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至亲在迫害中离世 辽宁凌海李艳秋控告元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辽宁省凌海市李艳秋女士和父母、嫂子一九九六年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在哥哥李国刚身上展现的神奇与美好后,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一家人被骚扰、迫害、非法关押,导致李艳秋的父母、嫂子相继在被迫害中离世,哥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李艳秋现在对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下面是李艳秋女士在控告书中讲述的一家人的遭遇:

哥哥精神失常、嫂子离世 一个曾幸福的家被毁了

一九九五年,我哥哥李国刚患上一种前列腺疾病,在我们当地治不了,不得不暂停工作,去锦州市住院治疗。一个月以后,从医院回来,虽然疾病暂时被控制,但身体特别虚弱,一线倒班工作干不了,单位照顾上白天班。因为身体怕凉,大热天,别人都穿单衣服了,他还穿着厚厚的棉裤,不敢着凉。

一九九六年三月份的一天,哥哥家邻居看他病歪歪的,就告诉他去炼法轮功,说祛病健身有奇效。人们都说有病乱投医,哥哥抱着试试看的心,开始学炼法轮功,果真不长时间,他的病彻底消失,从那时起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工作有劲了,家庭也和睦了,生活有了奔头。是法轮大法让哥哥获得了新生,哥哥时时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事为他人着想,在哪里都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我家人在哥哥身上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在欣喜、感动的同时,嫂子、我、妈妈、爸爸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我们全家都非常难过。为了讲明事实真相,揭穿谎言,哥嫂多次进京上访,全家遭到严重迫害:

哥哥李国刚因不放弃信仰两次被劳教。一九九九年九月末,被非法关押在凌海拘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被关押在锦州劳教所迫害,被逼迫放弃修炼、强迫劳动。

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早九点左右,我哥李国刚从凌海下夜班回家,在大凌河西引桥处,被凌海市右卫乡派出所所长刘旭东、警员田爽等三人劫持到凌海公安局,之后,又去他家进行查抄。十五天后,被凌海市公安局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六月末回家后不几天,他表现心焦、睡不着觉。“啊”、“啊”大喊倒地,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家人把他送到凌海市大凌河医院救治,大凌河医院诊断为大脑中枢神经炎,之后病情越来越重,发脾气、乱拆东西、随意打人、记忆力减退、失意(因他已失意,具体被迫害情况不明)。

二零一一年大年初二,金城公安分局张春林及家人将我哥送入锦州市康宁精神病院。

从二零一一年大年初二到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一年半时间花费近九万,使哥哥一家生活陷入困境。一个活生生的健康好人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我嫂子王兰芝,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嫂子等十七人被送到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八天之后立即被转到北京七处监狱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逮捕,一个月后,又转回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然后又被北京东城区法院判刑六个月(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我嫂子等十二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出上诉,结果被维持原判。参与迫害单位:北京市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北京市天安门管理处、北京市天安门武警部队、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开除公职,单位是:辽宁省锦州市金城造纸股份有限公司环卫处,总经理;朱智仁,书记李明久,处长:刘振亚。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嫂子从北京回来直接被凌海市金城派出所送到当地洗脑班非法迫害,逼迫写“不炼功、不进京上访”的保证书,并向家人勒索了保证金一千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嫂子因挂条幅告知世人“法轮大法好”,被本厂公安处(现在的公安分局)处长王景山带人抓捕,被判刑长达六年,被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期间跳楼自杀未遂,可见被迫害的残忍程度(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但请法轮功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当然,这种以死相抗的方式不应是大法弟子所为,但也从侧面暴露(证实)了他受迫害的邪恶程度。)。六年后回到家来时,人已精神恍惚、神智不清、胡言乱语,她在监狱中具体遭受到怎样的迫害我们不得而知,

二零零九年七月哥哥被抓,凌海右卫派出所田爽等人入室抄家,当时嫂子一个人在家,受到惊吓,加重病情,不敢回家,把家中所有的证件装入兜中背在身上,在外面逛,于二零一三年大年初三在金城医院离世。

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迫害的死的死、疯的疯,可怜的侄女在最需要父母帮助与呵护的时候,既要照顾一岁半大的孩子,还要照顾理智不清的父亲。

年迈父母在被迫害中离世

这场荒谬迫害心灵受伤害最深的莫过于我的父母:他们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尤其是我的母亲,严重的家族病——高血压曾给她造成极大的痛苦,每天都要吃药,炼功后,高血压顽疾彻底消失,暴躁的脾气和倔强性格平和了许多,能理解别人、为别人着想、遇事能忍让。更为神奇的是,没念过书的母亲在学法炼功后,厚厚的一本《转法轮》能读下来。迫害发生后,他们深知大法好,却无处伸冤。

我、哥、嫂为大法申冤进京上访相继被关押,他们担惊受怕,支撑着家庭,还要照顾两个上学的孩子,他们承受的巨大压力可想而知。

中国大陆信息封闭,媒体一言堂造假,蒙骗世人,很多人对法轮功产生仇恨、惧怕。甚至亲属也远离我们,不理解,骂我们“一家子精神病”、“傻子”。父母身心疲惫,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甚至一听到外面的警车声和敲门声都非常紧张,更无法坚持正常的学法炼功,身体上、精神上被彻底的击垮了,在承受了十几年的巨大压力后,父母相继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