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市周喜梅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周喜梅,女,六十五岁,家住甘肃省天水市,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周喜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递交刑事控告书,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使她及家人,从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遭受很大的压力和伤害。

周喜梅在控告状中说:“我于一九九六年底在同事家看到了《法轮功》这本书,当打开书时,书里的功理功法及著作者的照片深深的吸引着我,倍感亲切,特别书里提到的重德修心,宽以待人的精神,令我钦佩,而且动作简单易学,我很想学。后来,我在同事家偶然看到法轮功的录像讲法,就这样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在两年多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全身的病痛都不见了,如类风湿病,坐月子时留下的顽疾,心脏病,神经性头疼,等等,全都好了,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从一九九六年得法到现在二零一五年,周喜梅身体健康,从没吃过一片药,从没打过一针。在做人上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做事能处处为他人着想,事事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家尊夫教子,对亲戚朋友热情关心,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在单位是公认的好人。

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零一五年现在,因为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创始人及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打压迫害,对周喜梅及家人,从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周喜梅女士具体陈述如下:

1.一九九九年,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讨回公道,一到天安门广场,就有人被警察抓走,其他人也走散了,第二天,我也就回家了。到家后,单位保卫科通知我去北关派出所,在派出所被审问两天,将我拘留十天。

2.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早,我正在打扫我们楼道,秦州政法委裴彦荣、叶富,还有一名女警察,到我家翻箱倒柜,叫我交出法轮功资料,在没有找出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拿走了我手抄写的一本《转法轮》,并将我送到拘留所关押。在那里,晚上不准睡觉,白天还要干非人的活,我在精神和肉体承受到极限的情况下,五月三十一日心脏病突发,不省人事,血压和脉搏都没了,看守所怕我死里面,把我送进天水地区医院,通知单位,罚款二千元,人就溜了。

3.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西关派出所晚上十点,多人闯入我家,骗我到派出所落实情况,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让我说假话,给一位法轮功学员定罪,回不了家,还要给我定罪,我不能助纣为虐,坚持到天亮,他们一个个睡觉去了,我走出了派出所,流离失所,借了点钱,去了丈夫老家。那时是冬天,天寒地冻,我辗转两天两夜,终于到了老家,可家乡亲人由于受江泽民集团一手制造的天安门“自焚”骗局和傅怡彬杀人案的影响,都怕我杀他们,不敢和我接触,希望我离开,丈夫通过电话告诉他们我的真实情况。

在此过程中,西关派出所警察来人找我,给我的亲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对我的担心。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回天水,家也不敢回,听说“610”的人在家找我,还有公安局的警察找我,叫我汇报流离失所期间我做了什么,写笔录,出证明等等,非常荒唐。后来,我在他们的监视下生活,人身自由被限制,出远门要请假,我一个老太太,把他们吓成了这样。

4.二零零七年二十七日,我家突然有七、八个610警察破窗而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在家乱翻一气,什么都没有找到,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进行了一天一夜的拷问,什么也没问到,又罚款五千元,才将我放回。

5.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准备在家学法,闯进来五名国保大队警察,在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调查两名法轮功学员,并把我们分别带走,拿走了我师父的法像,我丈夫的笔记本电脑,小孩用的DVD机及我学法炼功用的mp4,到晚上,把我们三人带到一起,我们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后来他问我恨不恨他,我说不恨你,也不恨任何人,我们师父只是叫我们讲清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难来临前,为你们和家人带来平安幸福,这是我师父的心愿,也是我们炼法轮功的心愿!最后,他开车把我们分别送回了家。最后,才知道这是江泽民集团伙同610干的坏事,调集了天水所有的警察,社会上一些闲散人员,收缴了手机,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外守了一天一夜,非法抓捕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最后非法关押十名,其余的回家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