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劳教判刑 业务经理控告首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宁夏石嘴山市法轮功学员乔建辉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四十三岁的乔建辉是某公司业务经理,他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江泽民集团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他一共被非法拘留两次共十八天,非法劳教一次共二十个月零十五天,非法判刑一次四年半,总计被非法监禁六年零三个月。

以下是乔建辉在诉状中提供的事实:

我有机缘九五年买到一本《中国法轮功》觉得很好,经人介绍在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之前我接触过许多其它气功,是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和意义,我的人生观发生了重大改变,以前不明白的事情都得到答案,身心有了很大改变,长年感冒彻底好了,脸色发青发黑变得红润,身体有了活力,知道了用更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生活中为他人着想,不断提高自己道德修养。

然而到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为妒嫉心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了告诉世人真相,还大法和师父清白,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我因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市区张贴法轮功的真相传单,被不明白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大武口长胜街派出所非法抓捕,晚上非法审讯一晚上,不让睡觉一直站着,逼迫我说出资料来源,没有结果后,我被非法拘留在大武口拘留所十四天,当时我还有九天就要举行婚礼,因为被非法拘留给我的家人、未婚妻及家人带来极大精神伤害。十四天拘留后我又被非法送到大武口看守所,二十八天后被石嘴山市公安局劳教委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送到宁夏区劳教所迫害,地点在宁夏灵武市白土岗镇。

在灵武白土岗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的警察为了让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我进行了残酷迫害,每天有两名劳教人员包夹看着,早晨五点钟就起床了,早上稀饭馒头一点吃不饱,就又出工到烧砖的窑上干活,当时是给砖窑积土,活又苦又累,一个人推着装满土的车子,还要飞跑起来,干慢了还要挨打体罚。收工回来后不能休息,一直在监室用抹布擦地直到开饭,他们不时还会侮辱打骂,吃完饭了再开会学习,晚上十点以后其他的人休息后还要被迫靠墙根站立,后脑勺挤压着筷子不能掉下来,筷子掉下来就要挨打,一直到凌晨一、两点才让休息。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和其他二十几人为法轮功名誉声明以前所写“悔过书”作废,抵制迫害开始绝食绝水,三天后我们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散分到各队,我被分到四大队,到所外出劳役到处干活,冬天寒风刺骨我们在野外挖沟,在太阳山修路,水是拉来的,所以我们几个人用一点水洗漱,后来到中宁水泥厂,早上四点出工,车间非常脏,水泥呼吸到肺里,嘴里面都是,我干不动活还遭到班长打骂,后来我抵制不干活,队长李南强行把我拖到车间,魏姓警察将我铐在车间水泥出料口进行折磨,每天六小时将近一个月,每天全身上下灌满了水泥。后来调到草场打草,每天早晨七点出工干活,人要跟着机器转,机器不停人不停,完不成任务回监室后就要受到打骂体罚。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到期后却没有释放,非法加期两个半月,于二零零二年五月才被放回家。

酷刑示意图:背铐
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因为给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资料受牵连,被石嘴山市大武口国保大队绑架,我被吊在门框上不让睡觉,一晚上才放下来,审讯时扎着背铐(一只手从肩上背过去和另一只手用手铐铐起来)把我摁在地上,国保大队警察还拿脚踩我的手铐,铐住我的一只手把我使劲摔在地上,让我交代资料来源。

六月我被非法关押在平罗看守所,我绝食反对迫害,一名副所长扇我的脸,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八个小时。七月份被非法关押在大武口看守所,九月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每天要大量装打火机,干活要从早上八点干到晚上干完为止,姓邹的警察因为我晚上值班坐着以违反所里值班规定为由对我进行迫害,每天早上下午各一次扎绳子,每次四十分钟,连续两天迫害,扎绳子后手基本失去知觉,肿大,手臂胳膊也麻木了。后来被银川市兴庆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零六年七月被送到平罗监狱迫害。在入监队被姓熊的警察罚站,每天从出工开始迎着太阳,站军姿直到开饭,七月太阳把头晒脱皮了,胳膊晒的起了水泡,还要犯人看着不能休息。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后来分到平罗监狱三监区,每天有犯人包夹看着,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号,我被警察朱嘉华送到平罗监狱刚刚成立的严管队,在严管队监室里有三个包夹犯人看着我们几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必须坐直不能动,上厕所要他们同意,臀部都做烂了,下午四点开始让其他犯人轮流污蔑诽谤法轮功,最后在警察支持下又开始对我体罚打骂侮辱,弓着腰九十度顶墙,后来我坚决抵制,警察才找我谈话停止对我打骂体罚但仍然天天坐板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才放我回三监区。

二零零九年三月又被调到九监区迫害,每天有包夹看着,不许和任何人说话来往,坐在小板凳上六个人轮班看着吃饭睡觉,后来监狱觉得迫害太轻了,就把我调到六监区,监区长派了四个膀大腰圆犯人看着,坐小板凳,不让睡觉让看污蔑法轮功的书,不停的折磨我,蹲马步,做一百下蹲,弓腰手放在脚尖上,他们还要使劲按我的腰,做仰卧起坐一百个等等,我被迫写了“转化书”,恶徒才停止对我身体上的迫害,但每天还要出工干活,剥蚕豆,拣脱水蔬菜,被灌输污蔑法轮功文章,直到刑期期满为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释放回家。因为迫害还在继续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生活。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一共被非法拘留两次共十八天,非法劳教一次共二十个月零十五天,非法判刑一次四年半,总计被非法监禁六年零三个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