉。可是对于容貌的执着,我觉得那是天经地义的啊,那是我生存在世上的价值啊,我甚至感觉少了它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紧抱着这颗心不放,想都不敢想要去掉它。因为我从小就是为这个活着的,在这一问题上钻到了牛角尖里,在家庭和社会的影响下,形成了这一在常人看来都是非常畸形与不健康的人生观,更不用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了。

这个执着外表的心就是我长久以来甚至从记事起的“最本质的利益”,昨天我发现自己被这个强大执着心真是控制得太厉害了,而且执着得太长久太苦了,是到了放下它的时候了,不然就是“假修炼”,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

那么我执着外表的根源在哪儿呢?执着外表这颗心的形成是因为小时候看到长相漂亮的孩子们在亲朋好友中或班级里不但会得到大人们更多的喜爱,同学们也喜欢和她们交往,她们犯了错误也会得到更多的谅解,总之各方面都享受特殊待遇吧。所以当时自己就形成了羡慕漂亮及向往漂亮的心,希望别人喜爱自己和说自己好。小时候的这颗心是出自于对于情和名的执着,长大些之后则又加上对色的执着,希望漂亮的外表得到异性更多的青睐,从而满足自己对所谓“爱情”的向往。后来虽然有了美满的婚姻,表面上也早已不再追求异性的喜爱了,可是这颗心根子还没去,只是被压到了心灵深处。但是旧势力却看得到这个色欲心和贪心还在,所以会安排相应的关和难来触及这一执着,令它表现出来。

写出这篇心得旨在曝光自己这一最不愿意面对的执着,下决心去掉它,同时对自己这些年修炼中走过的弯路做个总结。也希望给有类似执着的同修们一个借鉴。我知道有的同修们心里也有其他的自己最不愿意放下也最不愿意面对的执着,希望大家以我的经历为借鉴,尽早放下这些吧。前两年,本地一位中年的同修以病业形式离开了,之前他曾说自己有个执着怎么也放不下,所以导致这个病业。

以上是我的一点个人修炼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