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肿瘤消失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有幸得了法轮大法,母亲也相继得了大法。

《转法轮》的神奇事

母亲小时候仅上过一年私塾,识不了几个字,《转法轮》读不下来,她就跟师父讲:“师父,您能不能帮帮我?这一本书我不识字,读不下来,可怎么办呢?”

然后她趴在桌上睡着了,醒来后,神奇的事出现了。她告诉我说:不管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眼前都是字,成排成排的从眼前过,看不完的感觉。从那以后好久都是这样。

再拿起大法书学法时,她不仅能读了,还是连贯起来读。不修炼的父亲对母亲说:“哎?真神呐!你怎么能读的这么流畅?”母亲告诉他说:“那是我师父教的。”

信师信法 肿瘤消失

母亲自从走上修炼的路,生活总是乐呵呵的。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母亲消病业,在她的腋窝下长了一个和鸭蛋差不多大的瘤,母亲一心信师信法,没有二念。守住心性,每天坚持参加集体炼功(那时每天早上三点多起床,四点左右到大操场),还坚持集体学法,从未间断过。

我大姐(未修炼法轮功)知道后,问我母亲腋窝下瘤的事情,让我带她上医院去看。我说:她是炼功人,有师父管,不信你去问她本人,上不上医院她自己说了算。结果母亲很坚定地对大姐说:“我是炼功人,没有病,我有师父管我。”过了五、六天的样子,母亲腋窝下的瘤就开始流黄水,前后十多天,没有打针没有吃药,身体就这样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打压,给师父造谣,邪党的宣传机器也开足了马力,造谣污蔑法轮功。母亲依然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真相、散资料。二零零一我被邪党迫害,非法劳教三年,那时我的两个女儿还很小,十一、二岁的样子。她们的日常生活就全部由我母亲照顾,公婆不过问她们,公公还时常埋怨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也跟着我的兄弟姐妹轮流指责我母亲。那时母亲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二零零七年我又被邪党迫害判了刑,家里的一切又得靠我那年岁已大的母亲操持着。在我被邪恶非法送监的前一天,我母亲去见我,我对她说:“你不能间断学法,要信师信法,师父传我们的是佛家上乘大法,按照‘真善忍’最高标准做个好人,我们没有错。”

师父救了母亲

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母亲夜里起来上卫生间,摔了好几个跟头,连路也不能走了。第四天下午,我的兄弟姐妹都来了,要把她送上医院挂水。医院前前后后拍了好几张片子,诊断结果是小脑萎缩。医生让她的儿女们带其回家,说吊水也没有用了,剩下没几天时间了。

当时我心里就否定这一切,这一切肯定是假相,不是真的。回家后,我的兄弟姐妹又做主,非要给她吊水,吊到第三天,不吃不喝也不认识人了,整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大小便也不知道了。

接着我正念一出,站出来阻止他们,我说:这水不能吊,人已经吊的更不如前了,立刻停掉。我父亲听完后同意了。

我回家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救救母亲,再给母亲一次机会,完成史前誓约助师正法,跟师父一块回家。同修们也和我一起每天帮助我母亲,我白天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晚上有同修还有我的丈夫一齐给我母亲读大法、发正念。

到第十天,那天夜里是我大哥值夜,他说听见我母亲夜里喊:师父、救救我,救救我。早上我刚進门,大嫂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说:二姑,奶奶这次有救了,她夜里叫了师父救他,你大哥听见的。

我到房间一看,母亲清醒过来了,主意识清醒了,说话虽然不怎么清楚,可是思维逻辑不乱,我告诉她这十几天她的情况,她说不知道,想不起来。我让她向心找找,她说找到了,不该生气不该有疑心。

就这样我们每天还是坚持给她读书、发正念,接着她知道饿了,也能吃东西了。说话也渐渐清楚了,后来能炼功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母亲能上街讲真相了。她每天依旧坚持学法、炼功,凌晨三点多起来,静功也能炼两个小时了。

今年母亲已经八十二岁了。刮风下雨也挡不住她救人的脚步,每天最多能和七至八人讲真相,少则一人两人。母亲说:应该做的三件事还有许多没有做到位,唯有更加精進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和救命之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