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报道遭迫害离世的八名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报道统计,又有八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一至七月份累计四十六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湖南邵阳市黄信生没有修炼法轮功,因弘扬法轮大法好,二零一一年被绑架、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含冤去世。

1、邹云祝被四川乐山嘉州监狱奴役致死

四川省广安市禄市镇法轮功学员邹云祝,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在乐山嘉州监狱被奴役致死,五月十一日家人被通知“因心肌梗塞死亡”。当地警察恐吓邹云祝的家人,不准他们管这事。监狱严密封锁消息。

邹云祝六十多岁,被强制整天弯着腰超负荷的劳动。七监区二零一五年的劳动任务是四千三百万,监区每天强迫所有服刑人员超时、超量的劳动。每天劳动时间十几个小时,休假日也取消了,完不成任务的人遭体罚:从晚上六点钟站军姿到十点钟。

2、刘庆田老人被监狱迫害致死,遗体被强行火化

吉林省磐石市铁路退休工人刘庆田,男,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六岁。

刘庆田曾经患有糖尿病、心脏病,修炼法轮功后痊愈。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刘庆田被磐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公主岭监狱遭受非人迫害,他曾因写申诉书被狱方关小号八十多天,被迫害双目失明。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狱方通知家人刘庆田病危,当晚十一点三十分去世,临死时都被铐着脚镣子。遗体不让家人拉走,警察强行火化,对家人谎称是死于“心肌梗塞。”

3、五次非法劳教 江西南昌市吴井军女士被迫害致死

吴井军
吴井军

江西南昌市四十五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吴井军,原江西省经贸厅(现改为商务厅)下属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财务科副科长。吴井军因长期被非法关押迫害,腹部严重膨胀、剧烈疼痛,无法站立与躺卧,上身弯曲、两臂枯瘦,下身重度水肿、双腿皮肤开裂流水。

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上午八点,吴井军被强行抬往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非法开庭,庭上吴井军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并要求无罪释放。吴井军还当庭递交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在控告书中,她自述了自己遭受的十年漫长而又残酷的牢狱迫害:被多次绑架抄家,被非法治安拘留五次,非法刑拘五次,非法劳教五次,非法关入洗脑班一次。当庭,没有宣布审判结果。
六月二十二日左右,吴井军病情严重恶化,无法进食、无法睡眠。六月二十八日清晨五点半,吴井军在剧烈的疼痛折磨中停止了呼吸。

4、遭酷刑及不明药物摧残,王月兰含冤离世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月兰女士,多次被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遭到了酷刑及不明药物的摧残,导致高血压,心脏病,经常发晕,身上肿得厉害,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5、国防专家总工程师在迫害中离世

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宋秀娟,原西安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厂)总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防专家,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她一直被陕西省政法委、“610办公室”、西安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新城区公安分局、东方厂当局严密地监视、监控迫害,宋秀娟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在西安市离世,终年七十九岁。

6、一家人长期遭迫害 大兴安岭任万杰含冤离世

在中共不法人员长期的骚扰、监视、蹲坑、绑架等迫害下,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任万杰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任万杰老人曾经三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五个月,被非法劳教;女儿被二次关押洗脑班,多次被绑架,劳教一年后又被判刑五年;儿子被三次关押进洗脑班,儿媳被二次关进洗脑班,劳教一年;连一周岁的小孙子也被关了进去。

7、何成苏女士被迫害离世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义州镇东南街的法轮功学员何成苏女士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绑架、毒打、劳教。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她因向政府人员说了一句实话:“法轮功是一个具有祛病健身奇效、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被县公安局政保科和城关乡派出所非法拘留三十四天,非法勒索现金二千九百元。二零零四年九月,县国保大队王占林问她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她被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三百七十二天。恶警、恶人不让睡觉、打骂、罚站、罚蹲、长时间坐小板凳等残酷的迫害。释放后,她经常遭到当地警察的骚扰,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四十八岁。

8、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杜德兰被恶警迫害致死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杜德兰被国保大队刘彩军绑架三次后,一直处于被迫害的阴影中,刘彩军经常去家里骚扰、非法抄家,杜德兰长期处在高压恐怖中,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杜德兰突然发病,含冤离世。

9、湖南邵阳市善良居民黄信生三年前含冤去世

湖南邵阳市未修炼法轮功的居民黄信生因弘扬法轮大法好,称法轮大法在中国完全合法,二零一一年被警察绑架到红卫派出所,后来又转到湖南省三监狱非法关押十五天,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回家。黄信生在狱中被迫害得满头白发,一身病痛,回家后就吃药、住院,住院、吃药,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还借了五万元的外债,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含冤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