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上天的梯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出生在四代同堂的家庭。一出生就体弱多病,有人说我活不过去十二岁。但是我活过了十二岁。我的老太奶信佛,我也相信天上有神、有佛。

我长大了,看到的却是人间不尽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我想找一个能解脱生死的办法。

人们说我心地善良。寺庙里的出家人说我根基好。我在滚滚红尘中寻寻觅觅,看了基督教的经书,接触了道教的点滴,去了佛教的寺庙,在各种气功间盘桓……十年光阴,行色匆匆。

我决定留在寺庙里长住,老尼姑主持却告诉我:法在门外。你看庙里的出家人,也老态了,也有病,也有死亡,也有人心与烦恼,庙里没有你要找的啊。她们把我送出庙门:你业力大,要保重啊。

我回到了社会。经历了单位破产、工作下岗、失业、离婚。身体不足一百斤的我,肩负了生活的一切,卖过冰棍、卖过服装,五更起,三更睡,带着女儿在这纷乱的人世间拼搏。

一九九六年夏季,我在商场服装摊位有了一席之地。可那时的我,却离死神越来越近,患有右侧乳腺癌晚期、肝内胆管结石,医院无药可治。中医大夫说:不能再用药了,会有生命危险。西医大夫说:生命不保。那时候,我整天处于半昏迷无力的状态。我不甘心的告诉自己:只要活着,积德行善,佛一定会来的,我一定能找到的。我将自己的病况瞒住了所有的人。

一九九七年冬季,父母到商场柜台前告诉我:你不是要上天吗?你学法轮功吧。法轮功就是一部上天的梯子。见我不吱声,父母走了。看着老人的背影,我一下子趴倒在柜台上,眼泪流在心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就要发生在这对老人身上了。

我趴在柜台上,突然看到柜台前有一架梯子,我顺着梯子往上看去,这个梯子真高啊,梯子顶上有一个身穿金黄色袈裟、头发卷卷的佛,伸出手来微笑的看着我。我伸出手大喊:是师父!师父来了!师父啊!这时,有人拍我:喊什么呢?你睡着了,不卖货,喊师父。我告诉这人:我看到师父了,我师父来了。

晚上下班回到父母家,我告诉他们,我决定看法轮功的书。两天后,父母给我请了《转法轮》、《精進要旨》。孩子睡了,我洗漱后拿起《精進要旨》,打开一看,上面写道:“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1]。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我不禁放声大哭:我找到师父了!我是多么的幸运啊!我终于找到师父了!

我抹干泪水,错过了当面听师父讲法,这还有师父的书呢,师父把法给我了。我双盘起腿来,坐在炕上。这时我看到周围一圈人坐在我身边,我告诉他们:我修法轮功了,我师父来了。他们围着我一圈一圈的转着。我又告诉他们:我修法轮功了,我师父来了。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法!他们停下来看着我,单手立掌,然后一个接一个的飘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我发现自己精神好了,昏迷无力的状态消失了。两天后回父母家,他们都说我脸上有了红色,眼里有了亮光。我告诉父母:我只看了师父的一句话,我的身体就好了。

从此,我真正的修炼法轮功了。七天后,我的身体健康了:小时生的病——肺空洞、十六岁生的病——猩红热后遗症造成耳鼓膜穿孔失聪、三十岁生的病——肝内胆管结石、现在的绝症——右侧乳腺癌晚期,所有这些,都不翼而飞,我得到了一个真正健康的身体!

十八年来,我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再也没生过病、吃过药,人越来越年轻。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因为我家是学法点,一开始我就被二十四小时监控。随之而来的是干扰、恐吓、威胁、嘲笑、挖苦、侮骂、抄家、关押。

我顶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压力,多次走進公安局、政法委、“610办公室”,走進市政府、市委书记办公室,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不要做迫害法轮佛法的事情,对他们自己没有好处。

我写信给参与迫害的人讲法轮功真相。我在柜台前面对面给顾客讲法轮大法好。我买了打印机,打印真相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人们“三退”才能保平安。

在修炼法轮大法后的第十年夏季,我去看望庙里的出家人,告诉他们:我终于找到了解脱生死的法。法轮大法是最高的佛法,是开创造就宇宙中一切生命的法!释迦牟尼佛在二千五百年前传法时都讲过了,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盛开的时候,法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不用出家,不用進山,就在世俗间修炼,就能得正果,这在佛教经书中写到的。寺庙的出家人对我说:明白了。

我找到了师父,得到了大法,人世间的艰辛、人世间的险恶,在我面前轻若尘埃。十八年来,师父时时在我身边,当我做对了时,师父让我看到众生得救后的幸福、喜悦。当我做错时,师父让我看到了众生被淘汰后的惨况、后果。当我爬不起来时,师父伸出温暖的大手把我从地上拽起:站起来,快跑。当我感到孤独无助时,师父让我看到我在师父的手掌心上,所有的众生都在师父的心里!

我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多么的荣幸。人世间的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心中对师父的感恩。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真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5/师父给了我上天的梯子-313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