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转变见证法轮大法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我出生于波兰。当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决定要靠自己撑起生活。在十九岁的时候,我来到美国,开始在一家工厂工作。二十五岁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女儿,在她生活中的大部份时间里,就只有她和我。我痛苦过,劳累过,挣扎过,但是所有这些都让我收获了我现在的坚韧。只有一条路:就是我的路。

小的时候,我的家人星期天总会带我去教堂。当我长大了,去教堂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每周一小时的形式,但是对我的其它时间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我跟别的人一样,陷入了这种形式化的生活。

后来,我身体上出现了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一些症状,比如,肌肉痛、皮肤干、头发变得稀少、嗜睡等等。我的医生警告我这可能会影响我的心脏功能,随后便安排我做了心脏方面的检查。同时,我的左眼也出现青光眼症状,而眼药水也只是减缓了我视力恶化的速度。这青光眼终有一天会让我失明的想法让我非常恐惧,所以我总是定期去找眼科专科医生复查。

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我需要配一副新的眼镜。当我碰巧走進一家眼科诊所,我便询问是否能看医生做眼睛检查。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告诉我可以立刻检查。在医生的办公室,我跟医生讨论了我眼睛疾病的具体情况。虽然我也知道没有真正能彻底治愈的医疗方法,但是我还是问是否有办法可以缓解。然而我的眼科医生所告诉我的给我打开了一扇通向新的希望和世界的大门。她说她的妈妈曾经也有青光眼,但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她现在的视力不但很好,而且她完全不需要借助任何药物治疗。

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大法,但是医生的话无疑引起了我的关注。所以当即,我就非常想知道法轮大法,并让医生给我写下这个功法的名字。她不但给了我一张大法的传单,还递给了我蓝色的《转法轮》这本书。她说这本书本来是给她所在大楼里的一个工作人员买的,但是她有两次去送书都没有找到这个工作人员。这个医生又说,这本书一定注定了是该给我的。她说只要我想看这本书,就可以带走,但是对待此书,一定要有恭敬的态度。瞬间,我收获的新的信息让我充满了能量。我非常振奋激动,仿佛自己刚从沉睡中醒来,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眼睛的问题。但是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即将开启自己新的生命的旅程。

当天回到家以后,我三十四岁的女儿一看到我的新宝藏,便激动的喊出“转法轮”!她拿起书便跑开了。我女儿在纽约新泽西一带生活过十年,也曾经拿到过一张法轮功的传单。她只是刚从那边回来帮我照顾我八十七岁的阿姨和现年九十六岁的我女儿幼时的保姆。这两位老太太现在都没有家人可以照顾她们,所以我决定帮她们。她们都患有老年痴呆,所以照顾她们绝不是简单的事。她们需要有人一直在身旁,还要换尿布。我的老阿姨常常骂我、咬我、掐我、还打我。每当这时,我都会觉得很愤怒,对于她对我的不公平对待感到生气。

我的眼科医生还告诉了我一个法轮功炼功点,说在那里我可以学习炼功。当我第一次炼功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浑身轻松。我的身体很热,能量让我的身体从左往右、往前移动。同时,我还感受到了小腹部位的运动。我让女儿保留了医生送我的那本《转法轮》,我自己又买了几本波兰语和英语版的《转法轮》给自己。直到两个星期以后,我才开始阅读《转法轮》。但是我发现第一次阅读非常困难。在同修的鼓励下,我花了两个月时间才成功的读完。尽管还没有完全理解大法是什么,我还是坚持每个星期天早上去炼功点炼功。在前八个星期,我感受到身边环境中发生了美妙的变化,我知道我想学的更多。随着我对我阿姨态度的变化,她对我的态度也一天比一天变好。这真的是太美妙了!

第一次读完《转法轮》以后,我得到了更多的鼓励,让我再读第二遍,因为我对《转法轮》的理解会随着每一次阅读而增加。当时已经是二零一五年一月,我开始出现了很多干扰。工作量的增加、几场大的暴风雪、懒惰、以及度假都使得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既没有去炼功点炼功,也没有在家自己炼功。读《转法轮》的时候也有很多干扰。我的思想总是在走神,不能集中注意力。因为不想错过任何东西,所以每一句话,我都得读好几次。为了让我学法学得更好,我得到了一个MP3,里面有师父的九天班讲法。听法加读法,我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越来越好。我内心中平稳的变化让我想把自己修得更好。

当时,我并不知道我需要融入其他大法弟子中,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所以,当离开了其他同修两个月以后,我觉得自己的思想、情绪都回到了原点。我很容易被周围的人、事激怒。当我把我的境况告诉给那位介绍我认识大法的同修,她建议我们可以每星期都在一起学法。没有一个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修炼环境,我们很容易离修炼越来越远。我意识到这是让我回到正确修炼轨道上的一个警钟,师父在提醒我要更加精進。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错过一次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我不懈努力下,我读完《转法轮》第二遍。所以,当二月中旬,我们一起学法时,我们开始读一九九六年以后的师父在法会上的讲法。

当听说神韵艺术团会于三月来芝加哥演出的时候,我立刻给我女儿和我自己买了票,然后给另外两个和我们一起看演出的人买了票。看神韵演出时,有一个节目触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哭泣。整个神韵演出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内心。

随后,我得知五月份有一个法会,师父可能会来讲法。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非常想亲眼看到师父。为了能在法会中有更多收获,我得加深自己对法的理解,所以我开始把学法看得更加严肃。同时,由于我是新学员,我还得写一篇修炼心得来争取获得参加法会的资格。英语是我的第二种语言,用英文写作对我来说也充满挑战,但是我不允许任何困难阻碍我。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写修炼心得。虽然有困难,但是我的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在四月中旬,我得知我可以参加法会!很快,我又学会了怎么发正念来清理干扰我修炼的邪恶。我发现发正念真的很有效,所以我尽可能的多发正念,即使是在外出做杂事的时候,因为我觉得我常常被干扰。

在学法和读了同修的很多修炼交流以后,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还需要服用治疗甲状腺和青光眼的药物。我知道这个问题不需要别人来帮我回答,而是得靠我自己去悟。一个星期以后,在纽约参加法会期间,对这个问题我有了自己的答案。就在法会的前一天,我象往常一样服用了治疗甲状腺的药,很快,我就觉得很不舒服。我开始大量的流汗,而我的胃也很难受,想吐。在去纽约市中心参加大法活动的路上,坐在同修车的后座上,我的情况变得急剧恶化。突然,我呕吐了大量液体和白色粉末状物质,但是令我很奇怪的是没有任何食物。几分钟以后,我悟到那些白色粉末状物质应该是我之前吃的药。我明白从现在开始,我不用再吃药了。师父已经帮我净化了身体。我最近去检查了身体,结果是我的血相指标都恢复了正常!我不用再吃药了!我无法表达我的喜悦和对师父的感激!

在第二天的法会上,师父还帮我打开了天目。起初,我以为那只是我的想象和幻觉。我睁开眼,又闭上眼。但是当我看向听众席和我周围的人时,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当我闭上眼睛,我真真切切的看到层层台阶通向台上的宝座,上面坐着身着黄袍、双腿盘坐的佛,佛的周围发出耀眼的光芒。宝座上方是美丽的宝蓝色。整个会场如此华丽庄严,我无法用语言完全描绘。在纽约法会几天的经历让我对大法、对师父深信不疑。

现在,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大法修炼人,无论事情有多么困难,我总要自己每天用正面的思维方式想问题。因为在大法中修炼,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冷静,我不会象以前那样很容易被激怒,我更能控制我自己。我的生活观在发生变化,我现在明白遇到困难和冲突,得向内找。就在这短短几个月的修炼里,在遇到考验时,我能更容易的找出自己的观念和执着,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的。

现在,每个星期三,我都开车一小时去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只要有机会需要讲真相,我就去让有缘人明白在中国发生的迫害真相。我是在波兰共产党政权下长大的,我深知它的邪恶。我自己的经历让我对在中国大陆被残酷迫害的中国人深深的同情。而我,生活在伊利诺伊州和威斯康辛州的边界处,我可以向两个州的人讲真相。

通过我的转变,我的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我的八十二岁的母亲和女儿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她们现在也都开始跟我一起炼功和学《转法轮》。

我对师父心怀感激。谢谢师父让我得到这么伟大的法,给我这么好的修炼环境。在这个修炼环境里,同修们互相分享、互相鼓励。我可以明明白白看到修炼人和常人有多么的不同,因为通过学习和遵照“真、善、忍”的原则,我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了。我下定决心消除自己的负面思维,努力向前,直到修炼圆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