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教师傅慧娅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近日,62岁的浙江省杭州市教师傅慧娅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傅慧娅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可是她却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她曾于2004年8月被非法判刑6年,被非法关押在杭州浙江省女子监狱。

傅慧娅在诉状中叙述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

我在少年时就曾多次发作过心脏病,而且是突发性的,就是“猝死”的症状,平时查也查不出来。随着年纪的增长和生活压力的增大,身上的病越来越多,后来就是身体从上到下——五官和肾脏、心脏、关节都有毛病了。

比如五官:右眼是弱视,起先像近视,但后来就什么也看不清了;鼻子从小到大是慢性鼻炎;耳朵小时得过中耳炎,常年嘶鸣,影响听力;咽喉是常年慢性咽炎,稍微累一点或晚睡了就很痛,等休息了几天后,咽喉部就有像一粒米一样的臭臭的黄色东西掉下来;肾脏开过大刀,全身经络被拦腰割断,走路一脚高一脚低;关节尤其是膝关节,在生过小孩后发炎,蹲下就不能站起,站了不能蹲下;一年到头都要看病和吃药,脸色蜡黄、经常头痛,说话有气无力,平时也没有精力。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每天头痛,每晚早早就要睡觉,还要求不能有声音,否则就头更痛,心情更烦躁,所以家里气氛很压抑,家人心情也受影响。丈夫除了工作还要照顾我,因此也牵扯他的精力、影响他的工作。

1999年4月修了大法后,全身毛病一扫而光,工作起来得心应手,晚上睡得再晚也是精力充沛的。修了大法后我的病历卡从来也没用过,给国家也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家人因此而受益,丈夫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家务活不用他操心,他在这几年里业务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并写出了大量的作品。

学了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和如何做一个好人,处处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

我做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和不愿做的事情,平时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对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我对学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品德上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对于贫困地区来的和家庭有经济困难的学生,我给予了更多的帮助,经我资助的学生不计其数。我还用自己的业余爱好、特长为自己的学校学风建设作出了贡献。

我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得到了全校师生的好评,曾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和“优秀班主任”。

傅慧娅在诉状中叙述遭江泽民集团迫害的事实:

1、2003年12月25日晚,我被非法抓捕、拘禁在杭州市西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当晚西湖区国保大队人员和西湖西溪派出所的片警等人员到我家和我工作单位去非法抄家,抢走我大量的私人物品,2003年12月27日被非法送往杭州市看守所,2004年8月被非法判刑6年,被非法关押在杭州浙江省女子监狱。(实际执行四年多,缓刑二十三个月多)

责任人和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杭州市610人员、西湖区610人员、西湖区公安局长(王金宝?)、缪舜(当时的西湖公安分局教导员)、谢良、陈姓人员、李聪、邓吉民、吕志勇、吴健、赵惕非等。

令人不齿的是:在我的所谓“犯罪证据”无法落实(本来就没有“犯罪”)时,西湖区国保大队的吕志勇伙同另一警察,把丈夫和女儿带到派出所,然后把我女儿单独带到另一个房间,给我22岁的女儿买了一包糖,并让她叫他们为“哥哥”,利用我女儿智力上的缺陷,诱骗她的口供——他们说一句,让我女儿复述一句,然后让她签字,以此来作为非法判我刑的依据。

2、2009年9月约25日左右,上午9点半左右,我被诱骗至杭州市西湖区西溪街道办事处司法所,后被强行送到余杭区百丈镇某一旅馆(氧吧)洗脑班,并被强行派两人看守“包夹”,非法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一天。

责任人:杭州市610负责人;杭州市国保大队;西湖区610主任张永年和其他610人员;西湖区国保大队“小林”和其他警察;西湖区西溪街道党委周书记、司法所所长徐至淮;办事人员张凌;西溪街道白荡海社区书记、主任唐芸;副主任、610主任虞燕;陪护包夹人员王淼等。

3、2011年10月到11月(具体日子记不清了,但记得是星期一)我被强迫旅游(实际是变相洗脑班)三天,此前恶人威胁说,一定要去,否则就要被抓到洗脑班去。

责任人:杭州市西湖区610主任张永年、科学协会主任陈学广;西湖区西溪街道610主任袁佳宝;西溪街道白荡海社区书记、主任孙勤;副主任、610主任虞燕等。

4、2012年4月9日下午3点左右,杭州市西湖区国保大队的人来我家抄家,抢走我大量的私人物品,不给任何手续、清单,并把我劫持到西湖区三墩镇派出所,非法审讯,非法剥夺我人身自由共5小时。

参与人员:西湖区国保大队大队长郑国良、警察邓吉民、李聪等共13人(包括一女警察);政苑社区书记梁小平;主任胡利民;副书记章小蓓;社区人员俞立等。还有本小区物业管理部门负责人。

5、2015年3月18日上午9点半左右,杭州市西湖区国保大队的人来我家非法抄家,抢走我大量的私人物品,不给任何手续、清单,并把我非法劫持到西湖区三墩派出所,强行采集我的指纹、强行照相,非法审讯,非法剥夺我人身自由共约8小时。

责任人有:杭州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李聪、西湖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小林”、西湖区国保大队人员邓吉民、俞惠远、(音)、还有一个女警察等约6人。

6、多年来,每逢敏感日和节假日,街道和社区的工作人员都要在我居住的小区门口监控我,甚至上门来警告威胁,制造恐怖气氛,给我和家人、亲朋好友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早几年是社区610指派社区的保安人员和社区工作人来监控。起先是门口呆着,后来就是贴身跟踪。从2010年10月起,由派出所安排协警来我居住小区的门口,直接贴身跟踪。

责任人和参与迫害人员有:西湖区610主任陈学广,西溪街道派出所所长;片警赵惕非,协警负责人;西溪街道610主任袁佳宝;白荡海社区610主任虞燕,西溪派出所协警郭俊杰、孙浩,白荡海保安人员汪保兴等。

7、在我妹妹身患癌症晚期住院治疗,我在上海第九医院照顾她时,杭州的西溪街道派出所副所长马建强、片警赵惕非;西溪街道610主任袁佳宝、白荡海社区610主任虞燕竟然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到上海去把我劫持回杭州,说是上海要开世博会!责任人除了上述的人员外,还有上海的610和国保人员,是上海方面通知杭州的610和有关人员,叫他们来劫持我的。

8、白荡海社区的610人员还叫我居住的小区门口传达室老头王永(勇?)和,每天密切注意观察我的动向, 610主任虞燕会经常上门来听取他的汇报。尤其是在上海世博会期间的这半年时间里,把我的出门、回家、来客等行踪记录下来,向他们汇报。

9、从2003年12月被非法抓捕时起,我的工资、奖金基本被非法剥夺,从2004年4月起直到现在,我的一切福利待遇都没有了,包括退休工资、医疗保险,住房补贴、春游、秋游。单位组织的各种活动都基本被非法剥夺,现在单位里给我的是每月的基本生活费而不是我应得的退休工资。丈夫去世,女儿因健康原因没有工作,自己就那么一点生活费,致使我的生活发生严重困难。

以上迫害给我直接造成生活的巨大困难和压力,给我和我家人的精神和心理造成严重打击和伤害。

责任人:历届校党委负责人、人事科长葛永明。

10、由于我遭受冤狱和回家后常年受到的上门骚扰、跟踪、盯梢、污蔑造谣、煽动世人仇恨、政治打压、经济截断等迫害,这些迫害除了给我本人造成无以言表的痛苦外,还给我的亲人造成严重伤害,给我的家庭造成家破人亡、难以弥补的损失。我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精神恐惧,身体状况一溃千里,如今一个瘫痪在床,一个老年痴呆。

孩子因出生时大脑受伤导致先天智力不足,比一般孩子更需要母亲的照顾,却被非法剥夺了被母亲爱护和呵护的权力,心灵受到严重的打击和伤害,造成她更加自闭,不愿和陌生人接触,整天无所适从、坐立不安,恐惧、害怕,没有安全感。至今不愿和陌生人接触,当然也没有工作。

我丈夫更是要每天面对来自政府的打压这种恐怖(派出所和社区工作人员不是上门来就是叫他去),他无力承受这巨大的苦难,最后精神崩溃,突发脑溢血、在医院里痛苦挣扎了两年,最终含冤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