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九死一生 吉林舒兰市金丰学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舒兰市金丰学因患多种疾病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重获健康,家庭幸福。江泽民对法轮功残酷灭绝性的迫害后,这些年带给他的是:骚扰、绑架、劳教、酷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及至全身粉身碎骨。

现在金丰学对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下面是他陈述的有关事实:

修大法 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患有胃炎、气管炎、神经性牙疼、结核性胸膜炎等多种疾病,瘦得皮包骨,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当时,我一家四口人,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更是疾病缠身,常年不离药,小儿子读初中,外欠三万元高利贷款,真是山穷水尽。

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了《转法轮》这本书,书中高深的法理令我震撼,从此走上修炼的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疾病不翼而飞。至今十七年没再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次药,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身体恢复健康后,为了偿还债务带着老伴、儿子赴建三江农场走上了打工的路。

在江北建三江打工三年时间,严格按大法、按师父的要求做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给多个老板干活,受到当地所有人的一致好评。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我在当地也置办了一份家业,土地、草房、农业机械等,由一个两手空空的打工者成了一个种地户,感谢大法带给我全家生的希望。

多次被迫害的经历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末,我从建三江回老家过年,腊月二十九到家,正月初四当地队长安排四个“社会人”每天形影不离的跟着我,软禁了半月之久。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从建三江回家队长又派人软禁我七、八天,又送大队七、八天,因我明确表示不放弃修炼,元旦那天又把我送往当地法特镇派出所关押洗脑八天,因我不签字又被送舒兰市南山拘留所非法关押洗脑八十七天。

第三次:在建三江,二零零二年刚开始秋收,刚割完一天稻子,晚上正熟睡,被农场干部带几名警察叫醒,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炼就马上带走,地也别割了,不炼接着割地,小儿子跪在我面前泪流满面叫我说别炼了,十垧将要收获的水稻,还欠着好几家帮我筹款种地的老板的钱,痛苦中我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了“不炼了”,他们让我老伴也说,他们还不罢休,让我骂我师父,我坚决不骂,他们在屋里一阵乱翻,拿走两本大法书,把我和老伴推上警车,拉到胜利农场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又由老家法特派出所所长开车用手铐铐着我俩带回派出所,第二天又送往舒兰南山看守所,大约关了十八、九天,又转关在舒兰东山一个地方,因我实在放不下没收割的水稻及独自一人的儿子,一天夜里我从二楼逃出黑窝,老伴直被关到元旦才放回。

第四次: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晚上,法特派出所警察曹玉石把我和老伴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送往舒兰南山看守所,这次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迫害,因此遭到残酷的迫害:狱警指使牢头迫害我,叫我面对墙大弯腰头朝下,两臂从后背用力上举叫喷气式,牢头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又用鞋碾踩我手指,又用牙刷柄用手捏住顶心口窝,顶到我两脚离地,又扒光衣服站在便池上,从头往下浇凉水,踢下巴,用拳头狠命的打脸,直到他们都打累了。这次被非法判一年零三个月劳教,关押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

第五次: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这一年多是九死一生,所遭到的迫害都是酷刑,太多了:侮辱人格,拳打脚踢,牙齿被踢掉多颗,受冰冻刑,被在楼梯上从上往下、从下往上来回拖,遭受野蛮灌食,每天重体力劳动,劳教期满又超期关押多日。回家后知道我被非法服刑期间,老伴在舒兰看守所又被关押两个月,出来后老伴就不在家了流离失所了,六十多岁的人了有家不能奔,老儿子也不敢在家了,一个家就散了。我也就找老伴去了。

第六次:二零一零年正月初四回老家探母,十三往回返途中,在德惠火车站候车时,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为了别再连累老伴,我决计返回,到其塔木下车发现跟踪者还在,就進了一栋六层楼,来到最顶层,已无路可走,来到一扇开着的窗前想:自己已是年过花甲之人,只为修炼做一个好人,这些年遭受的迫害令人想起就发抖,妻离子散,身无分文两手空空,这又被跟踪了,如发现我的新住所又没好,想想真没路了,情急之下从六楼跳下。醒来时自己趴在地上,身下一滩血,满口摔碎的假牙在血泊中,四肢没了知觉,不听使唤,大儿子知道后打车把我送進舒兰市医院,医生说有史以来没见过摔得这么碎的人,真正的粉身碎骨。哪哪都是支出的骨碴,拍片都没法拍,医生说:快转院吧,晚一天都有生命危险,住院押金最少十万,孩子们上哪整钱去,只好依我的想法马上回家。医生说到家就得死。

我没有钱吃药打针,也没有对接,也没有打帘子,一个六十五岁的老人粉身碎骨,活下来了,站起来了,扔掉双拐,扔掉拄杖走起来了,这在共产党迫害好人的今天只能说“因祸得福”吧,(因)看我摔得稀零碎,谁也不抓我了,但他们还不放心隔三差五来看看(监视)我。

如今我满七十岁了,我一天天硬实起来,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把承包出去的土地又收回来,自己种上了,翻地、培垄,铲地、薅草,喷药、割地、扒苞米样样能干。方圆几十里知道我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迹,谁都说大法好!悠悠之口是堵不住的。

我要控告江泽民这些年对我的迫害,将之绳之以法,按法律法规赔偿我应该赔偿的一切。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惨无人道的镇压,不仅仅个人犯罪,而且涉嫌指挥、组织、胁迫犯罪,造成全国公安,新闻系统为主要的犯罪系统。

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

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