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陷冤狱十一年 妻子任振芝携女儿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任振芝夫妇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却由于坚信法轮功,这个和睦的家庭,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得支离破碎。任振芝被非法劳教两次,女儿张睿被迫辍学,丈夫张金生被枉判十三年,至今仍陷冤狱,而诬判的理由竟荒唐到可创吉尼斯纪录:丈夫教别人上明慧网判八年,在判决书上签下“法轮大法好”,每个字加一年,加了五年。共十三年。

近日,任振芝及女儿用网上投递方式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并成功收到妥投密码。

任振芝女士控告说:“我们夫妻被非法双双抓走,那时候我的孩子才十四岁。丈夫比我提前二个月被抓走,我被抓的时候,天天被迫监控我的姐姐还不知道,元旦早上来我家,一进屋就看见孩子孤苦伶仃一个人在冰冷的小平房屋子里默默的哭泣着,一见到我姐姐进来便哭着说:‘妈妈爸爸都被抓走了,我没有家了。’我姐姐因此伤心得哭红了双眼。一次次被抓,没完没了的骚扰迫害,孩子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优秀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时常受到老师们的冷嘲热讽,终于辍学回家。”

下面是任振芝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和丈夫张金生,都是工薪收入,我们有个可爱的女儿。以前我多病缠身,是个有名的药罐子,丈夫也有许多不良嗜好,无论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都很不快,一九九五年我俩开始学炼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我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丈夫也改掉了不良嗜好。我们的家从此幸福祥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告人江泽民由于妒忌法轮功人多,所以对数以千万计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发动了这场血腥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亿万法轮功学员遭到惨绝人寰的迫害,我因此被非法劳教两次;丈夫被迫流离失所,被诬判十三年,至今仍陷冤狱;女儿被迫辍学……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清原县公安局几名警察开一辆面包车在我家后院,蹲坑监视我一宿,第二天早晨八点来钟,我去买馒头,警察看我出来了,就进了我家,一个警察说:可把我们冻死了,还以为你走了呢。我看着他们觉得挺可怜的,被谎言蒙蔽,善恶不分,助纣为虐,为了抓捕一个善良的人,冻了一宿。还有在县联社工作的姐姐也被单位派去监视我,在我家住了一宿。之后,我被送到县联社一天一宿,也是几个警察轮流监视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第二天把我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一个月后送到抚顺市教养院,又过了一个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每天被迫奴役劳动,强迫转化,一年后才放回家。

第二次,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抚顺市公安局一共四、五个人从后门闯入我家,到处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后,把我和刚放学的孩子带到县公安局,问我丈夫在什么地方,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威胁我说,不说就用电棍电你,你女儿就在隔壁,让她听到你的惨叫,你想不想这样?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们根本就联系不上,电话你们监控了,家门口你们也总派人盯着,他联不联系、回不回来你们不是最清楚了么?由于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恼羞成怒,第二天就把我带到了抚顺,把我送到了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半。

我的丈夫张金生是个热心人,因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学炼的人就多,丈夫主动组织大家学法炼功,迫害后,不法人员认为丈夫是头,被视为重点人物。丈夫于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抓捕,关进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左耳被警察指使犯人轮流扇耳光打失聪,在看守所期间还经历了用报纸、牛皮纸蘸水往脸上糊,不让喘气等等灭绝人性的迫害……丈夫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大约三个月后,强迫送进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

两年后丈夫回家,从此,家中骚扰不断。三天两头就有人到家骚扰,家周围都是监视者,为了监视我们清原公安局派人在我家对面楼上租了间屋子居住,丈夫被迫流离失所,从此再未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国保大队将我丈夫在约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非法关押在大沙沟看守所里被拍的照片发给当地以及吉林省梅河口市、山城镇等地区的出租车司机,并向世人以“悬赏三万元捉拿在逃犯”的名义抓捕我的丈夫(当时的“悬赏举报”电话:0413-3023344,0413-3022165,国保大队队长:阮丽、现已退休)。

丈夫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抚顺市国家安全局绑架,被劫持到抚顺市公安局关押两天后送回清原大沙沟看守所,据清原警察说:丈夫头骨被打坏,不是清原警察打的。也不许亲人探视,在清原看守所里。不法人员声称丈夫与外国大法弟子有联系,逼迫丈夫说出所谓“里通外国”的事。抚顺公安一处和清原县公安局警察非法刑讯,用尽各种手段,结果什么也没得到。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清原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清原法院判决依据是:丈夫教别人上明慧网判八年,丈夫认为自己坚信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在法庭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在法院的非法判决书上签写“法轮大法好”,他们恼羞成怒,每个字加一年,共加了五年,枉判十三年。参与迫害丈夫的有:清原检察院的曹吉兴、范东凤(非法罗列罪名加害丈夫);非法审判审判长华玉哲、陪审员于波及刘伟、书记员彭晓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丈夫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四十天后又转押到抚顺青台子监狱。二零零七年末又转到沈阳第一监狱。丈夫被非法关在沈阳第一监狱三监区。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监狱强制灌食致死一名本溪法轮功学员。丈夫于五月二十三日开始为迫害死去的同修绝食抗议。丈夫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狱警每五天强行灌食一次,第二次灌食时致使其心脏衰竭,险些丧命,原一百七十多斤的体重变得骨瘦如柴。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从绝食后至今,监狱就不让我再见丈夫。

后来,丈夫被转到沈阳市第一监狱新第十四监区:办公室电话:024-89296151。

二零一一年末,沈阳第一监狱对即将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实行突击“转化”迫害,“转化”一名学员,给主管领导五千元,帮助“转化”迫害的在押刑事犯人减刑三个月。

丈夫当时因被警察搜出一本电子书,被非法关小号一个多月。

由于丈夫还在非法关押中,监狱限制或不让我们接见,我们了解的他遭受的迫害只是星星点点。

我们家所经受的迫害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也是这场血腥迫害使亿万个家庭身心备受创伤的一个小小缩影。因此,特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法办江泽民。无条件释放我丈夫,早日结束这场历时十六年的民族浩劫。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