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相见难相识 多少酷刑加身(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妻子认不出丈夫

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四川省广安市法轮功学员张明,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到非人摧残,头发几乎全白,体重只剩七十多斤。二零零二年年底,张明的妻子和妻妹黄志萍去新华劳教所探视张明,值班警察把他叫出来,俩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憔悴的白发老翁,就是原来魁梧、英俊的张明。她们以为是值班警察叫错了人,直到张明开口叫她们,她们才经仔细辨认后相认,俩人都失声痛哭。在这次接见中,张明透露:因他们不放弃信仰,恶警不给他们饭吃,并强迫他们在六月灼热太阳下抬大石头铺路基,本应由压路机压的路面,也逼大法学员抬着大石头一下一下的夯,每天劳役时间长达十七、八个小时;冬天被弄到外边冻,直到半夜;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关小号、铐手铐、电棍电是家常便饭。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员黄立忠,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连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随后把黄立忠绑架到盘锦监狱五监区,后转到七监区迫害。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二点多,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事后黄立忠妻子说:“我都认不出他来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说话有气无力,身体颤抖,仅五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当时,黄立忠妻子告诉他说:他们不让我见你,说你违纪。黄立忠说,说我违纪了?是他们把我电的差点死过去,后来一点点缓过来了。问:“什么时候啊?”黄立忠说:“四月二十日。”问他:“谁电你了?”黄立忠说:“王建军。”妻子想继续追问详情,被旁边监视的警察打断。黄立忠又告诉妻子:由于受到严重电刑,导致他耳朵有时能听见,有时听不见。这次见面大约二十分钟。当时黄立忠虚弱得很,说话费劲,身体一直颤抖不停。仅仅过了五天,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死因是“猝死”。

黄立忠
黄立忠
黄立忠的遗体伤痕累累,骨瘦如柴
黄立忠的遗体伤痕累累,骨瘦如柴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中学教师吴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家属接到监狱通知,说“吴元食道癌晚期”。十二月十日,妻子赶到监狱探视。吴元被折磨的皮包骨,蜷缩在病床上,已无法说话。妻子问是不是吴元,他点点头。妻子抱着吴元大哭。接见仅允许半个小时。就在妻子探视的当天下午六点,吴元妻子接到吴元含冤离世的消息。

吴元
吴元

湖北麻城市岐亭镇胡坎塆农民李长茂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出门二十分钟就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在起诉江泽民的诉状中这样控诉:“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上午,岐亭派出所到我家把老伴李长茂抓去。我去给他送午饭,发现他正在地上跪着,已被警察打得头破血流。警察凶狠地从我手里把碗抢去,砸向老伴。我连忙扑过去护住他,我的手被砸伤了,至今还留着伤痕。老伴说:‘我又没做过什么坏事,你们怎么这么打我?’我向他们说好话:‘有话好说嘛。’警察又用棍棒毒打他。当天晚上,我去送饭和被子,发现老伴只穿着内衣,外套被人脱了,大冷天被反铐在派出所院子里的树上,冻得瑟瑟发抖。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次日早晨,我再去派出所,发现被子未动,原来老伴被他们审了一夜后送到麻城市第一看守所去了。后来听老伴说,当晚,岐亭派出所审讯他的人要他用手把烧红的炭从火盆里夹出来。太残酷了!我去探视时,有人说你老伴被打得太惨了,劝我别看。我见到老伴时几乎认不出他了:眼睛肿的严重变形,身上有许多拳头大的包。送给他的钱、吃的东西都被犯人抢去了。”

苏州市科委干部俞惠男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翁建珍在控诉江泽民的诉状中这样控诉:“在苏州监狱黑窝内我丈夫俞惠男坚定自己的信仰,坚信真、善、忍,惨遭恶警的迫害,受尽非人折磨。丈夫强打起精神艰难的对我说:我不能给你讲,听了我的遭遇你会承受不住的,因为监狱在对话中实时监听。

“我丈夫俞惠男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们都认不出来,仅剩下一副骨架,体重只有三十五公斤,眼看难以救治,狱方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就把奄奄一息,已经不能说话的丈夫强行扔给了我们家属,我和女儿把丈夫送到苏州第五传染病医院‘抢救’,我和两个女儿望着多年没见、原本身轻体健、正直善良的丈夫、父亲被‘610’国保残酷折磨成这般模样,我们全家望着躺在眼前的亲人欲哭无泪。苍天啊!为什么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要遭此惨无人道的迫害!”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