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遭冤狱共十七年 火车司机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原甘肃金昌金川集团公司运输部机务段火车司机魏安月和妻子何炳英,最近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因为这场迫害,魏安月曾被非法判刑十年,遭受刑讯逼供。其妻何炳英也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判刑七年。魏安月失去了工作,单位收走了住房,家庭受到牵连,孩子被迫退学。

根据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刑讯逼供罪、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诽谤罪、侮辱人格罪、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拘禁罪。

魏安月、何炳英夫妇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撤销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通缉令,立即全部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修炼法轮功脊椎病治愈

魏安月自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魏安月在一次检修火车时造成工伤,是腰脊椎骨损伤,右半身麻木,吃了八年多中药,跑了多少家医院,病不见好转。修炼法轮功三个多月奇迹出现了,多年的脊椎病全好了。妻子何炳英原来也是多病在身,修炼法轮功后同样受益。

魏安月说,过去他喝酒后,爱闹事,为了利益和领导争吵,修炼以后这些恶习都改了,“通过修炼也使我们真正知道了道德回升,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才是一个对国家、对社会真正有益的人。”

魏安月被非法开除公职、冤判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零年十月,魏安月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绑架到洗脑班长达二百七十多天,做苦力七个多月。金川集团公司运输部逼迫他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遭魏安月拒绝,金川集团公司便强迫魏安月卖断工龄,开除公职。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魏安月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冤判十年重刑后,转到兰州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五年十月,兰州监狱大规模残酷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五监区教导员警察肖兵将魏安月禁闭在小号室,指使七名刑事犯包夹魏安月。小号室里专门设置了电视机、影碟机,不间断的播放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强迫魏安月观看,看完后还要写出观后感。

晚上不允许睡觉,稍有不从就会遭到刑事犯的拳打脚踢,这样迫害了四十多天,使魏安月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七年三月,魏安月又被转到环境更恶劣,生产任务更繁重的七监区,从事手工地毯加工。

劳教所的“车轮战”加“连轴转”

二零零零年底,何炳英被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非法劳教两年。一中队主要从事蔬菜种植,地里最苦最累的农活都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如:冬季拉大架子车运肥,俩人一组,每车载重约五百斤农家肥,警察指使吸毒犯马玲玲监督催工,强迫拉车必须飞跑起来,一天活干下来,浑身象散了架一样。晚饭后,中队开始强迫两个小时的所谓政治学习,每周六各号室要组织周评会,周评会其实就是警察指使吸毒犯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式。

吸毒犯马玲玲搧法轮功学员的耳光,几次打得何炳英眼冒金花,用皮鞋狠命地踢法轮功学员下身。警察中队长谷艳玲用拳击打何炳英的脸颊,把她的脸都打肿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整个劳教所女队开始统一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劳教所采用的方式是“车轮战”加“连轴转”。所谓“车轮战”就是晚饭后开始罚站,一整夜不许睡觉,不许坐、蹲,由值班的吸毒犯监督实施。所谓“连轴转”就是罚完站一整夜,早饭后继续随中队出工,下地干活,午饭后接着站,下午继续出工干活,晚饭后接着罚站,没有片刻休息的时间。这种体罚一直持续九天时间,人往往干着活,或走着路就睡着了。

何炳英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日终于熬出了劳教所,回到金昌。

夫妻被劫持到兰州秘密看守所

何炳英流离失所到兰州,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仍然不断来兰州跟踪监视何炳英、母亲龚玉莲及丈夫魏安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兰州市国保支队七处几名警察将何炳英从身后突然蒙上黑头套强行拖入警车内,绑架到雁滩国保大队办公楼旁边的一座独立的、带有小院的平房内。这是一处秘密看守所,对外称为甘肃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警察绑架魏安月时采取卑鄙的流氓欺骗手段,打电话给魏安月说:“你妻子在某地出车祸了,你赶快来。”当魏安月急急忙忙赶到所谓的事发地点时,被非法劫持。

何炳英被单独关黑屋子七个月

刚一进去就将何炳英单独关在小房间里长达七个月,封闭式的房子没有窗户,暗无天日,门下方开有小洞,专门往里送饭。早饭只有拳头大的一个馒头,一小碗清汤,汤内只有可数的几颗米粒;午饭只有一两米饭,少许莲花菜;晚上是清汤面条,只有十几根五寸长的面条。何炳英根本就吃不饱,就这样整整被饿了一年四个月。

在这一年四个月里,何炳英杳无音讯。七十一岁的老母亲龚玉莲四处苦苦寻找自己的女儿、女婿,跑遍了兰州市附近县市的公安局、看守所,终无结果。到了七月,何炳英已无任何生活必用品,黑监狱怕花钱不给提供,才允许何炳英写信向她母亲索要生活用品。这时何母才知道女儿女婿确切的下落。在这之前,何母曾经三次找到这个地方,警察每次都欺骗老人说:“这里没有你找的人。”

何炳英被电击手臂、头部,吊铐一整天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四年,安全厅看守所的警察常副处长、所长刘浩等逼迫何炳英喊“警察好”,遭何炳英拒绝后,常副处长暴跳如雷,拿高压电棍电击何炳英的手臂、头部。两天后,常副处长又逼何炳英大声喊“警察好”,再次遭何炳英的拒绝,这时常副处长唆使警察杨学民把何炳英单手吊铐在审讯室高处的铁管上,何炳英只能脚尖点地,这样整整吊铐了一整天,还罚一天不准吃饭。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何炳英每次在被非法提审时都对警察说:“我们修炼大法没有错,更没有罪,你们这样做才是在犯罪。”警察说:“现在是我们在犯罪,等有一天你们坐在上面,我们站在下面的时候,再审我们吧。”

法庭上震撼人心的一幕

二零零四年七月,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秘密非法审判,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何炳英质问法警:“你们有什么资格审判法轮功学员?我们有什么罪?!”警察慌忙上来拉扯、阻止何炳英。出庭后,戴上手铐脚镣的十位法轮功学员均被蒙上黑头套,法轮功学员仍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马路上许多来往的民众都目睹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回到秘密看守所后,警察们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今天大闹法庭,法庭让你们搞乱了,等着好果子吃吧。”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当法轮功学员离开秘密看守所时,警察刘旭东威胁法轮功学员:“你们出去后,谁也不准说出这个地方。”

甘肃女子监狱四监区:加工各类服装

随后何炳英被关押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入监队的六号室。六天后,何炳英又被转押到四监区。四监区的劳役主要是以服装加工为主,生产订单有少部份省内各监狱的囚服,绝大部份是来自社会上的服装加工。其中有:中石油的工人服装;兰州市红旗服装厂服装;军队三五一五被服厂军帽、军服、马夹、军棉衣、棉裤;铁路工人服装及劳保用品;兰化公司职工棉衣。为某医疗厂生产的腹带,沙漠鞋、保安服装、税务服装、学生服、扶贫服。

涉及国外的公司有:宝鸡中盛服装出口公司;平凉市外贸局对阿拉伯服装出口生产加工;为国外伊斯兰民族生产朝拜服、朝拜帽。

生产任务极其繁重,往往为了赶工时,给监狱多挣钱,经常强迫服刑人员加班加点生产到凌晨三、四点钟。(迫害责任人:四监区大队长文雅琴,教导员张敏巧、侯俊红,分队长叶雪莲、王曼玲、杨晓芳、安东斌)

甘肃女子监狱迫害加剧六个刑事犯包夹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甘肃女子监狱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四监区将法轮功学员分别禁闭在小号室内,不准出房门,不准接触任何人。

指使刑事犯六人包夹何炳英,夜间不允许睡觉,一直罚站到天亮,白天警察开始叫骂、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狱警逼迫何炳英听、看污蔑法轮功的书。一月后,何炳英出现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心脏病,不能下床正常生活,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一年多,何炳英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何炳英才离开监狱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