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逾五千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据明慧网统计,从五月到八月二十日为止,河北省保定市5063人(4104案例)控告对法轮功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其中八月六日至十二日一周内,共392人(324个案例)控告江泽民。

到八月二十日为止,已超过十五万七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但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被绑架、抄家、劳教、非法判刑,在非法关押中,被电击、遭受各种酷刑等迫害。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保定市定兴县51岁的农妇翟风菊在控告书中说:“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二日晚饭后,我和本地同修去附近龙华村发救人真相,遭恶人举报,被龙华村支书张贺力、治保主任田术怀、张伟等四人劫持到龙华大队,……四~五人手拿一把粗的大棍子将我俩疯狂毒打,期间还把灯关掉。把棍子打断了,又找来棍子再打,打了好长时间。当时我的左手肿了大包,腕关节错位,右手被打的血流一地,全身被打的青紫,多处肌肉僵硬,左腿腕又麻又疼,失去知觉,当时晕倒在地。之后县国保大队贾庆川等三人开车把我俩带走……贾庆川拿着一个硬壳的东西打我的额头,强迫我下跪,嘴里还不停的辱骂,对我进行非法刑讯逼供,让我说真相怎么来的,我说捡的,他就开始用电棍电我全身,电了好一阵……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一日,管教叫我们去,逼迫我们签字。县国保贾庆川、李俊岭等三人开车把我们送去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被迫劳教三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清苑县五十六岁的陈军库,一九九六年一次车祸后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能拄着双拐下地走路了,二零零零年春节前我就把双拐扔掉了。

他在对江泽民的控告中说:“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进看守所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那简直是人间地狱!被强迫长时间做工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才让休息;还铐在铁栏杆上用电棍拷打,罚站达一个月,腿脚都站的肿的老高老粗!他们还把我的胳膊背过去用细绳捆绑起来,不能动弹,长期不松绑,时间一长血流不畅,人可能就残废了;还用电击小便头、肛门等全身各地方;谩骂、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种种罪行真是用语言都无法表达!种种这些迫害使我身心疲惫、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我被抓后,家中剩下三个不懂事的孩子无人照看,连不懂事的孩子都受到牵连,后来小孩考学、参军都受到影响。试问:修炼真善忍有错吗?做好人妨碍到谁了吗?”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七十三岁的赵云龙老人,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去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办事,当时正在开庭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张兴武(山东省教育学院退休教师。看到院里外布满警察,门外左侧站着一帮穿便装的“六一零”及各部门领导,就冲他们说:“炼法轮功多数是些老年人,都是为了强身健体做好人,你们干吗这样如临大敌?这里又没有劫法场的。”结果被非法劳教迫害。当时抓他的警察面对他的质问,说“老爷子!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没理啊!我们还要养家过日子。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当官的说了算!你这回撞到枪口上了,上边来人盯着呢,省里市里说了都不算!没法啊!”

七十七岁的曹振秀与七十六岁的李小兰老太太,联名控告江泽民迫害曹振秀的女儿、李小兰的儿媳妇高航。她们说:“高航一次次被绑架,迫害,致使她的老父亲受不了精神打击脑出血含冤离世;婆婆李小兰也一次次的病倒,至今腰直不起来,行动困难,三个家庭的所有不幸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二零零零年回家过年,(高航)在火车上看法轮功书时被绑架,关在铁笼子里,过年都没让回家,家中的四个老人年事已高,受不了这打击都病倒了……又一次被绑架到拘留所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几个警察对她轮流折磨,几天后,半夜里跑出来了,当时她浑身是伤,满脸青紫,眼睛肿的看不清东西。加上身无分文,被好心的出租车司机送到她的朋友家,不敢回自己的家,被迫流离失所……又一次被绑架,差点要了她的命,受尽了各种的折磨,浑身是伤,不能吃饭,十八天水米未进,十五天没大便,最后便出的全是血,送医院检查,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绑架她的人怕担责任,才放她回家。回家后被片警监视居住,还逼她的工作单位开除她,如不开除就扣发全厂的奖金。单位无奈才解除了她的劳动合同,断绝了她的生活来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保定市清苑县七十一岁的郑爱珍控告说:“二零零零年春天的晚上阳城镇综治办主任王志洪带领几人闯到我家要把我和大儿子和儿媳一同带走,大儿媳不让,许国雨把儿媳手腕儿捅了一剪刀,流了很多血,连围观的人都说比土匪还凶恶,不给包扎,不容分说就硬把我们塞到警车里拉到阳城乡,一人一个房间关起来,开始用灭绝人性的手段进行毒打,开始拳脚相加;还觉得不解恨,拿一根桌子腿轮番打,打得我浑身紫烂青,伤痕累累,他们才住手。打得我儿子浑身是伤,处处都是血,他承受不住了,我儿子找机会跳墙而逃,儿媳也打得遍体是伤,不像人样。在这时他们见我儿子跑了,就到外面搜查去了,第二天才把我们放回,儿子在外流离失所。”

蔺新荣老太太控告说:“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为祛病健身,做个好人,在没有危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却承受大额罚款,抄家,绑架,劳教等,这都是江泽民造成的,我也只是被迫害中的一例,江泽民破坏了我的家庭和睦造成痛苦,又剥夺了我的信仰自由,造成的精神痛苦无法挽回。孩子们为了我不受罪,在胁迫下被迫缴纳二万元钱。”

七十六岁的董际华老太太说:“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时间不长我的所有病痛不翼而飞,彻底好了。精力充沛,无病一身轻,真是万分感谢法轮大法,感恩师父”,“在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中,我们没有一个公开修炼的环境,没有信仰、言论与人身自由,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害的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人被害家破人亡,甚至有的被活摘器官。”“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及家庭造成的伤痛罄竹难书。我们只是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却受到如此不公,天理不容,所以中华大地才多灾多难,这一切都是江泽民逆天而行造成的,因此我敬请最高人民法院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人间一个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