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大连市转业军官李伟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辽宁省大连市纪检干部李伟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五十六岁的李伟是一位转业军官,副营职,少校军衔,转业后在公司从事纪检工作,现从事公益性岗位。

李伟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在北京书店买的法轮功书籍,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的下颚关节炎、心脏病、皮肤病、严重失眠、神经性头痛、气管炎、痔疮、低血糖等疾病都好了,至今已经十九年没有服过一次药。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

李伟曾在航运集团大连集装箱轮船公司政工部工作,负责纪检工作和干部工作。工作中,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公司公认的好人。

法轮功被迫害后,他曾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动教养,两次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一次被强制送大连市洗脑班十六天,六次被非法抄家,被强迫写保证。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公司以“旷工”为由解除他的劳动合同。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六年六月,他一直没有工作,经济上靠年迈的母亲和岳父资助。

以下是李伟在诉状中提供的遭迫害事实:

1、第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公休日,我到一位同事家看望,回来时,在南石道街老太太饺子馆门口被西岗区原南石道街派出所一帮警察还有社区人员绑架。我和同事的家都被非法抄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在派出所我被双手戴手铐,被绑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警察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让睡觉,非法刑讯逼供,我被强制送大连市戒毒所“大连市强制转化中心”强迫洗脑十六天,每天坐小板凳十几个小时,每天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广播电视,曾被一个负责转化的大连教养院姓高的队长打了两个耳光。后被送大连市拘留所十五天。

2、第二次被绑架、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强加三年劳动教养。

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我进京上访,晚上在大连市火车站二楼被原南石道街派出所四名警察绑架,被强行戴上手铐,从二楼一直打到距离火车站五六十米远的广场上,他们把我打倒,踩我的手,踢我的身体,我的手被打破,当天晚上被打多次吐血。负责迫害的是副所长赵云峰,尹姓警察、李姓警察、实习警察付强。

晚上李姓警察一晚上用高压水枪喷洒我的脸,强迫我脱去羽绒服,当天晚上我出现高烧,警察两天两夜不给我水喝,不给饭吃,不让闭眼,不让睡觉。下半夜一点以后,尹姓警察刑讯逼供做笔录。我在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十天,被西岗区公安分局劳动教养三年,因身体被迫害非常严重,出现高血压等症状,大连教养院拒绝接受,后被保外就医,从此被长期监控、骚扰。

3、第三次被绑架、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冬天,因给浴池保安法轮功资料,被举报,被原南石道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4、第四次被绑架、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劳动教养二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日,我在大连胜利广场地下商场给保安法轮功资料时被保安举报,被中山区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办案警察叫安冬,还有一个姓常的警察。我身上几十元钱被抢走。

半夜被送大连市看守所关押二十天后,被判二年劳动教养送入大连市教养院关押,在教养院两次被关押在“小号”,被戴手铐,双手铐在两边的铁床上,手铐勒进肉里,非常疼痛,从早晨五点,一直铐到半夜十一~十二点。累计戴手铐一个月。我被犯人李岳用鞋底抽打全身及脸和头部。全身长满疥疮,奇痒无比,非常痛苦,至今身上留有疤痕。我每天被罚做劳役,搓二极管,捡牙签,捡豆等超极限劳动,身心受到严重迫害。在关押期间被灌不明药物。

4、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我在西岗区乐购商场,妻子到商场买货,我在商场外等妻子,当时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起,我当时不认识她们,这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监视,西岗区国保大队和付家庄派出所把我们三人绑架到付家庄派出所,当天下午四点多我被放回。

十几年的迫害,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我的妻子有精神残疾,一次次的绑架、抄家,骚扰,妻子见到警察和社区人员就恐惧害怕,曾多次出现精神失常住院。

二零一五年五月底,街道社区、人民广场派出所警察到家骚扰,妻子精神失常,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住院,现在大连第七医院住院治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