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翟翠霞遭受酷刑 触目惊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农村妇女翟翠霞,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多年来,被江泽民所操控的当地“610”、派出所、国保大队、看守所、劳教所等爪牙非法骚扰、抄家、绑架、洗脑、劳教、判刑,到今日累计非法关押八年零八个月之久,被非法关押期间所遭受的酷刑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翟翠霞,是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村的一个普通农民,跟千千万万的农民一样,普普通通,唯一不同的是,她是一名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现在,翟翠霞女士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第一监狱,身陷牢狱之苦。

翟翠霞的儿子在她被非法劳教期间,外出打工后,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她丈夫在她被非法判刑后,心情忧郁出车祸身亡。只有一个女儿,现已成家,忙于生计,再加之畏惧江泽民强权集团的迫害,对自己母亲的事情也无能为力。原来完整四口之家被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弄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一、元宝山区看守所的酷刑:“套镣子”、“脚踩头”

一九九九年十月,翟翠霞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到北京市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随后被非法劫持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在那里,因为她每天坚持炼功,被警察罚跪、腿底下垫东西,经常把腿硌得流血。逼迫她蹲马步、用塑料管抽她。副所长白洁更是破口大骂、大打出手。狱警丛某罚她撅着,脖子挂上十多斤重的大铁镣子,白天跪一天,再从晚上一直折磨到后半夜两点多钟,有时狱警丛某逼迫她跪一天一夜。翟翠霞还遭到一种叫“套镣子”的酷刑折磨,即把双手和双脚套在一起,躺不下,坐不起来,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上厕所都不给打脚镣,还恶狠狠的辱骂她。

套镣子
套镣子

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所长张海清残暴至极,对翟翠霞殴打酷刑不断,他在元宝山镇“610”的面前问:“你们谁去过北京,把手举起来。”翟翠霞把手举了起来,张海清就猛的将翟翠霞拖到走廊里,连踢带打,把她踢倒后,用脚往她头上狠命的踢,用脚踩她的脑袋。后来,就揪着翟翠霞的头发在走廊里拖来拖去,边拖边说:“我看你们还炼不炼。”张海清把翟翠霞折磨昏过去后,再让几个男犯人把她扔进一间小屋,等翟翠霞苏醒过来,教唆他们用电棍在她脸上、嘴上电击,还在她的嘴上用电棍狠命的打,从晚上八点一直迫害到夜间两点多钟,才将她送回监号里,就这样白昼不分的在元宝山看守所折磨两个月后,八家派出所王军勒索翟翠霞的家人七百元钱后,才将翟翠霞放回家。翟翠霞被绑架时,警察强行搜身,抢走个人现金三百七十多元。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二、再次被非法关押 遭受“跳正步”、“鸭子步”、“开管”、“开皮”、“跳蛤蟆步”、“铐死人床”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翟翠霞在外打工时,被片警王军强行绑架到元宝山八家派出所洗脑,因她拒绝放弃修炼,被国保大队长刘伟民劫持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再次遭到暴力殴打。

有一次,元宝山镇“610”的人到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拿着攻击诬陷法轮大法的材料,强迫翟翠霞念,不念就用酷刑迫害。副所长白杰逼迫她“跳正步”,还说在部队当兵跳正步十五分钟后,心脏就停止跳动。要求她跳正步时,腿必须抬高,跳的速度要特别快,慢一点就用四公分的塑料管子抽(叫“开管”),汗水顺着头、脸、身上往下流,嗓子就像冒烟一样,累的肺都要炸了,口干舌燥,还不能喝一点水,更邪恶的是,“610”的人拿着一壶水往地上倒,还说:“看,这水多好啊,就是不给你们喝。”一直跳二、三个小时才能停下来。

还有一种酷刑“走鸭子步”,就是光着脚蹲在地上,两只手背在身后,肩上还得扛着六十斤的玉米面,围着看守所的墙来回蹲着走,整个上午都这样走,腿都被爬烂了,血迹斑斑,骨节的伤痛钻心刺骨,汗水顺着身上止不住的往下流,到中午的时候全身像水洗了一样。狱警张士孔跟“610”的人说,他当兵的时候, 走“鸭子步”最多一百米,起来腿都不会走路。

这样还不算完,停下来后,再逼翟翠霞“跳正步”,从中午一直迫害到晚上,晚饭后又开始折磨她,朝她头上、身上倒水。 所长张海青见施加多种酷刑在翟翠霞身上都不能让她放弃修炼,气得暴跳如雷,说“我今天要制不服你们几个法轮功(学员),我这个所长我都不当,你看无产阶级专政,怎么专政你们,我收拾不死你,打不零碎你……”对翟翠霞连踢带打一番过后,又指使狱警王磊对翟翠霞“开皮”,用三角皮带狠命的抽她,一直打的王磊气喘吁吁,四肢无力才罢手。

“跳蛤蟆步”,就是几个修炼的人一起蹲在地上,后面的人抻着前面人的两个耳朵,在屋子里来回跳,耳朵被抻破、抻出血了。狱警丛某为逼迫翟翠霞放弃修炼法轮功,让犯人把地撒满水,逼她趴在地上,往身上、头上浇水,一看不起作用,又逼她蹶着,让犯人用大洗衣盆装满水压在她的背上,问她还炼不炼,她坚定的说“炼”。狱警张海青恶狠狠地辱骂,让人把翟翠霞拖出去,实施“开皮”刑罚,就是将后背衣服掀起,用三角皮带或塑料管猛抽后背,从脖颈打到尾骨,打的皮 开肉绽直至犯人筋疲力尽没有力气再打,通常折腾到半夜,才把她戴着手铐脚镣放回号里。

被非法关押的四十多天里,翟翠霞每天被狱警采用各种方式折磨她,让她撅着、脖子上强迫挂十多斤的大铁镣,蹲马步,蹲不好就用管子抽,跪着,暴晒。有时候,狱警徐某某,把翟翠霞带到后院子,让她坐在地上,用特别猛的水管往 头上脸上喷,呛的都喘不上来气,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还有一种酷刑叫“铐死人床”。死人床,就是一张大铁床,床头分别有两个铁环,一张床共有四个环,手脚锁在四个环里,一动都不能动。有一次,张海清拽着翟翠霞的头发拖到走廊,把她的头一拧,就踩在地上,脸蹭着地,透不过气,将她打蒙踢晕以后,再让“610”的人把她抬到外面,等到苏醒过来,他们又把她抬回号里,扔在一张床上,用水往她头上、脸上倒,翟翠霞的头上有好多个伤口,鲜血顺着头发往下流,痛苦异常。第二天,将翟翠霞锁在死人床上,人一点都动 不了,四肢酸疼僵硬。

在元宝山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四个多月里,翟翠霞每天都遭到各种方式折磨,如果不是有惊人的意志力和对法轮大法坚定的信念,很难想象她是否还能熬过来。

三、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零年八月,翟翠霞被非法劫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那里她遭到狱警武洪霞等人的殴打迫害。狱警武洪霞心狠手辣,带领很多人用鞋底抽脸、打耳光、用拳头往脸上打、用脚踢,折磨完以后,给戴上背铐撅着,不让上厕所,一蹶就是一夜。

在劳教所里,翟翠霞白天出工,晚上被扒光衣服,光着脚冻着,手和脚紧铐在一起,不能直腰,把头按到尿桶里。有时一连六、七天不让睡觉,狱警常常拳打脚踢。内蒙古的天气特别冷,狱警有时把翟翠霞的衣服扒光,光着脚在外面罚冻,有时在走廊里罚冻,走廊里没有暖气,滴水成冰。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狱警尹桂娟让犹大用手铐把翟翠霞吊起来的,脚不能落地,吊晕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经常吊的口鼻流血,手腕被铐子磨烂。因翟翠霞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加期五个月。在一年多的非法劳教期间,她几乎没有睡过几个成宿的觉,一蹶就是一夜,有时一夜只让睡两、三个小时,有时戴着手铐站着,有时被铐在床上。

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在元宝山平庄看守所,绝食抗议九天,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冬,非法劳教期满后,翟翠霞回到家的二十多天后,再次被元宝山派出所王军和“610”崔桂芝闯入家 中,非法抄家,以公安局长要找她谈话为由,又将她绑架到元宝山区看守所。翟翠霞绝食抗议,所长白洁指使犯人对她野蛮灌食,七、八个男犯人按着她的头、捏着鼻子强行灌食,呛得她上不来气。这样绝食到第九天,王军勒索翟翠霞家人一百多元,才放翟翠霞回家。

被绑架到赤峰法制教育基地,非法洗脑十天,遭体罚、吊铐,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元宝山派出所王军带领“610”共十多人,强行把翟翠霞绑架到赤峰法制教育基地进行转化。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体罚站、蹲。犹大张丽,极其邪恶心狠手辣,对翟翠霞抬脚就踢、举手就打,吊铐,整个号房哀叫不断,晕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铐,为了掩人耳目,让整个号房的犯人唱歌,妄图用歌声掩盖这凄惨的叫声。就这样,被整整折磨十天后,才放回家中。回家后,派出所经常到翟翠霞家中骚扰,在家实在呆不下去,被迫流离失所。

四、流离失所期间遭绑架,被非法劳教四年,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被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翟翠霞流离失所期间,在自己租的房子被国保大队郭云峰等人绑架,后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翟翠霞和王凤华一同在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人举报。而后,被建昌营村派出所张士孔、李强等人绑架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当天下午,八家村副主任孙财和元宝山派出所王军带领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崔立新、王赫然、郭云峰、王彦军等警察,在翟翠霞和家人无人在家的情况下,撬门入室,非法抄家,抄走翟翠霞私人财物。为澄清冤屈,家人找来正义律师黎雄兵和陈继华为王凤华和翟翠霞做无罪辩护,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遭非法庭审,庭审结束后,看到国保大队队长王赫然、郭云峰等人穿着便衣在法庭外走动。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元宝山区法院非法下达刑事判决书(注:2012元刑初 字第262号),非法判处翟翠霞有期徒刑四年。

翟翠霞的丈夫就在翟翠霞被送到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的前两天出车祸身亡。翟翠霞的丈夫去世的第二天,翟翠霞的女儿给元宝山区看守所值班室打电话,说明父亲去世的事情,要求接母亲回家安葬父亲,然而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两个字“不行”。当天晚上,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翟翠霞被偷偷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