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返本归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一、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一九九五年十月八日是我心中永远铭刻的日子,是师尊将我领進大法修炼的时刻,从此,我成为了最幸运的生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我出生在孔子的家乡,小学二、三年级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经过“四清”、“三反五反”、“扒坟造地”及以后的“批林批孔”等中共党文化的彻底洗脑,我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但我知道气功能够治病。

我向一位校友借来了师尊的《济南讲法》磁带,休息日我坐在床上听师尊讲法录音,我发现师尊讲法中牵扯到了各个学科的知识,都超出了我掌握的知识范围,比如说师尊讲到“夸克、中微子”,我只知道有“中子、原子、原子核”的存在,都没听说还有“夸克、中微子”。

我是石油地质专业学校毕业的,“古生物化石”是我们的重点课程,师尊把三叶虫化石的年代都讲的那么清楚,我断断续续的上了近二十年学,自觉自己的知识面挺丰富的,可师尊的讲法都远远超出了我所掌握的这点东西。

就这样一想,我的小腹部位马上转起来了,比风扇还要快出许多倍,渐渐的缓下来了,最后就感觉不到了。从此,我才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除去睡觉、吃饭、工作时间,几乎把所有剩余时间都用于学法;每天准时参加早、晚两次的集体炼功;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很快全身的病症全部消失了,走路一身轻。

得法前,我在近四十年的人生旅途中,奋力的拼搏和煎熬着,把自己搞得全身上下都是疾病。特别严重的病症就有:心脏病、胃酸、胃寒、风湿性关节炎、腰脊椎劳伤,脚气、烂脚、大便干结等等。

心脏跳着跳着一下就停了,待八、九、十来秒钟后,才噗啦噗啦的慢慢的跳动起来,整天心脏象塌到后背一样难受、心慌得厉害。膝关节以下一年四季都是凉的,小腿瘦得皮包骨,黢黑象死人腿一样,没有任何知觉,就像别人的腿一样。脚烂得整个脚底板及脚趾缝全是大坑,向外流着黄水,脚臭得不行。腰脊椎底边的三节骨头是错位的,走路或在上、下班坐车的时候,一时不注意就会扭了腰,当时就不能动了,很多时候都是爬着上车下车。大便干的解手很困难,七、八天才大便一次,每次需要一个多小时,也只能拉出几个象羊粪蛋一样,肛门撑裂后往外流血,便出的粪便都变成了血球。其它病症还有许多,整天大把吃药也不起作用,生活的很艰难啊。

第一天到炼功点去学功,有人就说:“谁的脚啊,这么臭!”我很明白这是在说我,因为我的脚烂得很厉害,刚洗完也是臭。不几天,我上班回家,觉得脚部疼痛,洗脚时发现在右脚的大拇趾和二拇趾的夹缝下边,长出了一个小血泡,这地方脚趾挤不着,走路磨不着,怎么会出来小泡呢?我把小泡扎破后,整个屋子臭气熏天。一下我明白了,是师尊在给我清理身体哪。从此以后我的脚再也不臭了。

一天的中午,我正准备吃饭,忽然感到一只大手抓住了我的心脏,手一用劲,心一下疼得简直要支撑不住了,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流,我立即倚在沙发上不能动了,疼了大约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慢慢的缓了下来,不疼了。就这样折腾了我十几年的心脏病,瞬间,师尊就给我清理掉了。修炼没几天,全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从来也没有感觉到那么轻松过,真是不知怎样感谢师尊才好。

二、去掉抽烟、酗酒的恶习

我高中毕业后,当时还没恢复高考,就在生产队参加劳动,那时的成年男人几乎人人抽烟,有的孩子、甚至许多妇女也抽烟。在此环境中,我也染上了抽烟的恶习。抽了二十多年的烟,这期间,我常年觉得吃饭发苦,整天大口吐痰,舌头发涩发苦,再加上各种病症,过得非常痛苦,多少次戒烟都没戒下,反而越戒烟抽的越厉害,一天抽将近四包烟。为了戒烟,我试图用喝酒来代替抽烟,不但烟没戒下,反而又染上了酒瘾,每天午饭或晚饭前必须要喝酒,不喝饭都咽不下去,真是苦恼极了。

一九九五年十月八日,我第一次到炼功点去学功,在回家的路上,同乡嫂子问我:“今天喝酒了吗?”我说:“喝了,中午喝的。”她说:“炼功不能喝酒噢!”我说:“那就不喝呗。”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喝酒了,也从来不想它了。多少年形成的恶习一下子就去掉了,我知道这是师尊帮我拿掉了那个坏东西。

戒烟也同样的容易,我炼功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岳母来到我家,(她刚学法一周)我在同学那儿借来了放像机,又从同修家借来了师尊的《广州讲法》录像带,晚上我陪着岳母一起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大约到夜里两点多钟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困倦,当时我岳母还抽烟,我也顺手摸了一根烟点着,一下抽了一大口烟油味,我赶紧把烟掐灭,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想抽烟了。多少次戒烟都无济于事,炼了法轮功以后一下就戒掉了,并且没有一点痛苦的感觉,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三、向内找否定迫害

在师尊的呵护下,在祥和、慈悲的环境下修炼,几年的时间,瞬间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小肚鸡肠,抱着妒嫉心理,把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大法大肆污蔑、谩骂,把亿万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炼功群众推到政府的对立面進行残酷迫害。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制止迫害,还法轮大法一个清白,我和妻子一起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述说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我们带着美好的愿望,历经千辛万苦,突破了一个个难关,破除了一道道关卡,来到北京,却找不到任何能听听群众心声的地方。看到的却是整个府右街上,堆满了满载荷枪实弹的武警部队的大轿子车。去了两次都没能如愿,所得来的只是被抓回当地后,一次次的遭受迫害,被非法关押,无度的谩骂,肉体上的折磨,经济上的处罚和一切经济来源的彻底切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初,两年多的时间,我和妻子被辗转关押十七次之多,一次次的经过了洗脑、长期关押,拘留、“法制教育中心”与劳教所的联合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双双关入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和山东省女子劳教所,家中有一个还在上初中的儿子,变成了没人照管的孤儿。妻子在三个月内正念闯出劳教所,而我却无可奈何的接受了邪恶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了三年零三个月。在抵制迫害的过程中,遭受了无数种惨无人道酷刑折磨,如:用铐子悬空吊、冷水灌、光屁股在地板砖上长时间冷冰,用筷子敲冻僵的手指,用烂凳子磨屁股,长期不让睡觉,憋尿达三十六小时不让大小便,打毒针等等。進了劳教所不到一年,就被折磨的不能行走,不能站立,不能说话。恶警把我抬到济南检查,其结论是“这人已经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是恶警讲的话)。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我是被恶警抬出劳教所的,同修把我背回了家。回家后,我每天坐在床上,夜以继日的学法、交流、发正念。在学法时,当我学到“邪恶迫害的很严重的一批学员哪,也是因为执著心造成的。”[1]我接受不了。当时我想,我是因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才遭到邪恶迫害的,因为坚定修炼、抵制迫害才被邪恶迫害得那么严重,师尊怎么说我有执着心造成的呢?在继续的学法中,我认识到自己的思想不对劲了,已经和法拧劲了,师尊讲的法我都不听了,我还修什么呢?接着,我就开始向内找,这一找把我吓一跳,发现自己的执著有一大箩筐。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底,是邪恶迫害大法最猖獗的时候,修炼环境也表现的极其恶劣,好似每个大法弟子身后都会有许多邪恶的眼睛在盯着,时刻都有被抓捕的危险。当时,有一部份大法学员不敢再学法炼功了,更不可能出来讲真相,还有一些人走向了所谓的“转化”,甚至有的人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配合邪恶疯狂的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在这恶劣的环境下,自己还能坚定实修,采用各种不同形式的讲真相、做资料,進行面对面讲真相,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都在向家家户户门上发放资料,沿大街贴不干胶,用红漆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想到这些,自己就有点飘飘然了,欢喜心就上来了,觉得自己了不起。

比如:有一次在小区内到处贴不干胶,我在前边贴,恶人骑着摩托就在后边追,我听着摩托的声音,转着圈的贴,贴完了就回家了。第二天就有同修告诉我:“谁谁说:‘某某某(喊着我的名字),昨天我没抓住他,要抓住他,这回弄不轻他”。这样一来,欢喜心就膨胀起来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一切的事情,不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做的吗?

还有,听到街上有警车的警笛声,不自觉的就会想,是不是又追大法弟子了,表面上看,好象是在维护大法,希望大法弟子不被迫害,可实际上不是求迫害吗?多可怕的邪念啊。警察应该是抓坏人的,为什么要追好人呢,这不是在求着邪恶去迫害大法弟子吗?走在路上遇到警车或急匆匆的几个警察对面而来,就想是不是对着我来的呢,这不是求心和怕心吗?看到迫害过大法弟子的恶人就气愤的不行,这不是仇恨心吗?还有在向人们讲真相的时候,如果别人愿听就高兴,别人不听就反感,听到不同意见就跟人家争吵起来,多严重的争斗心啊。还有显示心、妒嫉心等等。带着那么多的人心长期不去,不向内找向内修,还能不被邪恶钻空子遭到迫害吗?从表面上看,是因为修大法、讲真相被迫害的,实质上是因为背后隐藏的一大堆的人心,这些心不去多可怕啊!找到这些执著后,我更加努力的坚持学法、发正念,也认识到了师尊讲“向内找”更深刻的含义。

几天后,妻子架着我开始炼功,我已两年多不能正常行走了,要想站起来炼功,确实很难,身体总往下坠,妻子搀扶着炼。一会儿,头晕眼花,头往下栽,恶心呕吐,妻子把我拖到卫生间,吐出了许多的脏物及黑水,然后接着继续炼。就这样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在师尊的加持下,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就走出了家门,身体基本得到了恢复。

四、去农村发放资料

九月份,我和妻子带了许多真相资料一起回家,看望多年没能见面的年近八十的老母亲(从迫害前的一段时间一直没能回家)。回到老家后,我们两人一起向亲戚朋友以及邻居们讲述中共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劝三退。晚上,我和妻子一起到邻村和其它村庄去发放真相资料。那年的中秋时节,阴雨连绵,道路泥泞,虽然我身体恢复的很快,但走路还不是那么太稳当,但我不管它,跟着妻子就一块去发资料了。

有一天,我们定好了晚上去发资料,我们正准备出门,一看天阴的很厚,看样子很快就要下大雨了,怎么办啊,我们还是坚持去发放资料,大法弟子讲真相不能被干扰。我们到邻村去发,我俩分头行动,一人顺着一条大街,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发放资料,到头后就一块去另一个村子,一连发放了四个村庄,其中有三个是大村(有七、八百户人家)。发完所有资料,在回家的路上,我们抬头看天空,满天的星星亮晶晶,万里无云。回家后,扒下鞋子一看,鞋袜里已灌满了泥沙,和鲜血混在一起,并且搞得满身是泥,脚磨破了却不觉得疼,浑身轻松,一点儿也不觉累,我悟到这是师尊加持的结果。

再一次,我和妻子一起去看望舅父、舅母,因为路途较远,我们就一块带了一大包资料,准备晚上一块去发放真相资料。在舅母家吃过晚饭,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离开了舅母的家。在村外地里放下自行车,沿途发了两个村的资料,又来到一个大的村子,这个村子共有一千多户人家,我们同样放好车子,就开始发着正念去发资料了,我们两人一个走前街,一个在后街,然后在一条胡同一条胡同的发送,直到把整个村子发完,同时,我们在高压电杆上或一些敞亮的地方,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等各种不干胶。

完成后,我们高高兴兴的正准备骑车往家走,这一高兴却带来了很大麻烦,我的自行车后轮不转了,怎么推也推不动,深更半夜往哪去修车子啊?!没办法,只好提着后轮走一会,扛着车子走一会,累了就歇一会再走,就这样,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了。十来里地走了近三个小时。过了两天,我母亲对我们说:“前天××村热闹极了,翻了浆了。”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们去发资料的那个村子的人,都已看到真相资料了,真相也已经开传了。

五、向世人讲真相

我们单位因迫害法轮功极其恶毒,在我被非法劳教的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单位的变化也非常大,迫害法轮功的领导,一个个的都遭了报应,恶报死亡两人,患有心脏病的两人,而且,也都已退居二线,失去了权力。因单位一次次的关押大法弟子,一关大法弟子就出现生产安全事故,造成伤亡的现象不断,所以我们单位也因迫害法轮功受牵连而被解体,几经周折,分来合去,最后被另一单位给吞并了,职工们也同样受到牵连,象没娘的孩子一样随风飘。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又回单位上班了,单位领导都惊呆了,他们都知道我从劳教所回来时的身体状况,三、四个月的时间就恢复到这种状态,都觉得不可思议。临时安排我去看大门,我没有答应,最后决定我在工作区内的路边打扫卫生。因为打扫卫生比较方便,时间比较充足,又容易向过往的行人讲真相,所以我就接受了清洁工的这份工作。

当时,我们单位有许多农民工在盖房子,我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资料及护身符。每天打扫完卫生,我把三轮车往路边上一放,就到施工工地去,和民工们交谈,接着就给他们讲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遭受的迫害讲给他们听,把真相小册子及真相光盘等送给他们,他们都很高兴地接受,晚上,他们有的看真相资料,有的到处找影碟机,去看真相光盘。有一次,他们找到一个单位有影碟机,他们去观看“风雨天地行”真相光盘,二十几个人围着电视机静静的观看,看完后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真相,第二天都抢着要“风雨天地行”这张光盘。每到收麦或秋收的时节都会换一批农民工,我就一批一批的把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使很多民工都明白了真相,并将真相资料带到各个地区。有一次,我在其它地方遇到我曾经给他们讲过真相的一些人,在很远处他们就认出了我,对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听了真的很高兴,他们真的得救了。

遇到过路行人时,只要不是急匆匆的过客,不论是职工,还是农民,男的女的,我都要过去和他们搭话,然后就向他们讲真相。我把各种真相光盘送给出租车司机,他们马上就会放在车载CD里去观看,甚至几个人一起坐在车里观看,渐渐的我们都成了好朋友。有许多捡废旧物品的,也都愿意和我交往,因为我从单位带出来的垃圾,很多东西,对他们都是有用的,我就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许多人我们也都成了朋友。

李老汉是一个放牛的,快七十岁了,听了我向他讲的真相后,他明白了,他非常的相信大法,有一天他在追赶牛的时候,在柏油路上,不慎被横在马路上的一根铁管子绊倒了,他当时就动不了了,疼得很厉害,感觉小腿骨被摔裂了。此时,他想起了我告诉他的“灾难面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他躺在地上就无数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他的腿疼就缓解了,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回家了。到家后他躺在床上还是一遍接一遍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家躺了一天多的时间,第三天他又出去放牛了,他的摔伤完全好了。

有一天,我在下班的时候,正准备去坐车,遇到一些农民工在整修草坪,有一位中年男子抱着头在转圈,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牙疼”,我告诉他持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的,此时,李老汉也碰巧走到这儿,他说:“你大声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效果会更好”。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一下车,这位民工就看到了我,大声喊着向我走来,他边走边说:“我的牙疼病彻底好了,昨天下班后我回到宿舍,就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我的牙就不疼了,还真管用。”还有一个民工对我说:“我一直睡觉失眠,看了你给我的小册子,我睡着觉了,真是太好了。”借机我就向他们继续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他们都很高兴地接受了,有些民工,也同意退出中共邪党组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