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中体悟向内找去人心的修炼体会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几个星期前的一次排练前,乐团协调人提到因为大法弟子办的媒体调整工作时间,从每星期工作五天变成六天,所以双方协调人需要沟通。听到这一消息,我当时的反应是:“又不给人家涨工资,凭什么让人家工作六天?”排练之后我还在跟别的同修唠叨。同修说:“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想:是啊,我又不是这媒体的员工,干嘛这样?我说:“这么多年来那么多同修在里面付出,他并不珍惜同修的付出。那他又凭什么要求同修更多的付出?”同修说:“我们为那媒体付出是因为这媒体珍惜才做的吗?”我又一想:是啊,这不成了常人的交换了吗?

其实好几年前我也在这媒体里没日没夜的付出了几年,后来因为修炼状态出现问题,身体消业,就离开了。人虽然离开了,但一直听到类似的故事,心里也就一直对此有一个结,就是:这媒体并不珍惜同修的付出,甚至对不起同修的付出。其实从修炼的角度想,当初自己在那里的状态,是自己的执着造成的,那个环境使自己的执着暴露了出来,但结局如何,还真是取决于自己如何修,实在不能外求,把责任推到媒体那里。这个项目中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大家都希望这讲真相的媒体能走向良性循环,如果我心存负面的念头,那不是和那么多大法弟子的想法相左了吗?而且这也违背了师父的愿望。其实从周围的同修那里,常常可以听到关于这个媒体的消息。我告诫自己放下成见,并且发了一个善念:加持参与媒体同修的努力,希望这个媒体尽快走上良性循环。

而各种关于你对他错的故事都是成就每个人的修炼过程,是每个人提高的机会。不要陷在其中,不要消极负面,甚至我听到了还要找找自己。

“美国独立日”游行之前的一个星期,我看到乐团协调人的邮件,要求参与者务必参加游行前的最后一次排练。我当然乖乖的去了,去了之后却发现排练的人很少,比平时的人还少。就问为什么人这么少?同修说很多人都去媒体主办的大赛帮忙了。

师父法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这时我听到有同修说,协调人也让这位同修去,还保证给她请假。我一听就很有想法:你们协调人定的规矩,自己都不遵守。而且独立节游行如此隆重,游行前的排练是多么关键,怎么协调人自己都不重视呢?我也知道自己动心了,排练后和游行后我都在找自己的问题,明白心里愤愤不平肯定动了妒嫉心。

师父讲法中回答问题时谈道:“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2]

在这个矛盾中,我有一个观念障碍在那里,使自己虽然认识到是妒嫉心,却还在外求,即:协调人定的规矩协调人自己要带头遵守,不然如何要求其他队员呢?那一天想到此,我反问自己:协调人定的规矩协调人就一定要遵守吗?马上就觉的这个说法好象不一定成立。由此我想到师父讲的一个法理。

师父告诉我们:“大家不要绝对的看问题。特别是在中国邪恶宣传的那些歪理,比如它们宣传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大家想想这句话对不对?很多人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特别被那些有问题的人拿来当真理不放。我告诉大家,这是绝对的错误。一个有错误的人就不能告诉你做好了吗?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就不应该叫别人做好了吗?那是什么逻辑呢?有多少人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呢?”[3]

我悟到,其实在常人中,在党文化的灌输中,出于私,出于自我保护,形成了很多观念。但对于修炼的提高来说,这些都是严重的障碍。如果不把这些观念摆在修炼的法理中看一看,它们就一直会存在我们的头脑中被我们当作借口,要求别人修,却不修自己。当然通过这件事也让我看到另一层面的理。我遵守规矩是为了什么,为了协调人吗?当然最后我也理解,时间刚好凑在一起,大赛需要帮助的时候,大法弟子也是责无旁贷。

今年纽约法会后有些同修交流如何在小事上修,我还不以为意,觉的自己在这上没有明显的问题。近来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引以为戒。

师父在法会中说:“其实哪,严格的说,修炼人表面上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当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实质上很多人在心里的执着,人是看不到的。很多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也埋藏的很深,也知道这些东西不好,还怕别人知道,叫人知道还不好意思,可是作为修炼人自己又不重视,又不能够认认真真的去消除它,认识到这些问题,把它做好。也有一些个很小的事情,修炼中不当回事,结果出了大问题。”[4]

在问答问题的部份,师父告诉我们,“我说真的是应该认认真真的在修炼上看看自己。不要把那些个你觉的不是什么大事情的那些事看轻了。从修炼的标准上看问题,你看是小问题,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上看,它可是不小的。你们觉的有些事情不重要,都往往是用常人的那个标准衡量自己,不是用法!”[4]

修炼好多年了,很多事变的习以为常,其实这就是潜在的危险。很多念头,很多对同修,对事情的想法,可能都值得重新审视,基点对不对,是不是善念、正念。在参加大组学法时读到这段法:“人在很善良、很理性、很友善的对待周围的一切事情和发生的事情时,那就是善那一面的因素表现,这就是佛性。人这两种因素都有,但是还不行。”[5]

这也是我现在想要努力的方向。这么多年来,每次天国乐团排练前的学法时间是很少的,背诵完《论语》,再读几首《洪吟》,学法就结束了。我常常觉的,起到让大家思想平静下来,能够集中精力排练的作用就不错了。可是有一次在读《洪吟》中的<世界十恶>时,当时这一句“自主乱民 逆天叛道”[6],一下子跳了出来。我也一下子知道这是在指出我的问题。

那一段时间我正在和家里的长辈过关,也很想找到自己的问题。来自中国大陆的我,又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党文化的影响,外加在美国奋斗中形成的观念,如追求自我独立,强调个体自由等,形成了很多自我的东西,在与长辈生活的过程中就显露出矛盾。这就是我理解的“自主乱民”[6]。而这些与传统文化相比,就是“逆天叛道”[6]了。这首诗以前学过很多遍,读这一句从来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可是在我需要提高的时候,在天国乐团短短十五分钟的学法中,就点到我的问题。

有一次纽约神韵晚会协调人重新调整了推广团队的结构,我们的小组被整合到了另一个小组的下面,表面上新的团队有一些协调方面的困难,我开始有点消极。开车進纽约的路上我心里翻腾着:反正我们小组在另一个小组下面了,我其实也不用参加每周的协调人会议了,这样也省了路上来回三个小时的时间,还有过桥费,停车费等等。这时车里正放着第一届神韵交响乐团音乐会的音乐,一首叫作《盛开的莲》的曲子正在演奏中。耳边乐曲的慢板正静静的流淌出来,我感到这一段是如此的美好,温暖和宽厚,一如师父的慈悲,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无论我是精進还是懈怠。一时间我不禁泪流满面,非常感动又惭愧。这么多年来我从师父和大法那里得到这么多,反过来在同修需要配合,整个团队需要正念支持的时候,我却不愿付出,不愿配合,斤斤计较自己的得失。

举这两个例子,我想说的是:“佛法无边”[7]。在我们学法的时候,同修们都用心背《论语》和学《洪吟》,这个正的场,就会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提高,即使学法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而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乐曲,也会被师父用来点化弟子,放下人心。

叩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世界十恶〉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二零一五年纽约天国乐团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