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众生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一月,我从被非法关押的马三家劳教所回来,通过大量的学习师父的讲法,立即溶入到讲真相劝三退中。在街道、商场、大型超市、公交车站、菜市场等面对面讲真相,买东西用的基本都是真相币,几乎每天都要讲真相。我不求数量,能讲多少讲多少。在那段时间里,我体会很多,干扰也很大,特别是过生死关时,那种惊心动魄是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的。

妇科病有一种大流血,老百姓叫血崩,死亡率挺高。有一天,我流血了,以为是来例假了,通常三~四天就完事,可是这一次来了七天,也没结束。我动了人念:想是不是接近闭经年龄了,把环取了,可能流血就会停止,完全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这件事,结果旧势力钻了空子。取完环第二天,开始大量流血不止,越流越多,这时知道我做错了。

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但是不好使,同时食欲下降,鱼肉蛋都不想吃,只想喝点稀饭,吃点咸菜。这种状态持续了四十天,身体越来越虚弱,大血块一个劲的往下排。人的想法不断的往上冒。心想:人的身体有六千~七千毫升血,我流了四十天了,每天不少于二百毫升,我的血快要流干了。

眼看着旧势力的演化,我想到了法。我有师父,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不承认你旧势力安排,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都不要,虽然流血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一天没落的出去讲真相,劝退一个不少,劝退十个不多。我从身边的亲人做起,同事、同学、过去单位的同事,还有多年没走动的朋友,我都带上礼物串门去做三退,可是血还在流。

我是一名主管护士师,在医院工作,从事医疗专业近三十年。旧势力安排的太细腻了,最后的科室是妇产科,干了十六年,对妇产科疾病的诊断治疗了如指掌,这时治疗方案会不断的往脑子里打,同时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你,现在该去医院做清宫术,把残存的血块清除掉,形成新的创面,促進子宫收缩,同时注射子宫收缩剂及止血剂,流血就会停止,现在去医院吧。这时,我马上就警觉,这不是我,是旧势力邪魔乱鬼说的,我绝不上医院,想不让我救人没门。

一天,在路上,我遇见以前辅导员同修的先生。辅导员同修被迫害致死,她先生不修炼,但一直非常支持我们。同修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受尽了各种酷刑迫害。时间不长,警察又進家抓人,她从八楼窗户跳下去,失去了生命。她先生一直和警察打官司。面对这样一个常人,当年国内迫害那么惨烈,他能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过三年多,妻子的尸体没有火化。我佩服他,我唯一能为死去同修做的就是劝他三退。可是他不同意,他本身是一个单位的基层书记,他说共产党里也有好人。第二次我请他吃饭,想在这个过程中把他劝退了,他还是不答应,我感觉他就是没有认清邪党的本质,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让他看《九评》,破这个壳。

他住在我家的附近,他住八楼,我住六楼。我回家拿《九评》,加起来上下十四楼,要流好多血,当时走平路都流血,那时,我身体虚弱的要双手拽着楼梯的扶手,一阶一阶的上,但我想我就否定这一切,救人最重要,我的命是师父给的,能使他得救,无论怎样都是值得的。就这样,我艰难的把《九评》送到他家,他高兴的接受了,说等我好好看看,后来他退出了党、团、队。

奇迹发生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觉到流血停止了,流了四十天的血就这样一下止住了,内心无比感激师父的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想,我已经闯过了生死关,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了。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二十天后,又流血了,我的心中产生了困惑:师父怎么办哪?这身体还没恢复,这干扰又来了,这一次怎么办哪?我同时也意识到,旧势力就是要以这样长时间的流血来摧毁我的正念,我在这关键的时刻就是要信师信法,我的命是师父从地狱捞起来的,是为救度众生而存在的,任何生命都不配取走。

我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姐姐(同修)带着她周围的同修来帮我发正念。其中一个同修见到我就哭了,她说见到你什么都不想说,就想哭。因为那时我的颜面苍白、口唇苍白、耳朵透明。由于大量失血,心肌缺血心脏疼痛,弯腰捡张纸都气喘,抱轮更是非常非常的吃力。同修说:你炼动功真是太费劲了,暂时就先炼炼静功吧。我说:“不行,我不能承认它,修炼太严肃了。”这样我坚持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在当时,第二次的流血比上一次更为严重,是我职业生涯中没有碰到的。洗完澡,穿衣服,血顺着腿流,擦干净,刚要穿的时候,血又顺着腿流到地上,流的比擦的还快,旧势力乘虚而入,一个声音说:“赶快去医院吧,切除子宫,血就彻底不流了,你快流死了。”我马上排除它,这不是我,我不承认它,也许我在历史上杀过人欠过命,或在修炼上有大漏了被钻空子了,但不管怎样,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有誓约在先,现在是救人抢人,做的不足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跟你邪魔乱鬼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想起来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2]“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现出来你真的是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时候,那你就去好了。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为面子坚持更是执著加执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2]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把命交给您了,来去师父给我做主,我要做个堂堂的修炼人,无私无我的人,做好三件事。为了不影响讲真相,我在过于苍白的脸上打上腮红和口红,穿着整齐、收拾的精精神神的出去讲真相。不知道此事的同修见到我说,你的气色真好,有红似白的。

一天,姐姐来电话说,我们曾把真相讲明白了的一个警官打来电话说,她手里有一百多个没收的進京上访、進京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身份证。她让我们去取回来,还给同修,姐姐问我去不去,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我得去。我倒了两遍公交车,到了她二楼办公室。我是双手拽着楼梯的扶手、艰难的到了这里。坐不下,因为血一个劲的流,当时的情景真的是想取走我的命。我心里说,旧势力你休想害我。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二十天的大量流血突然一下停住了。这时,我只有激动的份了,内心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一个月后,我又流血了,这一次的血淡淡的似乎象水一样。我知道我已没有血可流了。按照医学的计算,我的血已被换了几个来回了,也就是说,我已死了几个来回了,是师父在为我承受着这一切。此时,我的心已经放下了,我的一切全部都由师父做主。多活一天,就做一天三件事,多救一个人,就是无量众生。我尽量多救,唯恐失去人身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的生命是为大法而存在,为救众生而存在。

第七天早晨,在卫生间,我看着淡粉色的血,心里好酸。这时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慈悲心油然而生。

这是我经历的三次流血以来第一次流泪了。我没有想到的是,流血止住了。更没有想到的是,在以后的两年例假中,一切都非常的正常。

这三次“大流血”经历,使我深深的体会到,我所谓的妇科科学知识是无法“治疗”一个修炼人的身体的,就像师父讲的:“不管现代科学对物质的认识有多高成度,但是它也是极其浅薄的,而且和整个宇宙相比根本就提不起来,无法比。”[3]我也体会到了人的生命指标不是医院——科学所计算的,而是大法所衡量和给予的。

师父还说:“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3]。这三次“大流血”经历使我理解到了此法理的更深的内涵;

这三次“大流血”中,我所经历的一切魔难,都变为我成就新宇宙生命的过程,锤炼了金刚,从微观上改变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本性,在大法中得以熔炼升华,从而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宇宙标准;这三次“大流血”的经历啊,更加感受到大法的无边法力,师父的无量慈悲。

我能从生与死的刀尖上走了过来,能继续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做着令宇宙众神都羡慕的三件事,靠的就是对师父的信、对大法的坚定。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回报师尊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5/在救众生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307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